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七章 败事鬼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幻影飞车发出了警报尖鸣,这非但没有吓阻车外那位的行为,反而让她变本加厉,又是连续几记重踢: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把我扔下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罗南往车外看,眉头就挑了一记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他看到的是一只撩起的雪白大腿,以及几乎要撕裂的包臀裙下摆。视线往上跳动,扫过来人的面孔,稍一回忆,就对上了号。

    是“大长腿”……好吧,这女人叫“连妤”,也参加了24号的社团推介活动,是校学生会的社团代表。

    凌晨时,正是这位,与谢俊平搂搂抱抱,几乎要被拖上车。只不过,当她与谢俊平的政治生命相比较的时候,便被弃之如敝屣。

    罗南不是道德法官,懒得去评判什么,更不想与她纠缠,直接按下车窗,简单回应:

    “谢学长不在,连学姐有事吗?”

    连妤看着空荡荡的驾驶室发呆,又被一声“连学姐”惊醒,仍有些迷茫的眼睛,在罗南脸上扫了两遍,身影陡然从车窗处离开。

    数秒后,罗南这边的车窗也被大力敲响。

    罗南摇摇头,把车窗降下,哪知下一刻,两只带着长长美甲的手就探进来,死揪住他的衣领,可劲儿地把她往车窗外拖:

    “小偷,抓小偷!”连妤尖锐的嗓音,在公路上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周围那帮子车主,之前就因为“长腿美女怒踹豪车”而一脑门儿八卦心思,如今见有热闹可凑,心里便和猫抓似的,都是跃跃欲动。

    不过,比他们更直接的,则是一群醉意未消的年轻人。他们无视了警方的戒令,从后段一连排的豪车冲下,又一窝蜂地拥过来。之前的连妤,也是来自那边。想来是结束了夜店的狂欢,返程的时候被堵在这里。

    被这帮子无法无天的年轻人抢了头筹,周围的车主反倒不敢往上凑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帮什么人啊!

    在尖锐的哄笑声里,年轻人们先是拥挤着往车窗那边凑,但发现狭窄的空间,已经挤不下更多人,便嗷嗷叫地,照着价值五亿的飞车,拳脚并用,试图在车身上留下痕迹或损伤,丝毫不顾忌尖锐的警报声。

    有人还把车辆引擎盖当鼓来敲,整出夜店式的狂乱节奏。

    “闹闹,切克闹;偷偷,抓小偷!”

    “老谢戏法不错,变小白脸吓我!”

    “连妤偷人不偷车,老谢丢车还丢人!”

    “看看看,瞅瞅瞅,后备箱里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混乱中,有人当真去掀后备箱,可哪又打得开?反被同伴一脚踹中屁股,滚到车底下去。

    混乱狂癫的场景,让周围车主都看呆了眼。

    此时在车里,罗南虽是出其不意之下,被连妤揪住衣领,可他反应很快,刚从椅背上拉起来,就抓住了连妤的脉门,直接泄了她的劲儿。

    连妤吃痛,把不住平衡,倒往车里栽,两人的脸面瞬间贴近。

    此时,连妤还画着较重的夜店妆,五官愈发深邃立体,妩媚诱惑。

    罗南的视线,却透过高光粉、腮红、假睫毛的遮掩,看到了这女人浮肿的轮廓,以及眼底密密交织的异色血丝,再算上指尖下的肌体反应,他可以确认:

    连妤,包括她这帮疯疯癫癫的同伴们,非但是宿醉未醒,而且在狂欢之时,多多少少嗑了药。

    在富家子弟圈儿里,这算不得什么,可他们就没想过,在大庭广众之下,肆无忌惮的表现,可能带来的麻烦?尤其是附近就有一位经验丰富的警官!

