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章 精神病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卢中校人有些轻浮,不过长期后勤工作养成的谨慎习惯,让他对事态本身有些疑虑:“其他人都好说,这个叫罗南的小子,还真有点儿嫌疑,小小年纪,下手恁狠,事后反应也古里古怪的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一本正经地回答:“很遗憾发生这种事,但我认为,这种热血冲动导致的小冲突,不会妨碍对案件本身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军方只负责临时看押,不会对事件发表看法。”

    卢中校也就姑且一说,很快就露出笑脸:“按照上级命令,对罗南这批人,要等到事发地搜查结束,再进行甄别、建档,估摸着至少还有八个小时。此前也不允许与外界沟通,章小姐是来早了……话说舰上的军官活动室咖啡不错,不如我请章小姐过去,打发一下时间?”

    面对这种毫无自觉的粗暴泡妞手段,章莹莹眼都不眨一下,直接拒绝:“还是不必了吧,我的委托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惨样儿,我盯着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卢中校耸耸肩:“应该是损坏的软屏,对他有特殊意义吧。比如说,父亲给他的生日礼物之类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扬起了眉毛:“父亲的礼物?好想法!”

    卢中校有点儿懵,与面前少女律师的思维回路对不上号,但为了达到目的,他还是露出笑脸,卖弄那些似通非通的哲语:

    “成年人需要审慎决定一个允许脆弱的理由,孩子则要随性得多,任何一次挫败都有可能,但恢复也很快,因为他还在家庭庇护下,父亲很快会做出补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委托人四岁的时候,老爹就把他扔下,拍拍屁股消失了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”

    这算再次拒绝吗?

    卢中校一时颇为尴尬,灰溜溜退走又不甘心,正纠结的时候,却见章莹莹向他竖起了大拇指:

    “所以我要说,中校先生,很棒的直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章莹莹食指拇指扣环,其余三指在空中虚切:“知道吗,仿纸软屏类产品出现后的60年,全球共有200余个大小品牌,3000多款产品。可是,我的委托人手上这件,不是市面上任何一款。

    卢中校一头雾水,可能够和美人儿聊天,就是好的,他努力转动脑筋:

    “是私人制作?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的委托人,他的父亲是位一流的工业设计师,离职失踪前,在量子公司生产、创意两个部门都有过优秀的工作经历。做出这样一件礼物,送给唯一的儿子,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卢中校大概估算一下:“也就是说,至少有十二年的历史?啧啧……但我要说,你们很难根据这一条,向破坏者提出高价索赔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微微一笑,自然不会向卢中校解释更多。事实上,之前在事务所,她已经根据早上获得的仿纸软屏视频资料,做出了更细致的解析。

    虽然罗南的仿纸软屏不是任何一款市面商品,但制作的材料却必须是。比如那块超薄面板,就属于2090年初上市的“水母”系列。

    由此可证,罗南收到这份礼物的时间,最早也是在90年。换句话说,很可能在90年的时候,罗南那位被认定失踪甚至身死的父亲,还与罗南保持着联系……也许只是这么一点儿。

    “90年,卢宏事发也是这一年,还有量子公司的燃烧者、深蓝平台,真的很关键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章莹莹注视监控画面上,那位沉默僵硬的大男孩儿,她忽然很想知道,90年的某一天,当仅有十岁的罗南,收到这份不知身在何方的父亲邮来的礼物,会是什么样的感受?

    现在,他是在回忆吗?

    监控面面上,不会传递罗南的心声,却清晰传回了他的肢体动作——长时间的沉默静坐之后,罗南终于有了新动作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将破损的笔记本合起放在椅上,自己则向门口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由于空间狭小,这个距离上,罗南身子微微前倾,额头就贴上了沉厚冰冷的金属门。他保持这个姿势数秒钟,其间以可以目见的幅度,做了几个深呼吸——迄今为止,罗南的动作很好理解,他是在努力平静心绪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罗南的举动就让人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监控画面上,罗南稍稍后移,调整距离,视线则始终指向金属门,专注认真,仿佛前面是一件无以伦比的精美艺术品。

    足足一分钟后,他又闭上眼睛,伸出手,让指尖从金属门表面滑过,从这头摸到那头。这还不算完,指尖又划过墙角,触碰一侧金属板墙,继续前面的动作。

    就这样,罗南在逼仄的空间内,一圈又一圈走动,指尖在金属墙壁上,划出连贯不断的无形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,什么情况这是?”变化来得诡异莫名,卢中校有点儿晕头。

    章莹莹没有回答,只是饶有兴味儿地看着。

    这律师也是醉了……

    好吧,卢中校是觉得,不能再这么下去。毕竟罗南是个未成年人,万一真受什么刺激,给憋得疯了,媒体炒作起来,他的军队生涯,也算干到了头。

    他示意属下士兵准备干预措施——禁闭室里有镇定剂喷雾设备,就是为了防止禁闭人员精神混乱乃至自残而准备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罗南停下了脚步。就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他拿起椅上的笔记本,依旧坐下,翻到本子的一处空白页,抽出电子笔,拔下感应笔头,后半截就变成一杆可用作纸张书写的莹光笔。

    在卢中校错愕的注视下,罗南笔锋下落,在纸张之上,抹画出纵横交错的微暗线条。他下笔极快,又极擅长简笔,几个呼吸的功夫,便有大概的轮廓出来。

    卢中校示意监控给个特写,便见纸张上的线条轮廓,像一处建筑物,虽说只是草图,可其中某些细节,比如密封的栅栏、厚重的墙壁、狭小的窗户等等合在一起,就给人以强烈的暗示:

    这是一处监牢。

    只不过,整体构形上,却有一种不自然的错位,仿佛有一种介入无形与有形之间的力量,将这座建筑扭曲掉了。

    卢中校看得半懂不懂,此时他身侧传来微响,扭头去看,却见章莹莹目注监控画面,脚尖下意识地轻击地板,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专注。

    唔,现在伸手去摸少女律师的翘臀,或许都不会有反应吧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