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八章 饥火烧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药剂……制药!

    谢俊平总算没笨到家,脑子绕过弯来,心情却更糟了。

    量子公司,特么是不给人活路啊!

    要知道,谢家有相当一部分产业,是在尖端药品制售领域,实力坚挺。可真要与量子公司这个全球市值前三的巨无霸相比,底气还是不足。

    量子公司战后迅速崛起,90年代初,在“原型格式论”基础上,提出“燃烧者”的概念,一手打造“深蓝平台”,推出了“深蓝行者”,改变了人类与畸变种的战争模式,立竿见影地收复了大量人类传统疆域。只从这一点上看,就堪称是改变世界的伟大公司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,量子公司看似在武器平台上发力,而其系列研究的本质,实属在生命科学上的重大突破,在相关领域的积累,也绝对是世界数一数二的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资本巨无霸,终于要将触角伸向尖端制药领域——谢家参股的几家药企,怕是要慌神一阵儿。

    可再仔细想想,对于任何一个合格资本家来说,先期得到的可靠消息,又绝对是笔惊人的财富。

    看谢俊平发呆,章莹莹抱臂冷笑:

    “羊牯,值不值?

    “值,太值了!”

    谢俊平的脸皮,从来就是拿来卖的,他嘻皮笑脸地在自家脸上轻抽一记:“莹莹你这个人情大了,我一辈子都记得你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章莹莹的小脸,嫩得能捏出水来,可她本质上是个刀枪不入的主儿,连眼皮都不撩一下:“好啊,今年的费用上浮50%是吧,我代老板谢谢你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”

    谢俊平立马就蔫了,急匆匆乱以他语:“嗯,对了,量子公司和罗南,算不算有梁子?那个‘原型格式论’……”

    章莹莹懒洋洋地回应:“严宏再怎么学术不端,卖给量子公司的成果,也是板上钉钉。个人的体量,相较于资本集团,毫无意义,量子公司不会在乎这种小蚂蚁的,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好吧?”

    谢俊平并不是真的关心此事,倒是由此联想到另一个问题。吞吞吐吐半晌,终于还是开了口:“罗南如今被带到军舰上,你说他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担心人家把你卖了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冷笑:“虽然卖你是最正常的,可目前来看,没有!据可靠消息,他自从被收押,一句话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谢俊平有些狐疑,就常理而言,罗南没有必要为他背锅啊。

    章莹莹摊手:“一门心思要名留青史的‘黑暗英雄’,脑子里想什么,你永远也猜不到。比如,视频……”

    “视频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那价值五亿的幻影上,自动记录的安全视频嘛,真以为警方不会调取?”

    “啊?啊!”谢俊平这才反应过来,面目失色,“那那那……”

    章莹莹叹了口气:“等你反应过来,警方的案底也生灰了吧!放心,已经删掉了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双手合什,连连致谢:“多亏莹莹你想得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必要占人家的功劳……这是‘黑暗英雄’又一项义举。”

    “靠,仁义啊!”

    谢俊平这下真的惊了,车子在自己名下,是无可辩驳的事实,只要罗南配合警方,实话实说,再结合摄录的视频,摘除嫌疑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然而罗南选择了删除视频,三缄其口,给了谢俊平缓冲的余地,这人情可是大了!

    谢俊平想破脑袋,也不明白罗南怎么能做到这一步,最终只能是感叹道:

    “仁义,仁义无双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这一瞬间,谢俊平却是在琢磨,要不来个顺水推舟,让“黑暗英雄”实力背锅?

    事后补偿都好谈嘛……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实力背锅也好,栽脏陷害也罢,中间的操作环节一定会增加,不确定性必将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幻影飞车终究是在他名下,无论如何,他也很难把自己洗成白莲花。

    还有,想想罗南,想想那对妖异的瞳眸,谢俊平莫名就是心头微寒,拿不准个底数。

    “莹莹啊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,动歪脑筋呢?”

    “没,没那回事儿!”

    谢俊平想想,那种话也着实不好开口,干脆重重一跺脚,罢了罢了,人家都做到这地步了,自个儿也不能怂,先把人捞出来再说。

    嗯,在此之前,就请“黑暗英雄”继续仁义下去吧!

    “仁义无双”的罗南,此时正单独坐在角落里,背后和身下,都是冰冷的金属板,四面也没有任何标识,专属于战舰的粗犷冷硬,就这么梗在心头。

    类似的“精神异物”,罗南很快就消化掉了,同一舱室里的其他人,则没有那么容易。一个个都是坐立不安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人会想到,本来一次很正常的治安事件,竟把他们都拎到军方舰艇上关禁闭。

    一开始,这帮富家子弟还嗷嗷叫着要走程序、请律师,可一个多小时过去,连个回响儿都听不见。封闭舱室外面,只有冷冰冰的战斗机械人看守,粗大的防暴枪,看上去都疼得慌。

    到后来,十几号人只能是大眼瞪小眼,渐渐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罗南头部低垂,呼吸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午8点整,平常这个时候,罗南已经在教室里等待上课,而且肯定是吃过了至少五人份的早餐——维持“容器”结构的代价不菲,需要相当多的能量。

    目前罗南只能通过进食,以人类最传统的化学方式,将食物转化能量,以补充消耗。而且他也做了一些额外准备,比如兜里揣的能量棒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意外,让他早早把能量棒用完,没了补充的渠道。随着惯常的饭点过去,罗南就觉得胃里开启了一个黑洞,无止境地榨取血肉中的能量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饥饿感也不至于如此严重。可是被拎到运输舰上的缘由,让罗南不得不额外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罗南是因“非法携带禁药”的嫌疑,被强制拘留的。虽说警方没有闲暇审讯处理,可尿检取样之类的简单工作,在登舰后不久,便强制进行。

    这是必须执行的程序,没有理由可讲。

    罗南可以指天誓日,他百分百不是瘾君子,百分百没碰过盒具里的“药品”,百分百不是谢俊平“狐朋狗友圈”里的人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早上出门之前,他注射的一整管药剂中,违禁成份的比例,绝对爆表!也许把在场所有人体内的违禁成份含量加在一起,都抵不过他的零头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逻辑发展下去,罗南当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,无论如何辩不清楚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在事发的第一时间,罗南就刻意发动了“大胃王”的技能,全力加速身体的新陈代谢。

    对罗南来说,时间变快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