    算了……指望这帮人动脑子,未免太看得起他们。

    罗南绝不想被这帮二货连累,他一把推开连妤,可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置,那位中年警察就一边与人通话,一边重新走回来,投来的视线愈发地警惕,甚至把手放在了武器击发位上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车载智脑再度发出警示音,与之前截然不同:“注意,受到多种方式扫描,有暴露隐私风险,建议开启……”

    警告还未结束,嗡嗡的震鸣响起,数十架小型警备无人机,跨过拥堵的车阵,在这片区域上空往来穿梭,冰冷的机械音传下:

    “路面所有非警方人员,立刻抱头趴下,你们已经违犯了《紧急事态治安法》第16条5款之规定,应接受检查;重复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年轻人,呆看着上空如蝙蝠般飞舞小型无人机,喧闹狂乱的气氛,立时消散大半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保持住基本的清醒,便有位“壮士”,对着天空的“蝠群”比出中指:

    “警狗死开!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,是跳动的电火。

    “壮士”哼都没哼一声,大脸朝下,拍在地上,发出让人心颤的闷响。

    幻影飞车周围,当即空了一片。只要还带脑子的,立刻乖乖抱头趴在地上,就算偶尔几个发木的,也被同伴硬生生拉下去。

    和警备无人机没法说理好吧?

    社会上对智能警械执法,一直颇有微辞,说它们没有轻重,容易造成意外。可面对对混乱场面,公认的最高效方式,仍是“无人机洗地”,可以最大限度杜绝人为因素,各方都好交待。

    这帮子“训练有素”的富二代,也早就清楚,他们的特权,要对上“活人”才有效果,好汉不吃眼前亏,最多就是进局子,要不然养律师干嘛吃的?

    车窗外,连妤也趴在地上,罗南得了清净,可这种“清净”,并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中年警察又来到车旁,地上的年轻人们都乖得很,最多也就是小心翼翼地挪动位置,生怕被沉重的外骨骼装甲踩到脑袋什么的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牢牢记住警察的面孔,发誓以后要给他好看。

    对地上年轻人们的小心思,中年警察不予理会,他站在车窗边,盯住罗南,也在扫视车厢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车载智脑仍在发出“隐私暴露”的警告,罗南嫌聒噪,干脆关掉。他很清楚,所谓的“多种方式扫描”,八成就是这位警官调取仪器所为。

    罗南心底坦然,主动问道:“警官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既然罗南配合,中年警察也按规矩走,向罗南敬礼并出示证件。上面显示,他叫薛维伦,竟然已经五十多了,外表还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二人间的交涉其实挺平和的。可这样的氛围,在薛警官要求罗南打开后备箱之后,立刻崩掉了。

    在后备箱里,薛警官抓起一个半透明盒具,没再和罗南多言,径直拆盒子。包裹着装甲的手指,展现出惊人的灵活,很快就看到盒中密封分装的小瓶。

    他拧开其中一个,取出里面胶囊形制的药丸,再轻轻一搓,就洒落了点点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薛警官的腰挂式扫描仪红灯闪烁,他扭头盯住罗南,面色不善。

    罗南眼角微跳,多年的实验经验,让他对某些药品特别敏感,也瞬间醒悟当前的麻烦状况:

    谢俊平这败事的玩意儿!

    紧接着,另一个荒谬的念头跳出来:也许,以后可以从他那里走渠道?

    谢俊平又打了个喷嚏,鼻头都发着红光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一定是很多人怨念病毒作用的结果。伤风感冒,焦头烂额,都是他自找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芒种这边暂时摆平,夏城的变故又差点儿把他吓尿了:车上还有一罐“真命”,他怎么就忘了呢?

    告知谢俊平这一消息的,正是幽蓝事务所的章莹莹小姐。

    眼下双方已经不需要偷偷摸摸的,直接进行虚拟通讯就好。在ar技术的支持下,两人就像在会客室里面对面交谈。

    谢俊平一直腹诽章莹莹是“话务员”,在幽蓝事务所,就干那些接听处理的工作。可他必须承认,这位“毒舌话务员”,确实是个很惹眼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章莹莹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,中短发随意披散,五官明朗大气,有点儿男孩儿味道,可身材一点儿也不男孩。

    已经是秋天了,她穿一件无袖吊带短衣,雪白的肩颈暴露着,两根细线又在鼓腾腾的胸口上方打了个交叉,足以吸引所有男性的目光。

    自腰而下,则是一件牛仔短裙,多层襻带装饰,酷劲儿十足。

    此时她雪白的长腿高翘在老板桌上,罗马式的绑带平底凉鞋左摇右摆,随性得很。牛仔短裙都滑落到腿根处,然而由于角度问题,没有任何便宜可占。

    谢俊平现在也没有占便宜的心思,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当前全球“低致瘾性精神药品”有泛滥之势,富家圈子的私人派对,不出现这玩意儿,简直是不可思议的。可政治舆论不管这个,你只要蠢到暴露出来,肯定一锤子打死,不会给你分辨的机会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这甚至比他偷跑去参加派对的性质更为严重。再算上引爆这致命问题的一帮子“狐朋狗友”,各条线联系在一起,后果更不是“1+1”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连妤,你个贱货;李学成,老子记住你了;刘陶,一定有你个王八蛋……”

