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六十三章 荒域有变魔神醒
    陈岩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无形剑悬于身后,在幽水之中,夭矫腾跃。

    剑气上下,经纬如花,横斜疏瘦,霜光凝于其上,发出清音。

    精致,变化,纯粹。

    剑花自上而下,坠落到水面之上,源源不断,不停地衍生,不多时,周围就化为一个剑花的世界,到处是呼啸的剑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法舟上的两人看着拱门消失,然后剑花如雨,锋锐的气息铺天盖地,前所未有的恐怖,对视一眼,神情莫名。

    刚刚出现的真仙,到底为何有这样的举动?

    分明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啊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陈岩手一伸,无形剑握在手中,纤细的剑身泛着光彩,映照眉心一片霜白,荒域和以前大不一样,一种难言的恐怖气机在复苏,携带沉沦和毁灭的力量。

    看似无声无息,可是渗入到时空中,浸染了规则,让真仙都觉得压抑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生出排斥之力,沛然不可抵御。

    “荒域还有这样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陈岩目光森然,辨别方向,足下一踏,青莲出水。

    下一刻,

    虚空之中,自生涟漪,细细密密的篆文如同涌泉般喷出,何止千万,浩瀚若星辰,然后珠珠串联,凝成一个魔神。

    魔神横卧在时空长河上,看不出是在现在,是在过去,还是在未来,如山岳般的头颅微微低垂,背上狰狞的骨刺泛着幽深的光华。

    魔神一出现,恐怖到无以复加的力量展开,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,像是一串串的黑环,延伸过去,侵蚀护体仙光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似乎响起亿万人的吟唱,此起彼伏,是对黑暗,是对沉沦,是对死亡的赞美。

    魔神的影子窝在时空长河中,庞大无匹的身躯展开,虚空中响起莫名的乐曲。

    “坠仙,坠仙,坠仙!”

    “堕仙,堕仙,堕仙!”

    “灭仙,灭仙,灭仙!”

    叮当,叮当,叮当,

    在同时,陈岩身子周围晶莹剔透的剑光之上,沾染了一层魔气,如黄泉之水的色彩,幽幽深深,令一切堕落到轮回。

    真仙之气与之碰撞,发出沸水般汩汩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荒域之中,到底是什么大魔?”

    陈岩感应着四下令人很不舒服的气机,这样的力量,似乎对普通的玄门正道的弟子看不上,但一遇到真仙的仙光则如同跗骨一样,紧追不舍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陈岩皱了皱眉,心念一动,原本浩大的仙光倏尔收缩,化为半亩大小,非常凝练,护住左右,然后无形剑斩出,时空在脚下裂开,向不知名地方延伸。

    荒域和自己上一次来的时候不同,现在古怪而神秘,可能再有深不可测的大魔复苏,他可没心情纠缠,要快快离开,继续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陈岩似慢实快,足下莲开,时空的痕迹在延伸,晕开周围交织的花纹,向荒域的出口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,莫名的魔气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横亘在时空中的魔神巨大的身躯随着遁光蔓延,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光线,牵引着对方。

    超越所有,舍弃不掉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陈岩发现身后的魔神之影,面色一沉,大袖一摆,浩浩荡荡的太冥真水自身下出现,哗哗的水音从四面八方响起,绵绵长长。

    广元剑宗,周天殿。

    宫中紫云重重,仙乐声声。

    天青琉璃宝气氤氲,横生中央,团团如松,修枝而垂荫,怀风则宁静。

    上面垂下碧绿藤萝,一直到地面,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一位女仙半躺在上面,上披霞衣,下身是荷叶裙,荡开层层的涟漪,她一手握着酒葫芦,青丝下的面孔精致,却有一种难言的英气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悬在殿中的铜鼎发出清音,将醉醺醺的女仙惊醒,她摇了摇头,随手将酒葫芦掷到池子里,美目一一开,神意投到荒域。

    “咦,”

    女仙发现陈岩身上弥漫的仙光,微微一愕,然后不由得坐直身子,道,“怎么会有真仙前往荒域?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想到这,女仙伸出纤纤玉手,轻轻一拨,像似拨开迷雾,查看真实,要看一看荒域中突然出现的真仙的根底。

    只是令她奇怪的是,在的推算下,只见幽幽深深的水光,不见其底,不知从何处来,不知从何处去,挡在过去未来之间,难见真面目。

    以她的修为,居然还看不穿来人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。”

    女仙哼了一声,这个真仙突兀出现在荒域,又是这样遮遮掩掩,怎么看都不像好路数,她想了想,目光又看到对方背后不离不弃的魔神影子,嘴角勾起笑容,道,“也好,你贸然真身踏入荒域,就引起了魔神的怨念之引,恐怕要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,女仙变得幸灾乐祸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最近接触荒域的真仙可是知道,现在荒域之中,妖魔之气大盛,天地交感,大势无可抵挡,这个时候,避其锋芒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突如有真仙来,进入其中,像是在黑暗中的大日一样,不引得荒域中的意志沸腾才怪,倒霉的很。

    “紧跟不舍?”

    陈岩大袖飘飘,看着身后的魔神之影,似乎存在于过去现在未来之间,不断扭曲时空,接引力量,怎么都甩不掉,面上却很平静。

    要是其他人,可能会觉得麻烦,不过他可是出身于太冥宫,修炼的又是最上层的玄功法诀,魔神之影虽然跗骨一般,但还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真仙二重之后,未来延伸,令原本掌握的神通道术都有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陈岩对魔神之影不管不顾,脚下不停,很快就来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陈岩停住步子,眼前的空间在他的眼中,像是原本破碎的衣服重新缝合起来一样,比起其他的地方,就显得脆弱。

    荒域,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界空,并没有天真正的天地胎膜,进进出出,要比真正的界空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陈岩看了一眼,大袖一摆,足下的太冥真水轰隆一声,向后一起,渗入时空中,包裹住魔神之影,无穷无尽的容纳和净化的力量发出,吞噬所有。

    何谓容纳?不拒所有,包容万物,到最后,万物归一,都入真水。

    太冥真水压下魔神之影,将之净化,分解,融入。

    陈岩心中有数,纵起无形剑,一剑斩破空间,看着自外面照入的虚空星海,大笑一声,进入里面,青翼展开,仙国悬照,须臾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广元剑宗的女仙目睹整个过程,眼见陈岩消失,俏脸上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她可是知道内情,要是被魔神之影缠上,气机牵扯之下,会和整个荒域产生莫名的联系,时间越久,越不容易离开荒域。

    正是这样,他们这样的真仙才不愿意入场。

    现在看这个陌生的真仙走的轻松,难道真的一下子就消除了魔神之影?

    <dt>纸生云烟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