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七十九章去云端下
    事实证明了罗南的担忧。

    当他用习惯性的出窍方式,扯出灵魂体的时候,外接神经元毫无反应,依旧如电光长蛇,在脑宫中盘绕,颇有“管你来去,我就在这里”的淡定感。

    可要说外接神经元完全不受控制,也是冤枉了人家。当罗南用“传统方式”,只是动了动念头,外接神经元便顺从地在脑宫中换个位置,缭绕的电光明灭闪烁,遥为呼应。

    看吧,就知道不容易。

    罗南又在分页笔记本上划了几笔,问题依然存在,可他心中的概念倒是越来越清楚了。

    灵魂出窍、念头驱动,看上去都是精神层面的事,但其实不对。按照最近学习的理论,前者不说,后者应该是其实是“以意导气”的一种。

    他这样去形容几个要素之间的关系:人身机能所蕴能量称为元气,流布全身,汩汩如水;外接神经元则是寄生在水中的鱼儿;而罗南的念头,则像一颗小石子儿。

    意念本身并没有直接推动外接神经元的力量,可是击水兴波,足以惊动鱼儿,让外接神经元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至于外接神经元为什么能准确判断他的念头,是“智能判断”,还是更微妙的机理作用,罗南主观倾向于后者。

    “这样来看,要想驱动外接神经元,必须存在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力……那就没选择了,真气逆行?”

    罗南自个儿都笑出来。

    他实现“干涉力”的最有效手段,就是神轮、身轮耦合所化的目窍心灯。由于“神轮”对“身轮”的压倒性优势,也由于现实问题导向,罗南以前都是从精神层面向物质层面用力,如今保不住要来个大逆转。

    以他神轮、身轮耦合的秩序框架,调整作用方向,理论上不存在任何障碍。就是初期操作,必须在自家脑宫进行,为谨慎起见,他对干涉的力度,进行很严格的控制。

    目窍心灯光芒摇曳,不再悬照外部天地,也不再洞彻五脏六腑,而是在脑宫中,与外接神经元的电光长蛇交相辉映,渐渐将一抹暖意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外接神经元殷殷震动,又嗞拉拉放出电光,有些不太适应的样子。它时而蜷曲,时而穿绕,时而伸展,直若天龙变化,神异绝伦。

    不去考虑后果的话,这真像耍弄一个新奇玩意儿,有趣的紧。

    罗南却注意到,外界神经元的形态固然一直在变,可它的本质状态没有变。它依旧是神轮的核心框架,冰山汪洋的结构势大力沉,偏又稳定厚重。

    一个问题:作为神轮的核心,外界神经元是物质还是精神?

    罗南没有明确的答案,却有一份不可说式的领悟,至少在此刻,物质和精神的分别并不是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他仔细体会这份感觉,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作用顺势强化,目窍心灯焰光飞腾,已渐变为一个“熔炉”,去烧炼外接神经元这份“真金”。

    不烧不知火温,不烧不知本质。

    罗南在遵循修馆主教导,烧炼精元之时,就有类似的感触:只有真正下手,才能接收到某些信息,烙下某些印记。

    或许,这个道理也能用到外接神经元上?

    不管怎样,罗南就沉浸在这种“烧炼真金”的过程中,浑然忘记了时光流逝。直到“六耳”开始信息推送,震动耳膜,传递出明确的提示信息:

    全新一天开始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凌晨4点55分,按照罗南日常作息,从现在起,已经进入了晨练时间。

    “完蛋!”罗南猛然惊醒,拿笔记本拍头,怎么都这个点儿了?

    要不,再烧炼一会儿?

    念头才起,就被罗南按下。已经到了做早课的时间,这种因一时冲动而打乱节奏的事情,是修馆主一直严厉告诫、明令禁止的。

    往后推也不行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都严格按照计划作息,协会的安保措施也都由此而来,突然变化,会对很多人造成困扰。

    没说的,他二探齿轮的计划就此夭折。

    罗南不免郁闷,只能按下冲动,调理心神,用早课来导引梳理杂草般的小情绪。

    在磕磕绊绊几分钟后,强大的惯性力量还是把他推上了正轨。四十分钟的早课,加上差不一倍时间的晨跑,等七点钟罗南回来,照例是姑父已经做好早餐,等他开动。

    客厅里,姑妈低头操作手环,脸上略微化了妆,倒是没有大半宿没睡的萎靡感觉。见罗南回来,用下颔点点他:“今天你姑父有事要早走一会儿,跟上节奏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罗南应了一声,心里不免琢磨,怎么才能让姑父姑妈安心。这一点,或许还要劳烦何秘书的大驾。