    谢俊平就像一头困兽,在无形的铁笼里发出哀鸣。当然,他更急切地想知道,夏城那边形势如何……是不是已经把他给牵累进去了?

    “你养律师干嘛吃的?让他们上啊!”

    章莹莹一副“麻烦制造者离我远点儿”的嫌弃表情,有怠工的迹象。

    谢俊平心里明镜一般,这小娘皮,分明又把他当羊牯对待。问题是他心里慌啊,只能是赔笑脸:

    “非常时期,还是请你们这样的专家更放心,当然,报酬管够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摊开手:“那你让我怎么做?去军方运输舰上抢人吗?”

    “军方运输舰?为什么是军方?”

    谢俊平嗓门儿都变调了。

    章莹莹伸出三根手指:“政府、军方、量子公司。这处研发基地,至少在名义上,是由三方合作建设,如今莫名其妙炸了颗核弹……”

    “核弹!”谢俊平脸都青了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我只是打比方,反正也差不多。总之没有谁能接受这个结果。可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自然灾难?恐怖袭击?”

    章莹莹脚丫摇啊摇的,很是自在:“现在各方都要个说法,尤其是政府、军方这两家甩手掌柜。以前吃量子公司的孝敬,爽得不要不要的,如今出了事,却发现对实验室的情况一无所知,谁知道这是事故,还是销账啊?不深度参与一把,怎么和上面交待?”

    谢俊平仍不能理解:“可也不至于把他们往军方的舰艇上扔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一句话就把谢俊平的魂魄打掉一半儿,随后她五指张开:“这份情报值这个数儿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脸上变色:“你宰人啊!”

    章莹莹哈地一声笑:“这是看在我们长期合作关系的份儿上,否则,到外面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她把纤白的手掌翻了翻,很真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认!”

    谢俊平脸色铁青,可还是硬咽下这口气。既然要花钱,就花到底,半途而废,是最愚蠢的死法。

    章莹莹送他一个飞吻:“放心,物有所值,任何一个涉及到‘燃烧者’的情报,都值这个价!”

    “燃烧者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从可靠渠道得来的消息,这是一处专门从事‘燃烧’机制研究的高端实验室。重点倾向于神经解剖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体?活体?”怨不得谢俊平胡思乱想,之前有关罗远道的消息,印象过于深刻,自然就发生联想。

    章莹莹也没下定论:“立项书上,实验对象写的是‘畸变种’,至于其他,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稍顿,她又道:“但这些都没意义了,重点在于,该实验室在今早进行一次大型实验时,能源系统被人强行关闭,致使实验体失控,酿成重大事故,死伤惨重,而疑犯趁机盗走了某个重要的实验品原型……”

    谢俊平脱口而出:“深蓝行者?”

    章莹莹白他一眼:“怎么可能!据说是量子公司新近开发的产品,药剂形制。现在周边区域戒严搜查,如果没有效果,整个夏城都会乱一阵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,等等……这和他们被拎上运输舰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章莹莹轻松回应:“目前凶手在逃,谁敢制造混乱,都不会客气。再说了,那帮子混球杵在那儿,个个碍眼,谁有空逐个甄别啊,不如以军方的名义直接抓起来,有空了再处理,还省了走程序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靠!”谢俊平突然发现,羊牯这东西,他是当定了!

    章莹莹绕了一个大圈子,等于是说罗南等人只是碰上政府、军方发狂,遭了池鱼之殃,性质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!

    5个数的情报,到头来就是这么个用法?

    谢俊平都要上去拍桌子,总算记得这是虚拟对话厅,可脸色也难看得很。

    章莹莹对他的心思门儿清,当下摇头叹息:“你这种人,也是没治了。换了你老爹,现在连感激都来不及呢。重点是药,药啊!这种东西还用我明说吗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