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六十章 花开两不厌 枕上听鸟啼
    黑水渊,太冥宫。

    青竹滴翠,云水平阶。

    苔痕常成画卷,枕上又听鸟啼。

    湖面之上,尽数栽种莲花,红霞映波,香满上下,如美人临窗梳洗,靓丽淡妆。

    大娃娃蹲在地上,正在用肉呼呼的小手摆弄玲珑玉象,小象儿被它翻在地上,四个可爱的爪子朝天,发出呦呦的叫声。

    小东西用手点着玲珑玉象雪白的肚皮,不让它翻身站起来,咯咯笑个不停,看上去很开心。

    陈岩一身青衣,束发不带冠,挽着木簪子,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林中冷光返照,沙明如雪。

    晶晶莹莹的光,照出他嘴角微微的弧线。

    是发自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陈岩想着自己在山海界的后手,自己留下了气机,山海界的真仙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而是要以此推演过去之景象,追查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以来,他们可是会照见束缚住山海界意志的沛然不可抵挡的伟岸力量。

    到时候,自是反噬,让众真仙翻个大跟头!

    堂堂正正的阳谋,就是打了个信息差,山海界中的众位真仙肯定不会想到,深潭之下会牵扯到那种等级的存在!

    陈岩走来走去,法衣猎猎,喃喃自语道,“只是不知道反噬到什么程度,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伤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陈岩想到自己一行四人顺顺利利地回归天水界,没有任何的阻拦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时候,月上枝头。

    藤蔓爬满石壁,莲花透着水光,愈发美丽。

    “咿呀呀,”

    大娃娃放开玲珑小象,扎着胖乎乎的小手过来,抱住陈岩的腿,转着圈儿,奶声奶气叫唤。

    陈岩从沉思中醒来,自袖中取出丹药,喂到小东西口中,然后抱起眉开眼笑的大娃娃,在松下的秋千上坐下,目光幽幽,考虑下一步。

    山海界和尘空界两个界空的禁制法阵已经散去,界空的轨迹偏移,早晚会像宗门中计划的一样,重新融合到天水界。

    现在来看,只剩下最后一个界空了。

    “是个考验啊。”

    陈岩用手摩挲着怀中肉呼呼的大娃娃细腻如瓷般的肌肤,如玉石般的凉意在指尖流转,清清凉凉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能够连续在两个界空中成功,不光是他们四人全力出手,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而且宗门中的积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比如遮蔽天机的法器,比如破掉护宗大阵的符,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现在再要动手,宗门中的积累已经用过,剩下的一个界空也会有准备,可谓是形势大变。

    局面恶化,该如何尽快完成计划?

    叮当,叮当,叮当,

    少顷,半空中忽然传来环佩交鸣之声,继而香气氤氲,花容照影。

    梅枝自上而下垂到地面,虬曲如龙,细叶老干,萧疏可人。

    团团簇簇的梅花开放,花青显出身影。

    “花道友,”

    陈岩将胖娃娃放到脚边,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陈副殿主。”

    花青万福还礼,感应着陈岩身上时空之力交织出的未来影子,心中幽幽叹息一声,真是羡慕非常。

    对方才晋升真传多久,现在已经是二重境界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卡在一重,已经很久没有突破。

    花青落座之后,用手捋着垂下的青丝,月瘦依影,点点若缀,却是下定决心,定要让天水界恢复盛况,才能水涨船高,再上一层。

    她想着,目中余光瞥到藏在陈岩身后躲躲闪闪的胖娃娃,笑道,“这个小东西倒是蛮可爱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敛容道,“陈副殿主,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,其他界空已经派人在我们的界空之门外聚集,人不少,还有真仙带队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监视我们的行踪啊。”

    陈岩哼了一声,目光森然,道,“他们这样大张旗鼓,是不怕我们从界空之门中杀出,把他们全部灭杀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花青蹙了蹙好看的眉头,然后答道,“我和钟道友出去试过,对方的法舟速度奇快无比,在虚空星海中就是我们真仙在短时间内都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陈岩点点头,看着林前细细花落,道,“他们是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有备而来,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据他猜想,要不是那几位真仙受到反噬,伤势不轻,现在不光是派人盯着的事儿了,肯定会召集人手,全力杀入天水界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花青神情凝重,仔细分析,道,“说起来,他们在我们手中可是吃了不少的亏了,得小心他们的报复行为。”

    上次六位真仙杀入天水界,结果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这次又让他们连续攻破尘空界和山海界,如同视若无物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更是让众真仙无光。

    传出去的话,恐怕比上一次引起的轰动还大。

    真仙可不是小角色,都是一个界空中真正的巨头,连番被打脸,怎么肯罢休?一定会有大动作的。

    “是得以防万一啊。”

    陈岩表示赞同,他们的界空之门是不一般,但要是真有不少真仙合力攻打,也是阻挡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钟道友会轮流在界空之门前坐镇,”

    花青他们两人也是拼了,没有任何的退缩,居然主动守卫在界空之门前,她目光直视向陈岩,道,“只是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,还得陈副殿主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道友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陈岩知道这个难题,界关之门外有别的真仙在虎视眈眈,以防意外的话,天水界肯定要留人驻守,不可能再想前次那样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再说了,界关之门外望风的真仙也不会给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话,他们怎么进行下一步计划,前往最后一个界空解开禁制?

    陈岩皱眉想了想,神意一转,想到自己的大哉九真天玄宫,蓦地有了主意,眉头舒展开,平静地道,“两位道友和叶长老驻守界中,以防别的界空的外域真仙攻打界空之门,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自有从容。

    花青怔了怔,不明白对方为何有如此之自信解决难题,不过经过最近的合作,她也知道对方肯定不是信口开河之人,顿时神情放松下来,道,“副殿主有数就好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又闲谈了几句,花青告辞离开,化为一道花光,消失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