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七章潜规则中
    锁链颤鸣声在精神层面泛开,持续不断。

    可是罗南等了又等,熟悉的乌沉锁链依旧隐没在生命星空的核心处,依稀有片断结构闪没,偏又始终不见具体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咝,总不是‘星图化’之后,以前所有的成果,都给清零?”

    碰到意料之外的情况,罗南难免胡思乱想。他试图进入“格式塔星图”的更深层观照,然而念头甫动,在格式塔最外围,好像有什么结构消融了。

    “是外接圆。”

    代表“天地格式”的模糊球形轮廓,如同膨胀的气泡,一个急剧扩张,直抵极限,然后就是粉碎,星辰闪灭间,化入了更广阔的星空深处。

    罗南不清楚这种现象代表什么,至少形神框架、神轮身轮还没有出现不良反应。

    一念未平,又一层结构消融,是代表“社会格式”的正四面体。情形与外接圆轮廓差相仿佛,相应星辰位移扩散,无声无息地融入了生命星空之中。

    连续两个外层结构的剥离、消融,在生命星空中形成了两波绚烂的烟火,灼目于一时,转眼难觅踪迹。

    罗南头皮发麻,若“自我格式”再这么搞,形神框架撑不撑得住另说,他的心防恐怕要先崩溃了。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!

    在罗南动荡的心绪中,核心区域的仅存的球形星图轮廓,就像一个变形的心脏,伴随他的呼吸和心跳,猛地膨胀,然后收缩;再膨胀、再收缩……

    连续五六轮胀缩,几乎把罗南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这种奇特的运动模式上,但也只是几乎而已。

    罗南始终关注“自我格式”的轮廓,眼睁睁地看着它“大胀小缩”,以这种模式开始了不可思议的扩张。

    几轮胀缩下来,球形星图已经扩张了三四倍,而且其密度,并没有因为扩张而变小。相反,在最核心处,呈现出的星辰越来越多,渐渐化为银球般的密集星群。

    至此,正四面体、内切和外接圆球的格式已经成为历史,只有这辉煌灿烂的星群,如同真实宇宙中,以亿计恒星构成的星系核心,座落在生命星空的最中央。

    “没崩,就好。”

    罗南苦中作乐,正要更细致地去观察这个变化,几乎已经遗忘的锁链声,从辉煌灿烂的星群深处再度响起,带着某种特殊的节律,覆盖了他感知范围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某种无形又无穷的力量,也伴之而行,遍洒星空,扭曲了上下四方的幽暗,使得漫天星辰,百千万幅生命草图,随之盘旋。

    罗南能够清晰地感觉到,某种隐晦的规则,正以这无形又无穷的力量为载体,层层铺设开来,侵入了几乎每一幅生命草图。

    头痛和眩晕,是罗南的第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规则,第一个冲击的,就是他上下四方基本空间秩序的常识。生命星空扭曲了,近的变成远的,远的变成近的;原于居于上位,突然坠向下方……相应的认识,破坏殆尽。

   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画师连最基本的空间概念都要混淆,他的画作基本上也就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罗南希望恢复认知秩序,他深入感应生命星空,用上了“干涉力”,借助物质层面,重新锚定方位。

    为此,神轮身轮咬合转动,目窍灵光化为一盏心灯,驱动脏腑气机之余,亦投向精神层面的无垠星空。

    观照的结果,却愈显微妙。

    茫茫天河,百千组星座,与目窍心灯自然呼应,偏又各有不同。有些黯淡无光,有些则变得格外醒目。其明暗与否,则与物理空间上的上下远近无关。

    更乱了!

    罗南已经骑虎难下,只能继续观照。心灯所化的一束感应之光,与那些闪耀目标依次接触。

    顷刻间,扭曲的物理空间距离再无意义,目窍心灯就像一道从天外飞降的光束,从精神层面,刺入更实际的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黑暗扑面而来,转眼又被洞穿,物质与精神层面的屏障,在此时的罗南面前,已经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心灯照下,现实的光影交织组合,映现出一个模糊人影,并逐步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罗南看到,一个雄壮的黑人,正光赤上身,静静盘坐在密室中,如同一座雕塑。漆黑皮肤上,则有密密一层汗珠,线条清晰的筋膜肌肉正细细颤抖,显示出他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这人,罗南是认得的:黑虎巴泽,夏城公正教团的公平骑士团副团长,拥有超强肉身天赋的强者。

    在霜河实境事件中,这家伙是安翁手下悍将,与罗南一方为敌,和“真理之耳”柴尔德打得有声有色。但在最后,又被安翁当成祭品抵数,以释放“真理天平”的威能。

    献祭期间,混乱元素的置换,导致巴泽过往的根基几乎全毁。最终却被惜才的柴尔德救下,又请求罗南施以援手,打入了秩序框架,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巴泽是依靠罗南的秩序框架才能活下来,从这个意义上讲,他同样属于罗南的“信众”。

    可对这种桀骜不驯的家伙,罗南自问没有驾驭之力,也没有驱使的兴趣,很多时候几乎要忘了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次无意识的观照,就选中了此人。

    以罗南如今的眼力见识,再加上二者之间的密切关系,目窍心灯垂落,便直指巴泽的最本质之地。

    筋骨壮而内禀弱,脏腑坚而元气散。为人之框架已经崩灭,唯有依照所赐秩序,才能活命。

    如今巴泽还在恢复期,就算有罗南给予的秩序框架支撑,可当时的罗南也是一知半解,信息多有模糊之处,相关的修正和适应是一项大工程。

    罗南可以感觉到巴泽的辛苦和焦躁,但更多还是坚韧和冷酷。

    或许是目窍心灯的关注太久,巴泽似乎也有一些感应,眼皮微微颤动,旋即睁开。可以看到,他的厚嘴唇微微翘起,有点儿嘲讽之意,不知是对哪边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抬起双臂,头颅仰起,呈现诡异的虔诚姿态,似乎要拥抱虚空中的神圣。

    他甚至哑着嗓子开口:“来吧,赐予我规则,指给我前路,我还给你武勇和力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