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六章新图形中
    毫无疑问,莫鹏所说的,正是“霜河实境云都水邑店”的游乐计划。

    这混账玩意儿,听到虚拟实境游戏就走不动道儿,更别提还有美女臆想加持,大有纠缠不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罗南实在没精力和他掰扯,只能施展缓兵之计:“周末学生都回家了,谁还专门跑到大生活区去搞聚会?”

    “也是啊,那就下周一……哎,你这是撺掇我逃课?”莫鹏面上大有“舍命陪君子”的壮烈感,根底却是嫁祸于人的猥琐。

    罗南直接往餐厅去,拿姑父姑妈做挡箭牌,逃脱莫鹏的纠缠。

    莫鹏在后面赶:“周一,下周一,说定了啊!”

    罗南有口无心地应着,心里却憋不住冒坏水:再废话,回头把章莹莹叫过去,让那姐们儿好好修理你!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过了早餐,莫鹏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,周末时光除了懒觉以外,也是丰富多彩,倒是第一个出门的。

    随后,姑父姑母先后离开,当然姑妈是免不了嘱咐,还设定了智能管家的操作模式,让罗南觉得,自个儿无限接近于妈宝……

    这是谁说的来着?靠,就是莫鹏这货!

    他们姐弟两个,是老天爷派下来折磨我的吧?

    罗南翻着白眼,收拾了碗筷,又耐着性子把餐厅、厨房打扫一遍。这期间,所谓的“原生物种基因和生态维护”业务也开始了新一天的对接。牡丹领着墨水,与三闸安防的行动组会合,开始了又一场现场会,今天他们的计划是研究林墙区,明天则轮到河武区。

    “一切顺利”的话,这两天罗南尽可划水,腾出时间精力,琢磨验证最新所得。

    “总算上了正轨!”罗南长吁口气,车库旁的地下储藏室,取回两本笔记,然后就一头扎进卧室,打定主意一天都不出来。

    卧室里,罗南盘膝坐在床上,翻动记录了无数灵感的纸页,才看了两眼,血脉贲张的情绪,就像是满溢油井里点起的一把火,再度轰声燃烧。

    罗南深吸口气,知道不把情绪控制住,很难真正沉下心去思考。可他已经压抑了一整夜,恨不能梦里都在攻关,想再压制,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堵不如疏……”喃喃念了一句,罗南咧开嘴,在绽开的笑容里,激昂澎湃的灵魂力量如溃坝之洪水,各自东西南北流。

    屋外天空晴朗,然而投影入心湖,顷刻归于幽暗,浑茫星空就在罗南心中铺开,周覆数十平方公里的范围,将所在社区千户人家,万余生灵的生命草图一一映现。

    随着生命星空呈现,压抑的冲动心火在星空中弥漫,很快就散尽了热量,只留下一点生命的波动,与漫天星辰共鸣。

    罗南不自觉便心意明透,处在最澄澈的状态,不是入定,胜似入定。感受着自我与他人生命的干涉与共鸣,自然而然地就有一个着手方向跳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搞什么纠结,顺势动念,恢宏星河的中心,专属于他的观想图形自然呈现,正四面体与其内切、外接圆球的格式塔结构,与千千万万的生命草图遥相对应,又交汇在一起。

    星光长河漫过格式塔,似乎全然淹没,而在格式塔内部,又呈现出清晰的阶次,有条不紊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从霜河实境那一夜起,罗南的格式塔就已经与生命草图汇聚的星河交融,但又相对独立,似乎按照各自的规则行事,只有领域相冲的时候,才会明确格式塔的主导性。

    可这一回,长河蜿蜒、万星辉映之下,一直巍然不动的格式塔,似乎有些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有变化才对。”罗南在心里与自己对话。

    在无数灵光电火的冲击下,他的思维方式都大幅变形,作为他形神根基的格式塔,也必然要有相应变化,才能证明它的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心念之光悬照,将观想图形里里外外探测一遍,原本模糊的感觉,就变成了清晰的认知:以前的格式塔,是简单的几何图形组合,算是一种概念性的表达;而如今,这组图形多了一些细节,点、线、面的拼接,显现出光影的构象以及更奇妙的质感。

    类似细节还在增加,以至于简洁的概念图形,已经有些不太适宜——毕竟概念就是概念,相应的理想化图形还是太死板了。

    一念甫动,已经被丰富细节塞满的观想图形,就像是海边上堆砌的沙堡,就那么倾颓垮塌,在虚空中洒落无数银白的流光。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罗南心头本能一紧,可还轮不到紧张情绪翻上来,他观照的心念,便被千百颗明暗不一的星辰填满了。

    没错,概念性的点线面组合,突然化为千百颗星辰,列布分张,化为一组璀璨的星群。它们之间彼此参照对应的结构,从整体上看,依稀还有正四面体、内切外接圆球的规则痕迹。

    罗南发了会儿呆,他的观想图形从概念性的几何图形,变成了更具实质感的星辰布局和星座结构,这不就是生命草图?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与昨天观照秦司机的情形,是何等相似!

    罗南想咬手指,心中困惑、恍惚、兴奋交织。

    自我生命草图的建构,将格式塔与生命星空的规则隔阂彻底轰破,就像一个精妙的数学变换,将两个不相干的领域,划到了同一个规则之下,进一步扩大丰富了内涵,增加了无数可以研究的细节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看,他的尝试才刚刚起步,就有了让人振奋的突破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伴随他多年的观想图形异化分解,冲击又是实实在在的。以至于他必须给自己作一些心理建设。

    好吧,比如天上的星座,从来不是什么光点连线的图形,而是人心想象的勾勒,和特定文化的映像,是高度具象化的产物。

    也许这个道理可以用到“格式塔”上?

    罗南忽地一愣,某个问题从无到有,侵占了他的思维:爷爷当年的“格式论”研究,其对象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呢,还是具体的现象?

    他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单纯抽象和概括的符号,没有具体详实的现象做支撑,是不可能发展出丰富内涵的,就算是有,那也是梦呓般的空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罗南拿起手边的棕皮笔记,翻到扉页,直视简洁的图形线条,可眼前浮现的,分明就是深邃恢弘的星空。

    (下一更在中午,大约两点吧,大约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