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八章倒牛奶中
    “活见鬼!”

    罗南真的从床上跳起来,脑袋瞬间大了一圈儿。这没道理啊,他没有灵魂出窍,没有感应到魔符捕猎,也没有干别的什么事……好吧,干得不少。

    可那些事儿,与灵魂力量暴涨有何干系?

    他当即收敛意念,回归更实在的层面,体察神轮身轮耦合情况。此时,冰山汪洋的“水位”仍在持续上涨,没有中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已经跳出精神层面了,还不算完?难道“我心如狱”模式是制造吸血鬼吗?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好吧,又是为什么!

    罗南定下心神,抛开相关问题,却也无奈地重归精神层面,集中心神,寻找问题关键。

    格式论体系已整体融入生命星空,罗南也事先得知“标准答案”,理解了相关运作法理,很多东西就显得分外直观:

    没有了有形的锁链,周覆星空的格式论体系,却化为无形的牢狱;他改掉了锁链单个锁定的模式,可牢狱干脆就是一锅端。

    在无形规则的约束下,星空下的各个生灵,或多或少与罗南生作用。其中绝大部分,作用力都比较微小,可积少成多,很自然就形成了规模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罗南突然有了一个假设,只是假设:

    有关灵魂力量“失控性增长”的理由,从生命星空现阶段的情况看,一个完整的格式论体系,绝不只是罗南的单人模式,而是覆盖了感知范围内所有生灵的宏阔结构。

    仿佛一个行星系,罗南是星系中心的太阳,拥有着最大的质量,形成引力,吸引广阔星空中的其他天体,围绕他来运转。

    几位“信众”和他互相作用的程度较深,是星系中的行星、小行星、彗星等……而绝大多数人,与他作用的程度很浅,离得“很远”,甚至不属于这个星系,但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儿联系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个“行星系”,也就罢了,可人与人之间作用模式,存在更多环节。

    用耦合理论来解释,格式论体系,由大大小小、里里外外多个齿轮拼接在一起,在严谨的体系法理下,浑然如一,形成精致的内在结构。各级各阶,各组各别,彼此咬合,形成精妙的传动,最终百川归流,汇集到格式论体系的核心,也就是罗南的身上。

    再多想一层,多个齿轮、齿轮组共同运作的模式,岂不就像一部扭曲虚空的庞大机器,以其为核心搭建的生产线,从各个层面收集能量和原料,以此为基础,生产出越来越多的灵魂力量。

    这条生产线的功能太强大,又毫无节制,持续不断地生产,直到产能相对过剩,经济危机。

    罗南现在面临的就是一个相对过剩的危机。

    灵魂力量多了好不好?当然好,但请先给他一副凡种的体魄,才能彻底消化利用。

    什么“凡种体魄”当然是臆想,可既然不具备,就等于是购买力不足,即使非常需要,也买不起。就算一咬牙贷款买了,长期的利息压力,也能把人给压垮。

    生产和消费失衡,危机自然到来。

    到这里,罗南的脑洞开始失控,不可避免胡思乱想。他觉得,自己就像一个找不到销路的工场主,一个笨拙的资本家。

    对那些多余的产品,如果能像倒牛奶一样倾倒进河里,或者扔进焚化炉,他也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问题是,他甚至找不到一个足以承载的渠道。外接神经元的“虚空藏”,曾经是一汪深湖,如今也被填满了

    至于能够焚化灵魂力量的炉子……直接承认是脑洞,还要更爽快些。

    罗南又开始围着床绕圈儿,但没有完全甩脱脑洞的影响。当然,他不是真要找一个焚化炉,而是沿着“经济危机”这条线走下去。

    以他刚有基本概念的机械设计知识,勉强支撑了一个“奇想”:

    他应该干预的,一个聪明的工场主,在资本还算充足的情况下,完全可以改变生产线的功能,生产新产品,开拓新销路,哪怕是多一点消耗呢!

    啧,说好的纯粹观察,结果他又犯规了。

    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实在太美妙,让他忍不住付出心力。他就琢磨着,其实不需要改造整条生产线,只需要将其再增加一个环节,将工作部的产品,持续不断地消耗掉……

    烧炼精元!

    罗南第一个念头是这个。修馆主曾言,这种炼精化气的功夫,需要心意参与,反过来又锤炼心意,提升层次。是对灵魂力量的一种提炼过程。

    可是这门功课,讲究太多,特别是将满未满,玉生紫烟的那个火候,一天到晚,连续不断地烧炼,早把精元熬干,走火入魔去了。

    那烧什么……罗南或是受焚化炉脑洞的影响,和“烧炼”较上了劲。

    陡然间嘭声闷响,罗南一脚踢到了大床框架下沿,都顾不得疼,把力气都泄到对床铺的拍击上。

    烧炼外接神经元啊!

    所谓“真气逆行”,以身轮主导,驱动神轮,加以干涉作用,完全可以持续消耗灵魂力量。而且从这个角度看,身轮如火,而拥有“虚空藏”的外接神经元,里面储放的不是灵魂力量,是一湖的原油!

    一把火放下去,难道还烧不出个所以然来?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罗南这时才有空咝咝叫痛,揉动脚趾。疼痛带给他危机感,他必须承认,这个想法太冒进,而且没有实际的现象、数据支撑,一个弄不好,就是不可收拾的局面。

    聊做备选吧,需要做几回实验,收集些数据,再做打算,毕竟外接神经元不是他身体的一部分,谁也不知道,长时间烧炼,会造成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这样,一时半会儿,“生产线改造”落不到实处,还是倒牛奶比较实际些。

    怎么浪费……呃,消耗呢?

    罗南挠头,此时他脚趾的疼痛略微衰减,他也坐回到床上,下意识翻动笔记本,想再寻找一个解决问题的灵感。

    但很可惜,灵感这玩意儿,在限定条件太多的情况下,从来都是吝于现身的,脑洞终究难以解决实际问题。

    两个本子都翻遍了,罗南没有找到任何靠谱的办法,直到眼角余光,在纸页间扫到了一抹青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