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八章倒牛奶上
    罗南再一次现,他的思路跑得太远了。. 他最初要做的,只是观测乌沉锁链而已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乍一接触,这玩意儿就来个“无相转化”,化为无形之力,周覆生命星空,自然而然引渡到“我心如狱”的层面,范围一下子扩大化,相关的联系更是千头万绪,一般的人我分隔也不适用。

    看看“自我格式”对生命星空的影响,里里外外哪分得清楚?

    目前也就是核心的密集星群,还维持了“自我格式”的轮廓,可以与经典观想图形相对应。

    至于“社会格式”,什么“正四面体”都老黄历了,这玩意儿可以说已经包括了整个生命星空。反正从格式论概念上讲,“社会格式”就是以自我为中心,形成的“为我所用”的社会结构……以目前生命星空遭受的扭曲力度,这个判断没毛病。

    只以上两条,便囊括了罗南目前观照的全部,就这样,还有“天地格式”没地方摆呢!

    眼下这形势,还要观测乌沉锁链的话,未免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嫌疑。罗南就琢磨着,可以把观测目标定得稍微宽泛一些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半个月前,他在道馆,接受修馆主引导,深层入定,看到了当时“自我格式”的内部结构,只记得锁链纵横,密如蛛网,神秘莫测。如此情境,在乌沉锁链异化虚化之后,是否会生改变?

    一念既生,罗南更怕自己搞出别的事来,再不迟疑,心灯光芒转向。而这回,他的意念终于顺利透入密集星群之中,迎面撞上仿佛万千恒星闪耀的煌煌强光。

    如此强光,还好只闪现在精神层面。

    目窍心灯微微摇曳,自调整干涉力度,变化耦合方式,将这波强光冲击化消于无形。

    罗南曾听修馆主讲过,在内视行为中,目窍心灯的作用,居九窍六根之。毕竟每个人都习惯了用眼睛去观察,观景取象,最是合乎心意习惯。

    尤其是罗南还掺入了奇妙的耦合作用,精神与物质层面有效干涉,仿佛和风微光,不论多么深幽缥缈之地,都有可见、可触之相,相应信息要丰富得多,再经过意识有效整合,几有身临其境之感。

    此刻罗南就像一头撞进了星系中心,仿佛高密度恒星群的闪耀星辰,似远似近,从上下四方将他包围起来。而在意念趋向的最前端,又像是遭遇了巨大黑洞,幽暗深沉,直要将他的心神彻底吞没进去。

    和上次深层入定的经历,确实已有不同。

    罗南心念直趋黑洞深处,目窍心灯刺破幽暗,照亮下方深邃空间。

    “哟嗬,不容易。”罗南多少有些意外,眼下观照的情形,很大程度上与他记忆中的景象重合了。

    格式论的“星图化”那般剧烈,自我格式的核心区,竟然还维持了基本结构不变,显化为无底洞般的深邃空间,无穷无尽的乌沉锁链,交错纵横,盘绕相织,形成繁复密集的结构。

    当然,细节的变化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上次罗南意念抵入,空间沉暗,缈无声息,仿佛是魔神搭建的黑牢,困锁一切的希望,有着无可动摇的深寂威严。那时他好不容易聚起的周身元气,本是要反哺牢狱深层的灵魂火焰,却被锁链大网层层吸尽,最后只留下可怜的几缕,涓滴浸下。

    所以修馆主评价他“功夫用不到自己身上”,还说他“摄于外法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多日过去,情形终究大不同。罗南内炼筑基,目窍有成,又悟出“耦合”之术,神轮身轮啮合转动,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作用层层深化……一项项进展,都是清晰实在。

    映现到此处,看得出来,深邃空间的稳定性似乎有些动摇,不时有细微的爆震传入,带得千万根锁链哗哗作响,细看去还有些结构变化重组。

    如果别一口气,非要说这些变故,是受“星图化”的影响,那么深邃黑牢在“亮度”、“温度”上的提升,就很难找到类似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目窍心灯内观取象,意念下潜不用太深,隔着多层锁链结构,就能清晰看到下层的光晕,相应的也有些微热量,蒸腾而起,与时刻透进来的元气密切相交。

    再向下一截,则可见锁链层网之中,灵魂火焰光芒灼灼,极是活跃。特别是心灯光束投落,两边气机相接,灵魂火焰还有点儿“人来疯”,轰声爆燃,焰尾飞腾,直接突破了最下层的链网,快要烧到中段来。

    罗南依稀看到,最下层的一根锁链,或是断了,有半截从严谨密织的链网上垂落,低伏在灵魂火焰边上,接受更强烈的锻烧,大有异化之相。

    好啊,真好!

    罗南已经大致确认:如果说“星图化”的格式塔,体现的是格式论对外的影响力和作用方式;那么此间的“黑牢”,体现的就是他对格式论的控制力和操纵力水平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,只能说是“格式论”的使用者,像一个司机,一个狱卒,必须严格按照“格式论”的划定的规则行事。

    可如今的境况,体现得明明白白:不管格式塔“星图化”带来什么改变,格式论这门“外法”,对罗南核心力量的压制,正在动摇,他开始获得越来越多的自主权。

    他的进步,是确凿无疑的。

    罗南不免就在畅想,如果灵魂火焰整个地覆盖了这处黑牢,将这千千万万根乌沉锁链全都烧化,又会是怎样的情形!

    长吁口气,罗南自觉大有所得,就暂时停止了内视观照,给今天白天的闭关,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如今天色已晚,姑父姑母大概也要回来了,再宅在房间里,总归不太好。

    他身子向后倒,躺在床上抻懒腰,活动一下筋骨,以缓解久坐的劳损。可他的手臂刚展开,某个感应就撞上心头,让他身体僵在当场:

    灵魂力量似乎又增长了……爆式的!

    神轮之上,冰山汪洋的“水位”不知何时已经抬高一大截,水满则溢,压力外放,作为承载核心的外接神经元,都在微微颤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