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五十九章 反噬
    天下雨。

    烟水平桥,绿柳冉冉于两侧。

    像是少女对镜梳妆,洗去慵慵懒懒,淡扫蛾眉,清丽纤美。

    叶挂珠,黛满树,欣欣然秀濯撩人。

    再远处,江自山中来,自西向东,半边晶莹雪水,挽天地之一清。

    纤丽和雄奇夹杂在一起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众真仙落在地上,仙光煊赫,雨珠不落,俱是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着陈岩在界关之门前转身回首的目光,锐利如鹰隼,雄视天下,威风八面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桀骜,霸道,从容。

    众人若草芥,挥袖便走。

    罗聘扶着眉心,翩翩红叶收回,云纹细密,情谊绵长,上面时空之力环绕,晕轮上下,少顷异象散去,开口道,“刚才的天水界真仙身负界空之喜,青云护佑,正好破开了我的寄信红叶,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李扶南同样意外,刚才的景象分明是世界垂青,气运鼎沸,一个天水界的真仙为什么有这样的待遇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山海界三位真仙之一的白猿仙突地一惊,他伸出猿爪,长长如霜雪般的毛茸茸,指尖有景象生灭,看上去在不断推演。

    白猿仙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,张口吐出一道白虹,盘旋在天门上,这是动用法宝,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众仙见此动静,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只剩下飒飒的风而来。

    柳条如珠帘,难掩水色,叶叶抖动,淅淅沥沥。

    好一会,白猿仙抬起头,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,阴沉得几乎要凝出水来。

    万志文看到后,心里就是一跳,他可是知道白猿仙是山海界的气运所钟,才一路杀伐,以异类成仙,和他们其他人并肩而立,而对于世界的变化感应,在众人之上。

    “山海界在偏移。”

    白猿仙神情颇为复杂,有惊讶,有恐惧,有不解,有难受,喃喃道,“世界的轨道在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悚然而惊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要知道,界空自成之后,立于虚空星海之上,自有轨迹运转,各行其道。

    自有位置,个不干扰。

    安稳有秩序,才成的玄元上景天。

    要是山海界的轨道出现变化,那可就会扰乱这个持续,到时候会不会离开玄元上景天?或者更糟糕的是,会不会碰到别的界空?

    谁都看不准,谁都没有答案!

    万志文想到可怕的局面,脸色铁青,挥手道,“有果必有因,虽然我不相信天水界的人有这样的手段,但是自他们来之后,才有这样的变化,肯定是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他来回走动,木屐踩着青苔,落下之时,水花点点,透着刺骨的冷意,声音中更是杀伐,道,“另外三人在和我们交手,无暇他顾,坏事情肯定是坏在最后一个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李扶南不由得又想到陈岩离开前的眸光,深沉莫名,想了想,于是道,“上次我们征伐天水界之时,此人还真是元神三重的修为,现在才多久过去,已经踏入真仙二重,神通不可思议,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众仙中不知道陈岩来历的人听到李扶南的话,都觉得心中响起声音,不知外面是雪还是雨,一个人在枕头上,都是心生戒备之心。

    在短时间内崛起,一鸣惊人,都是有大气运,大机缘,大毅力之辈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的人,就好像是刚刚出鞘的锋锐的刀子,拦在前面的人很容易被刺伤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只是戒备,警醒,而不会恐惧退缩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可是真仙,参悟时空,衍生规则,自成一体,每个人都是一方天地的霸主。

    万志文冷着脸,神意一起,落到陈岩离开的深潭前。

    戚姬和她的师兄上来行礼,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万志文点点头,神意笼罩四方,天罗地网一样,密布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,渗入时空,可是依然毫无痕迹。

    他只能够发现陈岩留下的气机,至于其他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能够束缚山海界意志的手段,视之无形,听之无声,玄妙精深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万志文却不甘心,他能够察觉到深潭中陈岩的气机留之不去,弥漫四下,咬了咬牙,对其他跟随而来的真仙,道,“诸位道友,请助我一臂之力,让我看一看,这个家伙到底在此地动了什么手脚。”

    其他真仙又是纳闷,又是好奇,同气连枝下,自然不会拒绝,都答应下来,道,“我们齐心合力。”

    万志文点点头,盘膝而坐,神意一起,天门上浮现出细密的篆文,如同檐下积水,略一抖动,落落到下来,琳琅如镜面。

    镜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,圆润光洁,晶莹剔透,自中央向四下,将深潭中陈岩的气机引到其中。

    叮当,叮当,叮当,

    气机入镜,镜面上立刻开始闪烁画面,只是非常模糊,还有道道的裂痕,声音传出,像急匆匆的雨点打在芭蕉叶上,一声声催人。

    对方到底是真仙二重境界,斩去过去因果,投向未来之影,这样强行以气机推演其过去,就是万志文都力不能及。

    万志文看着镜面的裂痕在加深,立刻道,“诸位道友,快快出手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然后同时运转神通,力量一起,打入宝镜里。

    在场足有六位真仙,有三位都是真仙二重境界,而罗聘更是携带重宝,隐隐可以和真仙三重之人争锋,这样的力量汇聚起来,足以撼动天地。

    叮当,叮当,叮当,

    宝镜得到这股力量的打入,表面的痕迹缓缓消失,变得平滑无比,发出的声音不再急促,而是像是苍苔满径的画面里,时而响起的悠扬的钟声。

    很清脆,很恬静,很闲适。

    镜面光芒大盛,时空之力弥漫,景象变得清晰,时间开始回溯,画面展开。

    过去的画面中,陈岩破开大阵,来到深潭后,就端坐不动,神意下照。

    能够看到深邃无比的通道,往下,往下,再往下,不见其底。

    画面像是有镜头一样,不断拉近,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鲜活,像是重新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可就在要到底部的时候,一道道无量的光华突然出现,浩瀚而伟岸,众人根本来不及看清什么,就身子一震,面色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众位真仙天门上的莲花凋零了一瓣,有死气在缠绕,天门对视一眼,都能够看到对方的恐慌和惊惧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老了百岁,反噬的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