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六十一章 机关算尽 别有洞天
    陈岩目送花青离开。

    苔痕绿映,人掩叶明。

    石色横斜下来,幽幽水里,红莲亭亭,一枝高叶一枝花。

    山风瑟瑟吹来,香气弥漫,有一种冷意。

    想着花青的话语,他眸子变得深邃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有外域真仙守在界关之门外,可以侦查天水界的举动,他们四位不管任何动作都尽收眼底,随时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况且天水界以前将通往其他界空的传送阵尽数毁去,现在是困守一隅,没有别的路径和外界相通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一招,就击中天水界的要害。

    陈岩笑了笑,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两侧石笋林立,高有人身,有老松自石缝中出,根似龙蛇,长有盈尺,俯仰有姿态。

    石笋玉白,松柏青翠,两色交织,照在身上。

    陈岩若是披了一件斑斓的霞衣,嘴角勾起浅笑,以前他们不这么做,不是想不到,而是并不重视,以为人多就可以平推天水界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尘空界两位真仙重伤,山海界被人兴风作浪,才让他们认识到,天水界可不是能够随意对付的,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不得不讲,对付这一招确实致命,不过他们运气不好。

    陈岩摩挲着手指,身前枝叶郁郁青青,有种扑面而来的清新。

    “咿呀,”

    大胖娃娃挤过来,用肉呼呼的小手抓着陈岩的衣角,小身子瑟瑟发抖,哆哆嗦嗦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起了风。

    自水面上而来,绕岩石,过松林,吹到岛上。

    枝叶沙沙作响,寒气料峭。

    “起风了。”

    陈岩叹息一声,抬手抱起大胖娃娃,让小东西贴在自己的臂弯上,他念头一起,大哉九真天玄宫倏尔跃出,悬于半空中。

    天宫之上,雷光层层垂下,像是叶子叠有几十层,泛着莫名的光彩。

    拳头大小的篆文在光华中升腾,自然凝成一个个的真灵,诵读咒语。

    仙家之宝,日渐强大。

    陈岩大袖一挥,抱着胖娃娃,自门户中进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来到宇宙雷池前。

    只见石碑横在宇宙雷池上空,碑身上的纹理凸起如磨,虚影盘踞,细细的篆文游走,不停地从不知名的空间汲取力量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石碑上的花纹越来越多,越来越复杂,魔神的影子,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从石碑上传来的力量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石碑后面的天地,魔气,邪气,鬼气,阴气,死气,尸气,等等等等,无处不在,无处不有,非常纯粹。

    这件无意间从冥河宗中得到的法宝,身后连接着天地,正是陈岩曾经去过的荒域。

    “荒域。”

    陈岩用手一指,晶晶莹莹的星光如同珠帘般拉开,红白交错,凝成堪舆图,上面星星点点,记载玄元上景天的景象。

    要是能够前往荒域,再跨界前往目的地罗浮界,也是一条路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避开外面的耳目,神不知鬼不觉就好。

    陈岩绕着石碑走了一圈,确定其可以连同荒域,于是捏手成飞书,将事情大约说了一遍,然后引来青鸟,送到叶长老手中。

    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,就得叶长老主持大局了。

    做完布置,陈岩深吸一口气,神意所到,连同石碑。

    下一刻,

    陈岩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,三五个呼吸后,就化为米粒大,然后轻轻一跃,投入到石碑中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在同时,大哉九真天玄宫发出轰天大响,一圈又一圈的光晕散开,青碧相间,生有细纹,如无量恒沙般的篆文喷吐,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太玄雷尊出现,三头六臂,或是各捏法诀,或是各持法器,力量全起,催动宝宫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看去,就会发现,宝宫的外围的雷霆之水变得浅了一大截,还在不停地减少。

    真仙要跨越好几个界空,可不是容易的,要消耗大量的元气支持。

    轰隆隆,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青翼岛上的天穹倏尔裂开,一个玉壶飘飘然落下,壶身上镌刻奇石七八块,或墨或黄,精致典雅,疏朗有格调。

    玉壶周遭泛着明光,轻轻一摇,自壶口中吐出一缕缕的宝气,似真似幻,似有形似无形,一下子进入大哉九真天玄宫中,直直落在宇宙雷池里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像是火上浇油,滚滚的雷水沸腾,凝成宛若实质般的花朵,融入太玄雷尊身中。

    “咄。”

    太玄雷尊用手一指,口吐真言,元气如龙,进入石碑,晕开层层的光轮,隐约之间,传来魔神之吼叫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的意外,只是不停地抽取宝宫中的元气,与之补充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异相散去。

    石碑滴溜溜一转,化为平常大小,坠入到宇宙雷池中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太玄雷尊向半空中行了一个道礼,开始盘膝而坐,丈二琉璃身上涌现雷光,恢复力量。

    叮当,叮当,叮当,

    玉壶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音,拨开云气,离开青翼岛,向后面飞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只晶莹如玉的大手自下面伸出,轻轻一摇,捏住玉壶,往下落去。

    叶初夏收好玉壶,看着檐下的水珠,越积越多,到最后沿着角上垂落,在地上溅起水花,喃喃自语道,“要是顺利完成,也不枉费宗门的布置了。”

    以太冥宫的势力,要是真的全力出手,肯定可以横扫玄元上景天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方天地不是那么简单,牵扯到以前很多的因果,错综复杂,门中能够传递过来的丹药,法器,玉符,等等等等,已经是尽了最大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还不成功,那只能是时运不济,恐怕又得等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蛰伏。

    “希望能顺利吧。”

    叶初夏垂下眼睑,天道无常,即使是天仙都无法预见所有一切,变数的出现,常常出人意料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陈岩,希望他能够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到时候,天水界就是完全不同的局面,玄元上景天也是完全不同的格局,他和陈岩回归太冥宫山门后也可以携此功劳,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叶初夏不再多想,继续祭炼法宝,行百里者半于九十,不可大意,他还得防备外域真仙可能对天水界的攻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