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八十九章滴水剑中
    “阅音姐?”罗南越发心虚了,这种“好高骛远”的行为,多半不会受何阅音的支持。

    剪纸又做补充:“不过,要是涉及到个人理解心得的话,最好还是找一位当时听课的人,面传心授就更好。分会的b级强者,也就是寥寥数人,精神侧的就更少了。游老、角魔、老高、白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他念了一串名字,罗南听得耳熟:这不正是夏城几位通灵者吗?

    游老是夏城铁三角之一,和欧阳辰、武皇陛下并称。

    角魔据说是个冒险狂人,有自毁倾向,天天在荒野上晃荡,寻找刺激。

    老高就是罗南手边符纸的制作人,是个有传承的道士,还是游老的半个弟子。

    至于白先生,那就更熟了,曾经并肩作战过,还给罗南做过诊治,他的女儿则是白心妍,那个神神秘秘、立场诡异的医学博士。

    突然发现,夏城的通灵者比较奇特,不算罗南这半个冒牌货,总计有四位,在上千名能力者中或许比例不高,可都是建筑师阶位,b级强者。

    整个夏城分会,b级以上的强者才有几位?

    有记录的是十四人,在全球八十八个分会中,已经名列前茅。其中通灵者就占了将近三分之一,这就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罗南有点儿走神,剪纸把他拉回来:“老高那里,我可以帮你问问,就是这家伙有点市侩,可能会宰你一刀……”

    汗,以前你大把的符纸供应,被宰了多少?罗南忽然觉得,他真该找个机会,向几位教授他技艺的“老师”摆酒致谢。

    回到这事儿上,罗南却不想让剪纸再舍人情,想了想道:“也许可以找白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老先生脾气性格看起来都很好,应该比“市侩”的高先生,好说话一些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让白盐治了那么长时间,算有点儿缘分,他肯定关注你的,就是不要主动提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罗南心领神会,白家父女不睦,不算是新闻了。

    等等,怎么听起来是要我去找人?

    罗南张张嘴,却又无言以对。本就是他自己的事,当然要他自己来。只是以他的宅男性格,别说是求别人帮忙了,就是主动找人联系,也是压力山大:

    白先生终究还是前辈,也不是特别熟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事情确实不能再由剪纸代劳,罗南只能咬牙应下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他突然想到,如果他每次闭关修行,才有长进,就要来一次失控,从而花费大量的精力擦屁股,到底是值还是不值呢?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,罗淑晴女士是有点儿奇怪的,总觉得罗南有些不对劲。末了忍不住,还是询问道:“你纠结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唔?”罗南抓紧往嘴里塞了大量肉片,再抬起头,已是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“眉毛都打结了,还说不纠结?”

    罗南好不容易把肉片咽下,继续装傻:“纠结吗?哦,我的前额正和边缘叶打架。”

    总算罗淑晴女士在心理学上造诣不错,绕了一个圈儿,总算明白过来。在心理学上,前额叶皮质代表理性与自我控制,边缘叶则代表冲动情绪,也可以理解为长远利益与短期利益的斗争。

    罗南只是信口一说,抖个机灵。不过里面确实也包含了一些真实情绪。

    昨晚上,他没有找白先生,理由与白先生不熟,太晚了,怕打扰人家休息。说白了就是宅男癌发作,呈现人际关系恐惧症状,能拖就拖。

    他倒是会杀熟,最终找了何秘书。得知分会资料库里,果然有当初高级研讨班的录像,可是,罗南没有拿到手。

    何阅音非常直白地告诫他,不要好高骛远,b级技法焚心刀涉及的元素太多,很多都是建筑师特有的知识。没有坚实基础,强行练习是没好处的。

    从本质上讲,罗南由于形神失衡,到现在连觉醒者的标准都没达到。这是标准上的问题,并不因为他的战力高超而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一枚随时可能自爆的导弹,确实比一杆精制步枪更具威慑力和杀伤力,但那种指哪儿打哪儿的操控力,就要倒过来看。

    罗南昨晚上还问起如何倒牛奶,哦不,是如何放大招的问题,结果被何阅音一下看破他又恶化的“形神失衡”情况,好一阵折腾,才免去检查之苦,晚上也没有再修出什么成果。

    如此不顺,罗南难免有感慨。然而他却忘了,这两天姑妈都是疑神疑鬼的,担心罗南是不是涉足了某些领域。

    他含糊又充满暗示的言语出口,罗淑晴一下子就紧张起来:“那个事务所,又来招揽你了?”

    罗南在心里抽了自己一耳光,暗叫“臭嘴”,忙给罗淑晴宽心:“没有,这两天都没联系了,人家也就是信口一说。”

    他不解释还好,越解释,罗淑晴越是怀疑,放下碗筷,就想深度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划动桌面看报纸的莫海航突地跳出一句:“其实,如果没有危险性的话,可以试试。年轻人试错嘛,犯了错误才能收集到有效信息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拿出“试错理论”,而且这次还更进一步:“完全可以去人家事务所试试,看合不合你的心意。想做就拟个合同,带回来让你姑妈帮着审审,你也上高中了,财务自立可以提上日程嘛。”

    罗淑晴转头怒视自己的丈夫,可很快就领悟了什么,皱眉不语,纠结的人又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明明是要查底才对!

    罗南早知道姑父姑母担忧的方向,是而对所谓“试错”的用意一眼看穿,不免更郁闷了。一边在心里呻吟“都是误会”,一边开始琢磨,是不是要找章莹莹帮忙,设个局、玩一出双簧,先安了两位长辈的心。

    早餐就在纠结和试探中,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今天是2096年11月4日星期日,早晨的误伤,似乎给全天的日程开了个坏头。

    早饭后,姑父姑母还有莫言,又都出门各办各事,罗南继续宅在家里,草草观测了一番“星图化”的格式塔,便受慑于持续性增长的冰山汪洋“水位”,灰溜溜地退出定境,抱头苦恼。

    在没有找到合适的“倒牛奶”渠道之前,所有与“格式论”相关的功课,都不能再深入下去。就是馆主亲授的根器、根性、根机的分判之术,也因为勾连太多,不能考虑。

    至于九窍六根的内炼法,早课的时候已经做到了火候,没必要再画蛇添足……

    一整天都在家里,总要做点儿事吧?

    罗南在床上滚了两圈儿,最后没办法,只能按照剪纸的建议,打开“灵魂力量信息采集”的任务发布页面,又翻出剪纸传来的“滴水剑”讲义,看看能不能从中发现些乐趣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蓝色书吧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