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再添一把火
    正是界关外。

    金虹坠空,丹焰如火。

    上下光晕碰撞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女仙素心立于莲座上,青丝白裙,纤纤玉手一拨,七宝定心桩,上绣鱼龙九剑,横纹鸾凤,直奔对面而去。

    周北玄不是善茬,鼻窍一动,黑白剑光盘旋,温养三百年的无生破灭阴阳两气交织向前,抵住宝桩。

    杜青牛桀桀怪笑,身子拔起,万妖图倏尔扩大,黑云滚滚,趁着周北玄抵挡法宝分不出神意,要将之镇压。

    素心美眸晶莹,泛着清辉,默默想着自己构思的剧本,道,“将对方擒下之后,再好言相劝,化解纠纷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没有想到,一道剑光倏尔从虚空星海中跃出,森森然的剑身上镌刻着霜纹,冷冽的杀机弥漫虚空,盘旋在过去,现在,未来之上。

    剑光出现,初始之时,尚不可闻,须臾之后,剑身上花纹耀起,激越的雷音拔高,一声声,不停往上提,到最后,如同煌煌天雷,携带天地威势,震慑八荒。

    剑未到,音先发,横浸入灵台,凝固神意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剑,蕴含的时空变化的玄妙,有常无常的无情锋锐,雷音的堂皇大气,都远远在前面的攻击之上,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周北玄本来就被素心的七宝定心桩牵制住,哪里抵挡的了这么出其不备的森然一剑,无情的剑光破开他的的护体剑光,狠狠的斩下,一下子将他的未来化影尽数斩灭,无法生出变化。

    在同时,杜青牛呼啸的万妖图铺开,巧而巧之的将周北玄裹入其中,本来是擒拿的意思,可是他现在被剑光重创,一入妖图,万妖撕裂,好不容易凝练出的真仙之体开始崩塌。

    幸好有界空之门的禁制法阵照出一道光,护住了周北玄的一缕神意,然后遁入了他的仙国中,没有形神俱灭,但毫无疑问,这个在青玉宝界中大名鼎鼎的真仙是真正重伤了,恐怕比尘空界的两人都要重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在虚空星海中,各种磁光,各种扭曲的时空,让照入在莫名之地的周北玄的仙国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界关之门前的修士们亲眼目睹这一幕,先是一愣,随即大声叫了起来,道,“北玄仙尊陨落了,北玄仙尊陨落了,北玄仙尊陨落了!”

    他们修为不够,见识少,见周北玄真仙之体爆开,还以为彻底陨落了。

    有虚天宗的人铁青着脸,不管不顾,往界空之门中去,他们要回去跟宗主汇报,天塌了!

    真仙的陨落,是真的天塌了!

    “这,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

    不论是早有剧本的观天阁女仙素心,还是并不情愿的杜青牛,见到这个局面,都是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哪里斩出的剑光?”

    素心向来清脆的女音都变得咬牙切齿,其中的恨意倾尽五湖四海都洗不尽,原因很简单,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将青玉宝界的真仙击成重伤,他们和青玉宝界是真真正正结仇了。

    一个真仙重伤,差点陨落,这得是多大的仇啊。

    想到青玉宝界的不死不休,饶是她向来清丽脱俗,都想要骂人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设局。”

    杜青牛也不好受,他向来嚣张蛮横,肆无忌惮,可是这次分明被人耍的团团转,不由得大怒,来回走动,风起云涌,有万妖大吼的力量盘踞,道,“探头探脑的小人,给本大圣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起,他目光一凝,庞大无匹的天妖国度自莫名之地进入现世,一道笔直惊人的妖气落下,如龙似蛇,在眉宇间升腾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,

    只听雷响不断,杜青牛额头上竖瞳出现,里面是细细密密的妖族文字,排列组合,隐成一个法器。

    法器下面是星辰圆盘,刻度精细,上面则是一个勺子般一样,长长的勺柄很细,幽幽深深,有一种难言的光晕。

    勺柄在星辰圆盘上缓缓转动,不时有星光耀起,向四面八方飞去。

    妖族大圣暴怒之下,不惜动用自己的积蓄,演化天机,拨开迷雾,要找出背后的凶手,将之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杜青牛这一动作,隐在虚空中的陈岩立刻就感应到,自己的身子周围垂下丝丝缕缕的妖光,如同檐下的垂帘,或是河堤旁的柳枝,轻轻落水,浮空生明,晕开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涟漪激荡,向四下散开,一波接着一波。

    乍一看,万万千千,弥漫上下左右,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陈岩有一种判断,要是让无形涟漪碰上自己,一定会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妖倒是挺有手段。”

    陈岩看了几眼,惊而不乱,自有对策,他修炼的太冥玄天宝典是太冥宫中都鼎鼎有名的功诀,对于蒙蔽天机,遮掩天机,破坏天机,都有超乎同阶的威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,比起大妖,他的修为还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“五劫升天,千姿百态。”

    陈岩掐了个道诀,体内浮现出五劫升天门,重重叠叠的光晕升腾出来,磁光,雷光,电光,血光,日光,月光,星光,佛光,等等等等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众多光晕主动迎上去,和无形的涟漪对碰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,却有各种各样的消息衍生出来,继而传递到杜青牛竖瞳中那一个奇异的法器里。

    叮当,叮当,叮当,

    勺子之中,不知何时,里面响起声音,出现一层薄薄的水光,细长的勺柄开始旋转加速,要在下面的星辰圆盘上留下刻度。

    “要成了。”

    杜青牛见此,心中一喜,勺柄中的水光是推演出来的对方的信息,如此之多,定然可以挖出这个背后居心叵测的小人。

    叮当,叮当,叮当,

    勺柄越转越快,越转越快,越转越快,可是在杜青牛希冀的目光之中,根本停不下来,给人一种无头苍蝇乱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杜青牛看了半天,发现是真没结果,再次暴怒,天妖火焰将半边的虚空焚烧,如同火海,映照出他狰狞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真是,”

    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虚空中,下面是云榻一方,他微微抬起头,看到自己周围垂下的郁郁如青的天眷,目光沉沉。

    尘空界,山海界,青玉宝界,三个界空意志重新恢复,接下来,将会是大变局。

    自己作为亲手催动之人,获得界空之垂青,气运正旺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自己前面用气机牵引,现在更是直接出手,和妖族大圣和那女仙有了因果,他们自然会生出感应,但现在却像是自己忽略了一样。

    天意之莫测,气运之转变,深深如海,就是真仙都看不透啊。

    陈岩伸出手,拨动着天眷之气,神意吞吐,愈发地欢畅,心中却是冰雪冷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