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一章 自画像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对卢中校的寒喧,严助理没有即时回应,视线先扫过旁边的章莹莹,停留了片刻,正好与后者目光交接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这位严助理大约三旬出头的年纪,中等个头,都未必有穿上高跟鞋的章莹莹高,身姿却是矫健有力,面容颇为俊朗。只是唇角习惯性地下抿,表情冷肃,看上去不太好说话。

    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则是他的眼眸,瞳孔微带着暗红色,眼眶周边,也有类似的颜色渗出来,特别是眼角处,与太阳穴附近突出的血管脉络交织在一起,感官上颇不舒服。

    卢中校看出两人在互相打量,却只做不知,也不帮着介绍,再次开口,把焦点转到自己身上:

    “严助理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?”

    “根据指挥部意见,从我公司调来一批检测设备,用于对舰上临时关押的嫌疑人进行甄别。”

    严助理面无表情,径直操作手环,向卢中校示意,并很快通过授权鉴定。

    “检测设备?”卢中校奇道,“下面的搜索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不过设备精度要求较高,安装调试需要一定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,了解。”

    卢中校有些遗憾,既然是设备接收,作为主管人员,一定要在场的。和少女律师的亲切交流,也只能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他示意严助理稍待,转而对章莹莹露出笑脸:“章小姐,咱们就先到这儿?时间还早,我给你安排个舱室,先休息一下。你申请保留的资料,我一会安排人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中校先生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知道她一个人已经不适合在监控中心呆着,便主动伸手,与卢中校握了握,先期告辞。

    经过严助理身边时,章莹莹友善地笑了笑,微眯起的眼帘,却是启动了隐形眼镜的自动拍摄功能,将此人的面孔留影存档。

    严助理唇角抽动一下,都不知算不算回应。他的视线也没有落在章莹莹这里,看角度,是投向室内的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章莹莹在出门的瞬间回看一眼,卢中校还算谨慎,也不想授人以柄,早已经示意手下把罗南的特写切换掉,此时监控屏幕上,罗南的身影已经隐没在十多个同类画面中,不算太起眼。

    可章莹莹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:

    这位严助理,其视线的焦点,就是对准了罗南,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移动了。

    走在军舰内部走廊上,章莹莹把刚刚拍摄的影像输入数据库,并确定搜索条件:

    “从制服看,是天青保全,量子公司下属的专业保全公司;能够与军方直接沟通,职位应该算是高层;还有那对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数秒钟后,警示音响起:“资料列入秘级,你的权限不足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并不是特别吃惊,只是撇撇嘴,转入另一条信息渠道。不多时,便摘了一份简单的个人档案出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“简单”,是因为仍有相当一部分,被屏蔽掉了。不过仅从现有资料来看,已经可以验证她的部分猜测。

    档案上面的电子照片,正是严助理的模样,只不过要年轻七八岁,正露出意气飞扬的笑容。

    严永博,原知行学院讲师,90年主动离职。

    父亲,原知行学院教授严宏。

    “好吧,真是冤家路窄……话说他究竟认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章莹莹又联想到,登舰之前,她与谢俊平的那番对话,在此,她不得不做出修正:“量子公司这艘巨轮不在乎小蚂蚁,上面的蜘蛛什么的,可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貌似是个很麻烦的选择……放弃掉?

    一念方动,罗南笔锋下呈现的奇妙图景,又在脑海中流动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酷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酷”的罗南仍然在执笔做画,即使他已经进入定境、锁定了干扰源、确认了幽灵的真面目,也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笔尖心意合而为一的感觉,真的很奇妙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存在,罗南不知道该怎么分类、定性,就算是进入定境,如何处置,也没有太多头绪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手执莹光笔,任线条从笔尖之下流注,一切的问题,就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物质和精神、真实和虚幻、当前与未来,多个维度交织在一起,从多个角度,同时描绘同一个目标,无论怎样,灵感都不会枯竭。

    那座扭曲的、充满了象征意味儿的牢狱建筑草图,正呈现出越来越清晰的理念线索。

    罗南嘴唇不知不觉微小启合,默念早已熟透的口诀,只择取最前面的四字小段:

    我心如狱!

    默念无声,可其中贯彻的意念,却从未像现在这样凝实,以至于突破了真实与虚幻的界限,攻入观想的层面,仿佛化身铁槌,往观想图形上重重一敲。

    如鸣钟,如击磬,细密的震荡中,无数银丝从图形中抽离、分裂,随机搭建起无数闪闪灭灭的结构,且分明与笔记本上的“牢狱建筑”有着密切的对应关系。

    有的清晰端正,有的扭曲模糊,形象也有着极大差别。

    在里面,有密织的栅栏、封闭的铁笼、跳荡的电弧,狰狞的光枪……总之一条条,一件件,都是暴力、强制力的象征,是化入牢狱草图的细节体现。

    由于意识跳跃、笔法随意,大多数结构,只是徒有其表,根本不符合构造原理,存在的时间也非常短暂。

    可每当盘结、破灭的银丝结构扫过,已经渗入观想图形内层的燃烧魔影,却是如临大敌,不断游动抵御,颇有几分狼狈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也想进行干扰破坏。可问题是,同时在多个维度展开的进程,已经彻底超出了它的控制范围。

    罗南不清楚,为什么当初仰天长嗥、高逾百丈、不可一世的燃烧魔影,究竟是出了什么岔子,竟是如此不堪,但他可不会停下来。

    颂念不止、观想不止、笔锋不止!

    渐渐的,罗南放弃了将细节性的灵感注入草图,而是开始做减法,围绕着越来越清晰的理念线索,施以强化。

    观想图形中,那些跳荡组合的银丝,似乎也感应到他心头强烈而纯粹的意念,成百上千华而不实的建构轰然倒塌,重新显出正四面体简单而纯粹的结构。

    图形正中,内切球的球心位置,则有“哗啦啦”的声音传出,仿佛拎着心脏抖颤。

    面对这份变化,燃烧魔影竟然失去了再逗留下去的勇气。黑暗中,焰光收卷,脱离观想图形,化为一道红光贯空而走。

    这可是观想层面,它往哪走?

    一念未绝,这片虚无世界再度动荡,红光似乎是穿透了一层无形的薄膜,微滞之后,又加满速度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薄膜”穿透的瞬间,罗南意识猛一个恍惚,视界中竟然出现了冰冷的金属墙壁、搁放着笔记本的膝头,还有……正动笔描画的自己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