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修真小说 > 重生在神话世界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乱象
    虚天宗。

    千岩万壑,青林绿水。

    藤萝垂树而结阴,花开满枝则照影。

    翩翩然仙鹤在白沙前起舞,鹤唳清越,远远传开。

    本是洞天好景,可是随着长乐翁沉下脸,一股沉甸甸如同山岳般的气机落下,像是山雨将来,让所有的景色都变得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真仙自成格局,喜怒哀乐,扭曲时空,影响到四下变化。

    我乐,天自乐,我悲,景随悲。

    这就是真仙。

    功德殿中被从星辰幻觉中救下来的诸长老弟子,都是垂手而立,神情不好看,有的修为低的,还有点恍惚,刚才的经历简直噩梦一样。

    长乐翁看在眼里,知道不能怪他们,潜伏在宗门中的人修为高深,神通惊人,不是门下的长老弟子们能够抵挡的,于是他自然而然放松语气,像是春风化雨,飞泉回潭,令人平心静气,道,“你们都回去好好休息,默念宗门中的景龙观天经,安抚自我。”

    众人觉得一瞬间春暖花开,澄明空灵,心中一松,答应一声,连忙退下。

    待功德殿众人离开,长乐翁眯起眼,眸子中闪烁着骇然的杀机,那个家伙虽然借自己救下门下长老弟子之机会遁走,但不可避免地留下了气机,自己完全可以把他从青玉宝界中挖出来!

    长乐翁有了决断,用手一指,鸾凤交鸣,萧鼓同奏,片片金光入殿,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,上面描龙雕凤,星辰点缀,散发着古朴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准备动用此宝,找出在功德殿中兴风作浪之人,一举将之击杀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时候,长乐翁蓦地心中一悸,有所感应,似乎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下一刻,

    一道光华自天中垂下,长长的青翼展开,只是向来显示吉祥如意的上门染上一层血光,奏着哀乐,给人一种非常不详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青鸾血书。”

    长乐翁看了一眼,心中就是咯噔一下,他顾不得其他,大袖一挥,收了起来,神意一观,顿时气炸了肺,大吼一声,道,“好一个外域贼子们,居然该害我师弟!”

    这一下大吼,如同九天罡雷下落,噼里啪啦,闪电耀眼。

    周围的花花草草,石石木木,统统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机冲霄而起,弥漫八荒,连横**,整个天地像是化为了森罗地狱,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长乐翁知道自家师弟没有陨落,但肯定是重伤不轻,而且还在虚空星海不是在青玉宝界,更是厉害了三分,他又惊又怒,哪里还有心思去寻陈岩化身之气机,立刻身子一拔,如惊龙出世,煊赫的仙光冲破云气,向界空之门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“长乐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长乐道友。”

    在同时,两道煊赫的仙光同样是从青玉宝界中拔地而起,一道雪丘千尺,上横有白云朵朵,摇曳生姿,一道金气弥漫,铿锵有声,演化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正是青玉宝界的两位真仙,他们感应到长乐翁的冲天杀意,出来相见。

    “甄道友,白先生,”

    长乐翁神意传音,声音中满是愤怒,道,“有外域妖圣叩关,我师弟在外抵挡,不小心被人奸计所害,真仙之体重伤,遁入了仙国中。两位还请速速跟我同去,斩杀此妖圣!”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有此事?”

    两位青玉宝界的真仙听闻,都是大惊失色,好一会才平复下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,道,“我们随道友前去,替周道友讨还公道!”

    两位真仙没有犹豫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虽然对他们两人来讲,周北玄重伤之后,虚天宗只剩下长乐翁一人,界中第一大势力的格局定然会被打破,对他们两人掌控的势力是有好处的,但现在外域妖圣叩关,来势汹汹,在这个大是大非面前,小算盘得暂时收起来。

    关系到界空的存亡,任何土生土长的真仙都不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三位真仙齐齐前往界空之门,他们的身后,有长长的羽翼,金灿灿,明晃晃,乃是青玉宝界打造的战斗堡垒,大敌当前,少有地动用。

    一行人,杀气腾腾,穿过界空之门,跳跃到界外的虚空星海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静,任何青玉宝界够分量的人都能够看到,暗自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陈岩的化身从地下钻出,头戴星冠,身披法衣,身后悬有无量星劫宝灵珠,光晕上下,弥漫紫青之意。

    “离开的好,离开的妙啊。”

    陈岩笑了笑,右手捏了个法诀,力量运转,冥冥之中,出现一柄法剑,没有剑柄,只有薄薄的剑身,似真似幻,透着一股斩断一切的锋锐之气。

    随着他口中的咒语吟唱,剑身上的花纹越来越复杂,越来越古朴,晕晕的光泽,难以用言语描述。

    半小时辰后,法剑彻底化形,星辰在剑尖上生灭,隐约可以看到黑白的线条,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给我斩。”

    陈岩断喝一声,法剑应声而起,猛地劈下,旋即撕裂声传来,剑尖上的线条寸寸断去,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,陈岩长出一口气,面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刚才的道术,正好是斩去自己和长乐翁交手留下的气机因果,从此之后,要是不和长乐翁发生交集,他就没法演算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道术很玄妙,只是准备起来时间挺长,要是长乐翁不离开青玉宝界的话,自己还真来不及施展,那就有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暂时就没了我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陈岩的化身想了想,屈指一念,有了想法,身子拔地而起,再次化为无量星劫宝灵珠,滴溜溜一转,循着气机,向正东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星珠飞遁,穿梭空间,迅疾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多时,目的地就在眼前,是一艘庞大的法舟,金梧桐在法舟中央,枝枝丫丫的泛着星光,吸引周围的气机,润化成星水,在甲板上流淌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无极星宫弟子走来走去,看上去神色匆匆。

    陈岩驾驭无量星劫宝灵珠,毫不费力地穿过法舟的禁制,重新投向在室中的沈天辰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