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四章器性机下
    薛雷当了一会儿大猫,又凑过来,恰好听到修神禹的话,很是吃惊:“馆主,南子刚通了一窍,就猛地教给他这么多,未必能消化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或许不行,现在没有问题。九窍六根修持,不外乎性命双修之理,他如今性功修为上又有进展,失衡之势仍在,在命功一项上,勇猛精进,并没有错处。”

    通俗地讲,性功就是精神侧的修为,命功则是肉身侧的功夫。这些话,罗南是能听懂的,可是“又有进展”是什么意思?貌似和目窍进度无关。

    有“器性机”分判之术打底,如今罗南对修馆主的眼光,已经是深信不疑。他心思偏转,不自觉想到今天凌晨时分,在齿轮的特殊经历,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冷不丁地,他心头警觉,正有人探手过来,就本能一个滑肩——然并卵,修馆主径直按着他的肩膀,略微发力,示意他换个姿势:

    “卧虎式。”

    罗南犹豫了一下,终究还是很听话地跪伏在地上,背部前伸,贴伏肘上,双腿自然蜷曲,化身为另一头大猫,只不过是睡去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属于他学过的“导引术”中的一种,做来全无难度。

    而且多日练习,已经通了神意,摆出姿势之后,自然呼应拟化之真意,像一头在巢穴中小憇的猛虎,似紧非紧,似松非松,慵懒中,又透着兽王的张力,使精神与形骸处在一个轮番放松、紧张的奇妙平衡之中。

    修神禹也蹲下身,轻按他头顶,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坦白讲,罗南没能在第一时间听到他说什么,只是觉得,音波的震动好像没有在空气中传递,而是沿着他的手掌,渗入脑宫,殷殷如雷。

    雷声入脑,激得头面窍穴潜震,随即蔓延全身。雷音震动层层推进,使得身轮先一步抖荡,内部环节细分,九窍、五藏、十二节,均殷殷共鸣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,亦恍然知其所在。

    这时候,罗南才把修神禹的话音分辨清楚,而由于雷音带起的体验,涉及的新知识,已经变成了一种验证,等于是身体和精神同步记忆。

    如此身轮常转,神轮相应,耦合齐动,不断修正细节,渐渐地罗南又忽略了修神禹的话音,全副心神都投注到形神框架的细腻调整上,看气血津.液如何在五脏六腑之间层层转化,便如山间流水,在地上地下、泥土石隙中流转渗透。

    待到一定程度,罗南心意微动,便觉得心肠脾胃元气沸扬,气血流动上行,至于脑宫面部,略一盘转,忽的满口生津,甘甜滋润,如饮琼浆。

    再结合修神禹的传授,罗南就清楚了下步的方向。

    心开窍于舌,脾在窍为口,口舌虽分而实为一窍;且在古典理论中,有心肠、脾胃相表里之说。罗南等于是同时打开了心、脾两套脏腑系统。

    看起来,这也有些道理。在格式论未真正成型以前,罗南就先开发出了大胃王技能,消化水谷,为自身提供充足能量,脾胃功能本就了得。

    而自从习武之后,一身气血健旺,正所谓“心主血脉”,又与肝气疏泄正相宜,不是还有“木生火、火生土”那一说么?

    如此肝、心、脾三套系统彼此牵系,不论是具体的气血运行上,还是在玄玄乎乎的五行生克上,都能说得过去,罗南也就不再深究了。

    在身轮运转上,他更注重体验。但觉口舌之根,似乎开了一个琼浆池,时时津.液溢出,甘甜滋具;还有心肠脾胃,利用脏腑机理,将外气转化为内能,使精元充固,乍一烧炼,元气滚沸,遍及筋脉肌肉,转眼出了层薄汗,可谓气血畅达,路子应该没错。

    也是罗南“卧虎式”摆得太久,练习场上,有孩子看罗南趴着有趣,以为是和他们一样,喵呜着扑上来。

    薛雷吓了一跳,想挡住,却被起身的修神禹挡下。

    孩子没个轻重,直接撞在罗南身上。罗南仍在微妙体悟的状态中,不移不动,偏偏身上软滑柔韧,似若无骨,撞上去一点儿不疼。

    那孩子蹭啊蹭的玩得开心,有不少人也有样学样,嘻嘻哈哈地凑上来,只把罗南当成个大抱枕,又压又撞,没个消停。

    这时罗南再搞什么体悟,就真成神仙了,他喉咙里发一声低吼,身形舒展,仿佛睡虎乍醒,抻了个懒腰,皮膜肌肉自然抖荡发力,暗劲涌出,周围的孩子们倒了一地,却一个也没伤着。

    罗南见满地嘻嘻哈哈的孩子,也是童心大发,就地一滚,如猫似虎,四肢伸展,舒活筋骨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一帮孩子都是人来疯,见状都嗷嗷叫着扑上来。

    修神禹终于叫停。

    罗南只是在合宜之机的刺激下,霎时开悟,但根基不牢,再玩下去,有失手的风险。

    待罗南站起,修神禹便对薛雷道:“他筋脉肌肉,都有滋养,从今往后,可以练拳了。从明天起,你和他搭手。”

    “上来就搭手?”

    “他有慢慢学拳的时间?”修神禹唇角有点儿讥嘲的弧度,“不过是适应体魄,练练反应,最多通几招散手罢了……反正他志不在此。”

    薛雷看罗南,后者挠挠头:“馆主厉害。”

    对罗南而言,他的修行进展呈现在肉身体魄上,体现身轮运转上,可真要他说出个究竟,也不容易,毕竟古典理论上,似是而非的东西实在太多,他又只是个半桶水,很多概念都似懂非懂,多半是本能施为、身体记忆。

    在今晚,真正触及他灵魂的,却是修馆主传授的另一套知识,亦即根器、根性、根机之说。

    这套知识,就像清晰摆下的边界和轮廓,让他觉得脑子一下子清晰很多,有点儿像……

    对了,像是笔下出画的感觉。

    罗南最早学习素描、速写的时候,乍一知晓如何利用构图、线条、光影等手段,勾勒出栩栩如生的形象,便觉得可以画出全世界。

    当然,后面自有事实教他做人。

    可那份刚刚接触全新领域,觉悟自有天赋的通透感受,实是世上最美的幻象。

    如果能触及实地,感受也将愈发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实地……或是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