    他上楼洗漱,走到楼梯口,莫鹏打着呵欠过来,见到他,睡眼惺忪地打个扫呼,就往楼下去。

    刚擦身而过,莫鹏就想起一件事,哎了声,反手去抓罗南肩膀。然而手掌切过去,指尖连罗南的衣服都没沾上,倒是肩膀差点儿别着筋。

    “跑那么快干嘛!”莫鹏大声抱怨。

    “是你太胖了。”罗南扭过头来,此时他的体术还不入流,比薛雷、爆岩那样的肉身强化侧更是相去天壤,但有目窍心灯加持,像莫鹏这种缺乏锻炼的小胖子,真别想挨着他的边儿。

    莫鹏用粗指头点点他:“成啊,喜新厌旧,吃里扒外就是你这样儿的,亏我有好事儿还想着你。”

    罗南白他一眼,往屋里去。

    “过分了啊!你天天跟那什么雷子勾勾搭搭的,也不想想看,咱们哥几个有多长时间没聚了?”

    罗南已经进了卧室,顺口道:“我在知行学院,你在六中,想勾搭,你逃课过来啊!”

    莫鹏比划出了大拇指:“老弟神算!”

    罗南终于给他一个正眼:“你,逃课?”

    “轻声,轻声!”莫鹏给唬了一跳,要知道他的母上大人,可就在客厅呢。他推着罗南往里走,本来想说事儿,可见到罗南卧室里干干净净的模样,忍不住就放嘲讽:

    “完美主义强迫症,纯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准备把这货给踢出去。莫鹏往后缩:“说正事,说正事。你收到霜河实境的补偿没有?”

    “啊哈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上次在市中心,出乱子那次,之后他们给每一个当时在场的顾客,都推送了会员提级补偿,不是会员的,拥有会员资格;原来是会员的,统统上提一级。除此以外,还有豪华礼包什么的。你收到没有?”

    对罗南来说,霜河实境可不代表任何美好记忆,他进卫生间调试水温,随口应声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怎样?会员提级之后,开销至少降两成好不好,还有他们送的优惠券,满千赠八百,叠加起来快免费了,最适合集体活动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冷笑:“有胆你们就去,再进局子,别找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市中心那个,肯定没心情了。不过你们学校附近,就是云都水邑,最近不是开了个分店?号称设备全市最强,老弟,表现的机会来了……哎哎,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洗澡,清场。”罗南把莫鹏往外推,他现在的力气,轻松碾压这位还算墩实的兄弟,直接把他推出门外。

    莫鹏还想说服他:“你天天这么搞,又是晨跑又是练功的,就算练出一身肌肉来,顶毛用?还是要走交际路线,才有展现的机会。还不明白,这是联谊啊,我保证把六中的高质量美女带过去,你不能丢莫家、罗家的人,起码要对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你真能勾搭上再说吧,我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说,老弟,你这样没朋友的,母上大人肯定会对你一万个不放心,你也就一辈子是个妈宝,哦,姑宝……嘿,想想蓝湾那套房子,你就想让它放那儿吃灰?”

    罗南一直想出去单独住,这在家里不是个秘密,可是九月份的地震,还有上个月的连续医院之旅,断送了他的希望。

    不过莫鹏并不知道,罗南希望独处的原因,主要是偷偷制作药剂,现在已经没了这份动力。再加上连续出事,得罪的势力越来越多,连罗南自己也不知道,究竟是搬出去吸引火力比较好,还是就近照应家人更周全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想多了才真叫烦。罗南直接关上门,不理会莫鹏在外面的嚷嚷,进卫生间洗澡。

    刚站到花洒下面,六耳突然传过来一个信息,发信人是章莹莹。

    信息很简短,就两句话:

    “主动点儿,别让人给看轻了!”

    这信息没头没尾的,罗南打出“?”来回复,对面也没回,貌似对他昨天的发言依旧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幸好,信息后面附了一份资料。

    罗南一边冲热水,一边浏览。

    这是牡丹给事务所的内部报告,毫无疑问是有关畸变种搜索事务的。看得出来,经过一晚上酝酿,牡丹对整个事态把握得更加全面,已经提出了可行性极强的行动方案。

    这种计划,罗南自认为是拿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和昨天那份共享在云空间的不同,这份报告是呈事务所高层阅览,有些内容比较敏感。

    比如,对搭档的评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