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七章潜规则下
    哦,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!

    罗南还不至于真把自己当成神明,更不会被巴泽两三句话给捧得找不到北。 . 目窍心灯的光芒,直指巴泽本质之地,自然而然地用上了刚从修馆主那里学到的“分判之术”,嗯,还有柴尔德离开前,告诉他的一些相关情况。

    对于巴泽,罗南有了大概的判断:

    这家伙永无止尽地追求力量,眼中也只有力量。他根本不在乎受什么制约,特别是所谓的“神明”、“教义”等虚无缥缈之事。

    根器可重塑,根性可控制,根机则适当……咦,这样一看,还是可以做的。

    眼下罗南最缺的就是观察和验证,念头再转一圈,目窍心灯的光束便已垂落,直入巴泽眉心。

    也是这一刻,罗南悚然惊觉:生命星空下,锁链的鸣响更加清晰,那份无形又无穷的力量,与目窍心灯的光束化为一处,无视空间距离,也无视人我之别,刺入巴泽体内。

    心灯的干涉力,在b级强者面前不值一提,可是它携来的那份奇妙扭曲力量,却在巴泽身上瞬时挥作用。

    巴泽的反应很大,他面颊扭曲,身上筋肉剧烈抽搐,就这样,他还咧开嘴巴,露出丑陋而恣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崩”地一声响,巴泽座下的硬床莫名开裂,粉尘飞舞。他起身落地,有些踉跄,却依旧保持着伸臂仰头的状态,比任何人都更像一个狂信徒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家伙仅仅是兴奋而已,他的信仰只有力量……属于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巴泽被混乱元素侵蚀根本,又被罗南所赠的“半桶水规则”折磨反复,本是处于人生最虚弱之时,五脏六腑、筋骨皮肉徒具其形,机能散乱。

    可当目窍心灯照下,生命星空的奇妙扭曲力量灌入,那份扭曲的强制力,却代表了某种隐秘而强劲的秩序规则。

    巴泽什么都不缺,就缺一份可以整合他混乱形骸机能的秩序力量。所以他欢庆规则的内化,就算规则本身,是一套难以挣脱的枷锁和栅栏。

    只要有力量,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对别人来说,这种秩序规则是牢狱,可对巴泽而言,却是最坚硬的脊柱骨架,是他实现追求的根基和保证。

    巴泽踉跄三两步后,就稳稳站住,眼神狰狞,隐透绿芒。这家伙在憋了二十多天后,如一头饥饿的凶兽,希望到原野丛林间觅食——他的猎场就是身外这座大都市。

    下一刻,闭关静室的铁门,连带着门框,被他重重一脚,踹得脱离墙砖,向外翻倒。

    外面负责照顾他,“顺便”监视的公正教团人员,一个个呆若木鸡。眼看着巴泽大步而出,同时高举双手,向着天花板,又或更上层的领域,大声高呼,意态虔诚而狂癫:

    “赞美你!”

    显然,无形而强劲的秩序规则让他很满意,现阶段重聚的力量,让他觉得所付代价是合宜的。

    如今夏城公正教团,无疑是最虚弱的时候,巴泽重整形神框架之后,便已恢复全盛状态大半实力,就算暂时主持教务的郑晓主祭,也没胆拦他,只能任他大摇大摆地离开。

    好像办了件错事……罗南眼看着巴泽大笑出门,莫名有点儿心虚。他摇摇头,留了一份心念做警戒,然后继续心灯观照之旅。

    巴泽这样的奇葩,终究只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夏城的夜世界正迅恢复活力。而在一处光线昏暗的小巷里,喝得醉醺醺的女人,正嚷嚷着谁也听不懂的言语,还撕下牛仔短褂,罩起遮住额头,试图挡住那道无法目见的光束,挡住同步而来的更令她恐惧的束缚。

    当然,一切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醉酒女大声诅咒,又将瓶中残余的酒液尽都洒在头面之上,酒水顺着头,滴落在嫩滑的肩头上,又浸湿了性感的紧身裹胸。

    这种动作换不来清醒,醉酒女踉踉跄跄往巷子外面去,却碰上几个嬉皮笑脸的混子,下一刻,空酒瓶就在这帮不长眼蠢货的头上爆开。

    罗南苦笑,心灯再转。

    这次移到了上百公里开外,已经是夏城主城区之外,心灯光束垂落之时,正在虚空中穿梭的魔影骤然停下,身上那条从精神层面极深处扯出来的乌沉锁链就此崩解,但相继而来的无形束缚和威压,却让它的本能愈战栗。一时间,不论“放牧”的负责人如何驱使,也不动弹。

    心灯逐个观照,又见到墨水出粗嘎的叫声,不管同类的躁动,住户的喝骂,在夜幕中飞起盘旋;还见到身处某个宗教场所的谢俊平,抬头四面看看,又是茫然。

    还有,还有一位,纤瘦的身子正静静躺在病床上,眼皮微动,却始终没有睁开。与之对应的,长时间隐没的一颗孤星,划过生命星空,绕行半周,再次隐没,一切归于平静……

    一圈看下来,心灯光芒愈明亮,反照入心,使罗南骤然醒悟:

    生命星空是在扭曲,可扭曲中所呈现的秩序,他其实很熟悉的。甚至要比现代物理多重解释的空间秩序,更为熟悉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手上的分页记,上面有刚刚画出来的经典观想图形;当然还有爷爷记本上的扉页,“格式论”的总纲。

    正四面体与其内切、外接圆球的结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组直观简洁的图形结构,还有相应的理论为前置,罗南恐怕早已经迷失在生命星空的诡异规则里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却很清楚,生命星空的扭曲,并不是什么新玩意儿。而是以他为核心,受他的驱动,被他所扭曲,并划分层次。

    百千万幅生命草图,其远近不以空间距离计算,而是以对他的“有用性”为根据,形成多个阶次,可以将其命名为:学生、职员、机师、教士、政客……

    是的,“星图化”的格式塔,直观的结构消融了,但它又天衣无缝地融入到生命星空的架构中。

    其规则不再是几何图形那般,经过高度概括后,显现出的简略和直观。而是深藏在生命星空之中,以客观、微妙的形式呈现。

    面对恢宏壮阔的生命星空,无有穷尽的精神层次,也许罗南只是一个稚拙的学生,但他已早早拿到了一份标准答案。

    等等,说好了只观察来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