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九章滴水剑上
    罗南在卧室里挠头,莫名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剪纸则在茶舍里嘿嘿发笑:“看到没,那是武皇陛下三年前亲手挂上去的,内容是采集灵魂力量样本,分析基本性质和产生原理。”

    “啧,大题目。”罗南感叹一声,他脑洞再大,碰到这种涉及到本质问题的基础研究,也只能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从这里也能看出一位超凡种的眼光和气魄,对了,三年前武皇陛下还不是超凡种呢。

    不过,罗南没看明白:“这和大招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武皇陛下的牛掰之处,就在于此。她要收集全球能力者的灵魂力量数据,就和采集指纹、dna信息一样,多少是有点儿犯忌讳的,就算积分酬劳丰厚,一开始也没几个人愿意,进度比较滞后。后来她就想了一个办法……你看附件2,有关信息采集的酬劳协议。”

    罗南却没有按照剪纸的意思来,实在是那份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忍不住冥思苦想:究竟在哪儿听过?

    他的生活圈子毕竟很窄,选项不多,很快就用力拍了大腿:“武皇秘术,天下布武!”

    剪纸又笑:“啊哈,你也知道,是竹竿教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就知道个大概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迹,罗南确实是从《全球重要人物速记》的课程里听来的。至于一时没想起,实在是武皇陛下的精彩事迹太多,授课的竹竿又较偏重于多个性格侧面的描述,此事影响虽大,却只花了几分钟讲解一下,通通脉络、细节什么的,然后就当成课后扩展作业,让罗南自己去做功课。

    罗南则因为时间太紧,没有真正涉及,给错过去了。

    目前他只知道,在这个震动里世界的事件中,武皇陛下展现了她不可思议的气魄,就在任务发布界面,公开传授了一种惊人的攻击技法,瞬间引爆了整个里世界。

    当代超凡力量研究,还处在早期阶段,一些高级研究成果,也尚未传播开来。这世界上绝大多数能力者,对于如何利用自身能力,还处在本能蒙昧的状态。

    武皇陛下抓住这些人的心理,公开了一种极适合觉醒者层次的高妙技法,其诱惑力瞬间击垮了大多数人的心防。

    一时间,修炼“武皇秘术”,蔚然成风。别说觉醒者,就是更上阶次的建筑师,乃至超凡种,都有修习、研究的。

    武皇陛下的威名,也是从那一刻起,才真正风行天下。

    剪纸也帮罗南丰富细节:“武皇陛下在‘滴水剑’秘术发布之前,就花大价钱,搭建起特制的数据采集网络,借着东风,仅花了两年时间,就采集了四万多份各种层次能力者的有效样本……中间隔了一年,今年年初又发布了适用于建筑师,也就是b级强者的技法。目前有效样本还没有统计出来,但应该也不会太少,我估摸着,总有个三五百份。”

    看着比较少,可想想b级强者的数量,比例已经相当高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是第三年,武皇陛下已经进阶为超凡种。我们都在猜,今年,或是明年,很可能会拿出更高层次技法……超凡层次哎!”

    “真大气!”罗南必须佩服。

    “是啊,虽说在网上一发布,这类技巧就成了大路货,可是有技能傍身,还是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剪纸越想越靠谱,接下来就卖力推荐:“武皇陛下的技法,出了名的吃操作,同样的滴水剑,一人使来灭杀强梁如屠狗,另一人连只鸡也杀不利索,这种情况也是有的。你的精神强化是精密向,我对你的掌控力很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滴水剑……”罗南终于打开附件2,看里面显示的技法名称,一时沉吟。

    “你先学学看嘛,武皇陛下的技法,都是比较倾向于精神侧的,对肉身的要求不算太高,正好适合你,‘滴水剑’我学了,确实不一般,起码出奇不意的功效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剪纸通过六耳,发过来一个文件。

    “去年中级培训班,武皇陛下亲自做的讲义,就是有关于‘滴水剑’的,里面介绍得非常详实,还有讲课时临场发挥、演示,这可是只有咱们夏城分会才享受的待遇。就算隔一年,对外也能卖个万儿八千的。里面还有我做的笔记,你看看就行,毕竟我在这上面天赋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剪纸哥。”罗南知道这种课堂笔记是很秘密的东西,剪纸能拿出来,就是对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剪纸无所谓:“这没啥,我看你最近的进度,何秘书再安排课程,也要涉及到这一步了,我就是提前安排个小灶。再说了,老翟那事儿,我也承你的情。

    “翟工?”

    “老翟是有本事的人,可是在修行天赋上差了太多,离觉醒总差一点儿,一些资源就享受不到。他给你当老师,那是能计入荣誉积分的,换取资源的话,成功的机率见涨,不管成不成,多少给他一点安慰。”

    罗南对这种说法不认同:“这样说不对,翟工给我补课,教了我更多……我还要感谢剪纸哥你,给我找了这么一位好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咝,忒酸,咱哥俩儿就别互捧了,哪天我叫老翟出来,大家好好搓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

    罗南心中记下此事。这样一来,他就要和剪纸搓两个场了,本来无所谓,就是那个介绍女学生……好头疼!

    正想结束通讯,罗南脑子一清,却是好险忘掉了“倒牛奶”的本意,琢磨着剪纸对“滴水剑”的描述,不像是个高消耗的,忙又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个b级的技法呢,有没有讲义?”

    “适用于建筑师的,叫‘焚心刀’,据说非常凌厉,不过我不建议你现在接触。”

    剪纸一口干掉已凉的茶水,开始苦口婆心地教育:“南子,现在确实有不少人把你当b级强者看,可是你终究还差一点不是?你先看看‘滴水剑’,这门技法可是非常了不起,也凸显了武皇陛下的技法特色,你觉得能应用自如了,再说一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就是想预先收集一下资料。”话是这么说,罗南心里还是发虚的。

    剪纸犹豫了一下,最终回应道:“武皇陛下的演示视频,附件3就是,不过是对建筑师级别的人讲的,咱们听都听不懂。至于讲义,今年的高级研讨班确实有这方面的内容,相关资料你可以找何秘书,分会资料库说不定存档了当时的录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