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章 精神病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本次拘捕行动,军方警方固然把人往这一丢,没有后续措施,却并不意味着完全放手。舱室里其实一直都有监控,也对各人的生命体征进行监测。当前就是发现李学成陷入休克状态,才采取应急措施。

    武装机械兵是彻彻底底冷硬无情的玩意儿,才不会理会前因后果、是非曲直,严格按照固定程序,直接是防暴枪开火。

    高压脉冲覆盖了整个拘留室,所有站着的人,都是攻击目标,就是连妤等女生也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相应而来的,就是电流贯体。电流通道与人体神经系统形成闭合回路,刺激肌肉,瞬间将其打入强直状态。

    众人完全没有抵抗力,哎哟哟摔了一片。

    混乱局面即刻被扫平掉……

    不,还有一个。

    罗南,刚刚他被那帮富家子弟扣腰的扣腰,抱腿的抱腿,强行控制。或许就是多了几层肉盾的缘故,竟然没有立刻倒下。

    他踉跄几步,终于勉强维持住平衡,身子半屈,双手撑着膝盖,小腿似乎在打颤,摇摇晃晃,随时都可能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罗南依旧是站着,微抬起脸,脸面上的血红颜色消褪了一些,眼睛却直勾勾地,越过拘留室栅栏,盯住武装机械兵的枪口。

    武装机械兵也冷酷地锁定了唯一的目标,正待再次击发,门口却有身着作战服的士兵抢入,当头是位上尉军官:

    “收队!”

    声控命令下达,武装机械兵的电子眼,立刻变成了待机的黑色。

    上尉的视线在室内一扫,厉声道:“全体都有,趴地,双手抱头!”

    他没说不做会有什么后果,但也没有人想以身试法。就算现在麻痹劲儿还没完全过去,一帮子人仍哎呦哎呦地纠正姿势,一个个比羊羔儿还乖巧。

    连妤偷偷抬头,目光投向罗南那边。应该有很多人像她一样,强烈感觉这个阴狠暴戾的变态,要死硬到底,不会遵守上尉的命令。

    可事实让他们大跌眼镜,罗南艰难缓慢,但是又非常顺从地趴下去,双手交叉,抱在后脑处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罗南移动了几步,倒和连妤位置接近了些。从连妤这个角度,正好看到罗南侧脸。

    嗯,他似乎在颤抖……总不会是现在才懂得害怕吧?

    一念未绝,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,“嗡嗡、嗡嗡”的,好像是蜜蜂振翅,带着隐约的节奏。

    声音的源头,正是罗南。

    连妤这才发现,罗南虽是趴在地上,可姿势和别人还有些小小的不同。他的下巴抵在地面上,直视前方,嘴唇微微启合,怪音正是从中发出。

    那形象,简直就是一只断了翅子,在地上挣扎的毒蜂。

    这家伙,难不成疯了?

    连妤打个寒颤,暗自咬牙,对远在数百公里外的某人,发出诅咒:

    谢俊平,你个王八蛋,认识的都什么人啊!

    谢俊平肯定不会回复,但军方很快就做出了判决。

    在连妤等人看来,武装机械兵和军方人员先后出现,一定是事情闹大了,不知要受到怎样的处置。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在军方眼中,一帮临时扣押的年轻人,闹出点儿小矛盾,又算个屁。说到底,军队只是帮助警方代管而已,没有必要在上面耗费精力。最后的处理,也仅仅是把昏迷的李学成抬出去医治,再把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罗南拉出去……单独关押。

    对此,没有谁反对,就是反对了,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倒是罗南,在被带出去的时候,低声开口:“还有我的本子。”

    来了,来了!

    连妤等人都瞪大眼睛,看这个隐藏极深的变态如何暴露出凶狠桀骜的一面。

    然而,事态的发展又一次把他们涮了。上尉并没有生气,而是示意下属到舱室内,把那本笔记拾起来。拿到手里翻看两页,在看到出现裂纹的软屏时,多扫两眼,随后就将本子交回罗南。

    罗南再不多言,很顺从地跟随押送士兵离开,从头到屋,都安静敛默,一如他最初给人的印象。

    便在连妤等人面面相觑之时,罗南被带进了一间个人禁闭室,距离之前的关押地点也没多远。

    既然是个人禁闭室,空间狭小,就是应有之义。房间里只摆了一把金属椅子,还是固定在地上的,绕着转个圈儿,差不多就要把其余空间填满了。

    这儿正是幽闭恐惧症患者最害怕的地方,罗南则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,笔记本自然放在膝头,先拭去封面上的脚印污迹,再小心翼翼打开。

    受了李学成重重踩踏、碾压,分页笔记的金属环架,部分已经有些变形,开合的按片也不太灵便。可这种破损与仿纸软屏相比,又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李学成哪儿来的力气,柔韧性极佳的软屏,开裂了十多处细纹,有些贯穿整个屏幕,看上去再稍微加点儿力气,软屏就要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这样,仿纸软屏竟然还能用,轻轻划动,屏幕就亮起来。

    罗南略微安心,接下来,他别的都不管,直接打开最常用的绘图软件。熟悉的载入标志亮起,很快就切入了正常界面,最上层燃烧魔影的草稿呈现。

    看上去还算正常……罗南长吁口气,手指长按,要进入下一层界面。

    可呼出热气的温度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变化,仿纸软屏骤然暗了下去,自动关机,再无丝毫光亮,就像一张涂了墨的不祥黑帖。

    此后罗南尝试多种方法重启,也不见反应。

    面对漆黑一片的破碎屏幕,他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微型摄像头,圈住了罗南木楞僵硬的面孔,将其传递到军舰另一处舱室内。

    那里,新鲜出炉的章莹莹律师,风尘仆仆赶来,正向舰方有关负责人,递交法律文书。

    此时,她换了一身老气的灰黑色套裙,盘起了发髻,身上唯一的亮色,就是颈部宝蓝底色的绚丽纱巾……唔,还有那对纤细修长的小腿,直接暴露在空气里,通体全无瑕疵,在黑色反绒高跟的支撑下,愈显得肌理细腻,似乎发着玉色的光。

    与章莹莹对接的,是运输舰的后勤副主管。这个略有些富态的中校军官,姓卢。他事先已经得到了招呼,即使面孔稚嫩、打扮成熟的少女律师,怎么看怎么可疑,也没有究根问底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,也许这也与他眼睛一直往下瞥的原因有关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