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六十九章 调虎离山 界关冲突
    虚天宗,长生殿。

    中有拱卫大柱,大有二十四围,金碧垂莲,上饰松鹤之相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再往上,则是天青琉璃瓦,重檐上蹲火麒麟,口衔赤珠,周围是丹烟虹霞,天香凝盖。

    日光照下,金光,火色,云气,徐徐入殿中,有一种深沉的气质。

    尚未接近,就让人觉得浩瀚伟岸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殿中正中央的兽面铜炉中烧着香料,烟气袅袅,万千的金篆文自其中衍生,不停向上,熠熠生辉,妙有玉音。

    两位真仙居于云榻之上,天门上的云光连绵成一片,上有莲花盛开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左侧之人,长眉高额,大耳如珠,身披流云仙衣,手持拂尘,吐字清晰,道,“前日延庆观的李道友传来消息,准备再纠集人手,征伐天水界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

    右侧真仙看上去是青年相,细眉朗目,唇红齿白,只是眸子赤金,隐有锋芒,大笑道,“看来李道友是吃亏吃怕了,这次磨磨蹭蹭了这么久,万事俱备,才肯出手,一晃就是好几年啊。”

    “吃一堑,长一智。”

    左侧真仙长乐翁坐的稳稳当当,说话慢条斯理,道,“天水界现在可是凶名赫赫,别的不讲,光是杀入尘空界,让凌月仙和六虚君至今重伤未醒,还是在山海界说走就走,都是让玄元上景天上下震动不已。李道友也是怕打蛇不死反受其害,所以才精心准备,务求毕其功于一役啊。”

    右侧的真仙周北玄修炼的是剑道,身上有一种凛然杀气,笑道,“这样的话,还是我走一趟吧,早就想见识见识天水界同道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长乐翁点点头,没有多说,青玉宝界抽出人前去助力的话,自己这个师弟确实是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定下来后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暖暖的风吹来,染上一层松绿。

    夹杂红花上下,平平静静。

    只是时候不大,殿中突兀响起玄音,打破了沉静。

    两人听到声音,先是一愕,然后不约而同的抬起头,目光看向悬在殿中的倒垂玉石上。

    此玉石两头尖尖,中间莹白,上生有千百的石窍,或大或小,烟气蒙蒙。

    现在正像是鼓风吹浪,发出清音,响彻殿中。

    “是有真仙级别的人叩关。”

    周北玄霍然起身,这玉石是天生灵物,和界空之门中的禁制法阵有一种玄妙联系,一旦有超乎寻常的气机冲击界空之门,就会在殿中鼓荡玄音报警。

    “真仙冲击界空之门?”

    长乐翁长眉垂下来,手中的拂尘摆来摆去,一般的真仙应该会知道青玉宝界的规矩,是谁这么大刺刺的上门?

    “师兄你且安坐,我出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北玄大袖一摆,就往外走去,身上的剑气呼啸,有昂然之姿态。

    他三五个呼吸后,出了长生殿,长啸一声,化为一道弥天极地的剑光,倏尔展开云气,长长一线,直奔界空之门。

    剑光垂天,展翼如青鸟,气象惊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自然是让虚天宗的弟子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是周殿主出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,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众弟子表示纳闷,没人明白,只有陈岩看向那一道睥睨天下锋芒无对的剑光,眸子变得幽深,调虎离山已经走出第一步,接下来就要看界关外的精彩了。

    陈岩笑了笑,垂下眼睑,大袖如翼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过拱桥,绕石柱,穿游廊。

    和相熟的人打着招呼,面上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不一会,陈岩来到功德殿,然后他停下步子,在门前整理衣冠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陈岩能够感应到,功德殿中有一股宏大的气机笼罩,重重叠叠的祥光瑞气自天穹上垂下,化为锁链样子,根植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功德殿是虚天宗中的重中之重,里面的禁制是历代真仙布置,非常严密。

    稍有异动,真仙即可随时降临。

    在这里,陈岩也不得不完全收敛身上的气息,小心翼翼,防备自己暴露。

    “是王泮啊。”

    功德殿的一名长老看到陈岩出现,古板的脸上露出少许笑容,他算上辈分是陈岩附身之人的同族的伯父,当然对家族中这个优秀的子侄另眼相看,道,“今天又来领功德任务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岩板板正正的,和原本的王泮没有任何的两样,恭敬地道,“弟子想接几个功德任务,出去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走一走也好。”

    长老看着眼前少年身上鼓荡的气机,非常纯正,在同辈中算是拔尖的角色了,取出功德簿,道,“上面是宗门最近发布的功德任务,你自己选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陈岩道一声谢,接过功德簿,看上去在仔细挑选,实际上,他正在用神意照见禁制法阵所在之地,在琢磨如何动手,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且说界关之外,周北玄化身剑光,纵横跃出,如青虬出水,声势惊人,穿过门户之后,显出身影,法剑绕在身前,铮铮而鸣。

    周北玄稳住身子后,抬头看去,就见眼前妖气冲霄,重重叠叠的妖云,像是天塌下来,上面一个妖族大圣,面有横纹,目光冷冽,浓若实质的煞气让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周北玄出现后,看到了界空之门前被破坏的禁制,又见到这样嚣张的妖族大圣杜青牛,原本心中对于妖族的仇恨一下子就点燃了,他压着怒气,目光锐利,几乎要射出过来,盯着杜青牛,道,“这位妖族大圣,你从何处来?无故冲击青玉宝界的界空之门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心有不畅,话语自然锐利,很有斥责之意。

    杜青牛更不是善茬,他能够感应到自己要寻找的陈岩在青玉宝界中,生怕出了意外,让对方溜之大吉,于是粗暴上门,不管不顾,才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反正在这胆大包天的妖族大圣眼里,像青玉宝界这样小地方,自己可以肆意行事,何必有任何的顾忌?

    真出了问题,岂是他们这群乡下人能够承担得起的?

    现在一听周北玄的话,杜青牛怒火更盛,喝道,“快打开界空之门,本大圣有要事要做,没空和你在这里唧唧歪歪。”

    女仙素心在后面,用手扶着额头,很无语。

    早知道跟着这个妖族大圣出来就不是好差事,真没想到,他行事是这样霸道嚣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