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一章 自画像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罗南并不知道正有人密切关注他的一行一动,就算知道,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理会。

    他的状态很不好:饥饿、疼痛、麻痒、幻觉,这些原本就存在的负面元素,随着时间推移,只有增加,没有减少,而且还逐渐合流,化为腐蚀性的毒火,接受某种无形之力的驱动,在五脏六腑、四肢百骸飘忽往来。

    所谓“无形之力”,正是罗南通过观想发现的那只幽灵。

    如今的幽灵,已经不是“蚊虫式”的体量,它驾驭毒火,在罗南血肉深处流动,时刻吞噬精气,成长壮大,并对罗南持续施加越来越多的干扰,形成了一种近似于“封锁”的效果:

    每当罗南尝试静心澄念,进入定境,细究幽灵本源,身体乃至精神层面强烈的干扰,就呼啸而至,将其硬轰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这样持续下去,只计算进入定境消耗的心神以及失败的反噬,罗南早晚要被幽灵活生生耗死。

    幽灵也一直试图挑动起罗南的情绪。

    便如与李学成的冲突,当罗南用致命的心理暗示,几乎杀掉李学成的那一刻,他耳畔分明回荡着幽灵似有若无的嘶笑声。

    距离理智之弦崩断,真的只差一点点。

    罗南也记得,当他的手掌贴住李学成的喉咙,对方的恐惧与绝望,融化在血肉精气之中,汇成滚滚热浪,奔涌而入。然而那又注定了是过境的浊流,不但未能为他所用,甚至还冲卷走了他的一些精气,最后不知所踪——但可想而知,究竟去了哪里!

    幽灵正利用这种方式,迅速成长壮大,并一步步挤压罗南的生存空间。

    罗南如今的心情,自然不太好。

    可细究起来,这份心情很大程度上还是一种旧日记忆被搅动,以至沉渣泛起的糟糕体验。

    他很不满,刚才竟因为笔记本……好吧,因为仿纸软屏发那么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这是不应该的!

    仿纸软屏伴随他五年时间,他已经习惯了遗忘掉除实际功能以外的所有东西。可那份暴戾和冲动来自何方?之后恍恍惚惚的心绪,又是怎么翻涌出来?

    难道就是因为血肉里深藏着来自某人的基因?

    那个懦夫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讽刺的是,幽灵的活跃干扰,倒是给了罗南一个很好的解释,以至于他竟然有一点儿微妙的释然。

    一切归结于幽灵……事情反而简单了。

    幽灵的封锁式干扰,确实带来了很大的麻烦。可为什么非要一根筋式地去碰个头破血流呢?

    罗南进入定境,是希望能够借助那份状态,进一步了解幽灵,并接触它、捕捉它、消灭它。幽灵的阻止和干扰,反而印证了思路正确。

    在罗南看来,一根筋的应该是幽灵才对。要想了解一件事物,并不是非要通过“定境”不可。

    罗南有一种更直接的方式:

    一杆笔,一张纸!

    多年来,他收集人物素材,描绘周边图景,无数次临场速写,捕捉他人特质,落笔或许不成章法,却早已练就了第一流的敏锐性。

    现在,他所需要的,不过就是做一幅特殊的“自画像”罢了!

    线条自笔尖流注而下,层层堆积,彼此交错。心念若即若离,专注而又放松、流畅而又灵动,竟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向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手绘要比观想更自由。

    观想图形看似凭空而来,其实非常严谨,必须与形骸精神保持相当的同步,不能随意增减。

    可白纸上的速写草图不同,它来自于真实,又可以脱离于真实,大可用虚拟、幻想、象征的笔法,去描述某个思想、概念,彻底解放灵感。

    爷爷当年,可以用手绘的图形,来表达“格式论”的奥妙,如今罗南同样可以用类似的方式,去描述和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,

    这份变化落在纸面上,甚至可以推理演绎,超前一步,形成“大作品”而预作的小稿。

    所以,罗南描画出了这么一幅绝不存在于现实中的监牢,去象征此刻心中最突出的想法。

    有生以来,入监羁押,对罗南而言还是头一回,新奇的体验,自然而然就勾连到了十六字真言中的首句:

    我心如狱。

    罗南相信,十六字真言一定是爷爷对“格式论”的某种阐释,其中“狱、炉、镜、国”等,甚至是对于格式层次的直接表述。而按照序列推断,“狱”的格式,也许就是“容器”的进阶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参考冰冷而逼仄的禁闭室,用自由畅达的笔锋,采撷时隐时现的灵感,甚至是更妙不可言的“气机”,在纸张上搭建专属于他的奇妙建筑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画出来牢狱结构很多是幻想,未必能用在“格式”之上,可只要有那一份灵感的线索,就已足够。

    至于扭曲的画面,就更好解释,因为图画反映了真实。扭曲建筑的力量,来自于建筑的内部。

    那只无形无影的幽灵,就是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他看不到幽灵,却可以通过扭曲的图景,间接体会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笔下呈现的元素越多,“自画像”就越贴近真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罗南的笔尖心念浑化如一,不分彼此,似有若无间,虚无的观想世界,仿佛一副画卷,重新在罗南面前展开。银丝勾勒的正四面体及其内切、外接圆球,清晰呈现,并与纸上的“牢狱”重合,形成奇妙的图景。

    进不去定境没关系,他可以将让定境复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旦复现,就证明罗南的心境已经排除掉了外力的干扰,幽灵的动作也就再无意义。

    罗南笔锋不停,心神实已重归定境。

    一直在干扰破坏的幽灵,猝不及防之下,终于显现出了它诡谲的模样!

    观想图形之外,原本一片空无的黑暗中,渗入了别的颜色。这是一种压抑的暗红色,仿佛灰烬中挣扎未灭的火光。它与黑暗互相渗透交融,共同构成了一个略显模糊的轮廓。

    这东西在黑暗游动,贴着观想图形,试图往内部渗透……且已经渗透了相当一部分。

    换了别人,就算找出这怪物边界也要花些时间。可罗南一眼就辨认出其形象:

    燃烧魔影!

    在研发区“地震”中,正是这团魔影若隐若现,一声吼啸,险些要了罗南的命,此后就隐匿于无形,再难追索。

    罗南还把它的形象留在了绘图软件上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碰到“真命”这档子破事儿,此时罗南应该已经在学校里,查阅资料,力图发现它的蛛丝马迹。又怎能想到,这家伙竟然是以如此状态,在他的意识中游荡,与他的血肉融在一起!

    罗南没有停笔,可是嘴角却勾勒出轻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喂,笑了,笑了!”卢中校失声而叫,旋又感到极度羞耻,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罗南传染了,才会这么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章莹莹也很好奇罗南目前的心境,可惜,监控画面注定不会检测出罗南的心声,倒是监控室这边,“滴”声提示音响起,大门打开,有人大踏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章莹莹好奇回望,见那人一身笔挺的天青色修身制服,没有佩戴军衔,与满屋子的“深空灰”空天军服,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卢中校扭头看到来人,眉头略皱,很快又排出笑容,迎前一步,笑呵呵地开口:“严助理,下面搜索进行得如何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