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七十章 双雄斗法 浑水摸鱼
    周北玄立于虚空中,法剑在身子周围夭矫如龙,盘风带电,声势霍霍。

    他本来修炼的是大破灭剑道,锋芒毕露,锐气逼人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对面可恨的妖族大圣的话,真的是怒发冲冠,目中杀机森然。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他的杀意,法剑轻轻一振,发出一声如龙吟似鹤唳般的金铁交鸣,周北玄同时踏前一步,冷声道,“大言不惭的妖物,就会口出狂言。”

    杜青牛脚踏妖云,眸子冰冷,身上的煞气冲天而起,化为万妖之图,横行诸天,断喝道,“你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五指一伸,倏尔变得又大又坚硬,上有金青之色,斑驳花纹,如同五座大山一般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五指一起,虚空中满是妖音,像是万万千千的大妖从尘封的历史中走出来,肆无忌惮,破灭宇宙时空。

    周北玄杀气很重,一柄法剑不知道染了多少妖族的鲜血,见到杜青牛的攻击,不慌不忙,神意附在剑光之上,蓦地一扯一拉,周围立刻浮现出细细密密的剑芒,幽幽深深,无穷无尽,像是身上披了一件深不可测的剑衣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就会发现,每个剑芒,都是一个跃动不停的小空间,将之串联起来,形成不知道多少的空间折叠,扭曲力量,破灭一切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妖族大圣,当年凶名赫赫,无法无天,投入到八仙门下后,更上一层;一个是剑道天才,自破灭中取得剑意,剑出无生,累累白骨铸就王座。

    他们一动手,立刻就是石破天惊,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大片大片的时空爆炸,毁灭的力量凝成光晕,或大或小,或上或下,看似是美丽,实际上吞噬所有,最是危险不过。

    观天阁的女仙素心见此局面,真是无语。

    她坐在莲座之上,手托玉瓶,枝枝叶叶上泛着光,照在垂在身前的青丝上,想着对策。

    杜青牛是妖族大圣,行事本来就是横行霸道,肆无忌惮,加上自身背景雄厚,更添凶焰,真是管不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对手,看其剑意,就知道不是个善茬,而且关于青玉宝界中仇视妖族之人的传统,她也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斗到一起,真的是很难分开啊。

    “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素心急得团团转,一时之间,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场中争斗的两人,观战的女仙,都没有注意到,这个时候,有一种虚无缥缈的力量渗入在时空中,不起眼,却将局面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陈岩是为真仙二重,在境界修为上都要超乎三人一等,此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,他眸子中闪烁着光华,喃喃,道,“想不到这个妖族大圣是这样的横行无忌。”

    眼前发生的场面,严格来讲,比他设想的还要顺利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两个人一见面就斗法起来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真仙在虚天宗坐镇。”

    陈岩念头转动,轻轻一笑,道,“看我再给他添一把火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,陈岩默运玄功,偷天换日,妙法空空。

    天机牵引,颠倒乾坤。

    杜青牛蓦地觉得自己寻到的陈岩的气机在青玉宝界中变得弱了不少,像是要逐渐隐去,不由得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要是真仙真有了戒备,隐藏气机,再想捉到,可能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杜青牛目光变得阴冷,盯着在自己的跟前,剑光霍霍的青玉宝界的真仙,哼了声,决定速战速决,他从袖中取出一个金项圈,交织花纹,有如意之音。

    “咄。”

    杜青牛念头一起,金项圈飞出,倏尔一摇,来到周北玄头顶,一种难言的仙音入耳,令自己的真仙之体都是瞬间一僵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周北玄面色大变,剑光所到,重重叠叠,在身子周围布下绵长的剑光,加以抵挡,可是金项圈不知道是何等之宝物,似乎无视了剑光,径直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,

    项圈束身,一声轻响,仙灵之气变得凝固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法宝?”

    周北玄心惊不已,一时之间,居然无法挣脱!

    陈岩同样看在眼中,眸光闪烁,此宝直接冲过了真仙的护体仙光,看样子很了不得。

    “偏僻小界,乡下之人,坐井观天,如何知万界之物华天宝?”

    杜青牛狞笑一声,蒲扇般的大手伸出,直接抓向周北玄的脖颈,看样子要一下子把他扭断。

    “杜道友不可!”

    女仙素心看在眼中,大吃一惊,要是让杜青牛真把对方重伤了,那可是和青玉宝界彻底结仇了,对方或许可以拍拍屁股走了,但观天阁则会被连累。

    于是素心绝不能坐视不理,扬手打出一道仙光,拖住杜青牛,道,“道友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趁着这一阻拦,周北玄脱身出去,不由得又惊又怒,纵声长啸,力量打入界空之门的禁制中,轰然而响。

    大敌在前,前所未有的凶残,需要招呼一下自家的师兄!

    虚天宗。

    长乐翁坐在云榻上,天门上清光如水,垂到地面,和烟气一映,五光十色。

    殿中的香料少了一截,重新换上新的,可是自家的师弟一去还没动静。

    松音自外面而来,飒飒的,让人觉得心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时间有点久了。”

    长乐翁摇着手中的拂尘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殿中的玉石再次传来清音,急促而锐利,像是悠长的号角一样。

    声音在殿中传开,震得人耳膜发疼。

    长乐翁霍然起身,没了以往的平静,如此声音表明自家师弟在界空之门外遇到了棘手之事,一个人处理不来了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,长乐翁下了云榻,抬足往外走,他一挥手,将门中的虚天宝典都带在身上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轰隆隆,

    收拾妥当后,长乐翁架起一道云气,袅袅上了中天,向界关之门投去。

    不同于周北玄的大张旗鼓,长乐翁的烟气渗入时空,人所不见,要多小心有多小心。

    两位真仙统统前往界外,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,免得宗门中出现乱七八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长乐翁的盘算很细腻,虚天宗中上下的长老弟子都没有发现他离开,但这样的举动可是逃不过一直盯着他的陈岩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可以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陈岩放下功德榜,背脊一挺,身上的气势随之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