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二章 出窍游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灵魂出窍?

    此时的罗南就像在看一场灵异电影,然而还没来得及体会优劣,一走神的功夫,燃烧魔影的红光已经穿墙透壁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唔,说是“消失”并不准确。因为还有一份难以形容、却又清晰可辨的感应,标注了燃烧魔影的位置,呈现在心底。

    罗南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笔下的描画,名义上是“自画像”,其实是将相当范围的身心状态都描绘在内。这里面自然包括了燃烧魔影。

    喏,牢狱建筑草图上,那份不自然的扭曲就是了。

    此时罗南的观想、作画已经合而为一,难为彼此。既然在草图上留下印记,想在心中过不留痕,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无论燃烧魔影逃到哪里,这一刻,它依旧是清晰地呈现在罗南画作之上,心神之中。

    而且,因为燃烧魔影突兀遁离,干扰力量的动态变化,再一次刺激了罗南的灵感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出窍状态下,他的本体竟然还没有停笔,纵然笔记本上的草图已经塞不下更多细节,但灵感已经喷薄而出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笔锋几乎是用刺破纸面的力度,在草图仅有的外围空白处,画下绞缠交错的线条。

    一直在强化的理念线索,终于在灵感的浇铸下,嗡然成形。

    就像,就像……

    “哗拉啦!”

    观想层面,在慑人心魄的颤音里,一条粗大乌沉锁链,就像捕食的巨蟒,从观想图形中心区域化现、暴起,探出长躯。

    那层刚被打穿的无形薄膜,再次撕裂,乌沉锁链就此打破虚空,打入现实,循着燃烧魔影逃遁的方向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罗南不知道锁链有多长——前端半截已经打入虚空,而球心内部依然没有扯到极限。或许在这个层面上,长度本就没有意义?

    也就是刹那的功夫,罗南“听”到了一声尖锐嘶鸣,乌沉锁链,包括他的心神,都在此瞬间,与灼热暴躁的燃烧魔影接触。

    锁链鸣颤,去势更疾,竟是强行对方刺了个对穿!随即又是无数银丝迸裂,往复穿梭,环环相扣,将燃烧魔影死死锁住。

    抓住了!

    可是,也就滞后了千分之一秒的时间,罗南尚未品尝胜利的滋味,极大的拉扯力量,便通过长链,狠狠作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也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,就像一只发了狂的野猪,不管不顾,带着锁链,疯狂前蹿。

    罗南没能控制住魔影爆发式的冲刺,甚至本体也受某种诡秘力量震荡作用,只觉得全身一轻,现实、观想交错的影像,便急剧变化,禁闭室的环境,被连迭呈现的舰体各处舱室、走廊、机械结构所替代。

    这下,真的是“灵魂出窍”了……而且是被狂暴的燃烧魔影,强行从躯壳里拽出来,一路穿墙透壁!

    这算什么?灵魂层面的物理定律?

    罗南最初还在想,会不会有什么人看到这“不科学”的一幕,但很快他就确定,军舰里来来往往的士兵、军官、智能机械,对他们头顶的这场追逐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守卫严密的运输舰,彻底沦为了不设防的跑马场——至少目前是这样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这是一种挺新奇的体验。罗南也试图观察自己当前的存在形态,努力半天,得出一个初步结论:

    灵魂状态下,他与燃烧魔影的形态很接近,只是没有那令人压抑的暗红火光,更像一个虚无的影子。

    罗南还想仔细体会一番,然而,随着短暂的懵懂时段过去,感应中寒意急剧加重,简直就是光赤着身子,在冰天雪地里狂飙,酷烈寒风切削,几如刀剑加身。

    无形有质的寒风,根本避无可避,虚无的灵魂没有“血花四溅”的效果,但强烈的痛感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事态正向危险方向倾斜,且显然与仓促被动的“灵魂出窍”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罗南第一个念头,就是赶紧回归本体。可如今,他心神与锁链共存,都绑定在燃烧魔影那里,如何解绑,如何脱离,全是懵懂。

    越是懵懂的时候,越需要做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在这要命时候,罗南做了三件事:

    第一,他做了个比较:寒风切削灵魂与精神药品成份切削神经元,哪个更痛?

    结论:好像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第二,他做了个确认:灵魂和本体之间,究竟还有没有联系?

    结论:本体那边还挺疼的……

    第三:他提出个问题,既然灵魂本体存在联系,联系在哪里?

    结论:别的不知道,观想层面和草稿画作上,必然是存在着……虽然有点儿抽象。

    第一个结论坚定了信念,第二个结构明确了方向,第三个结论找到了办法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坚定信念化为又一波颂念之音,仍是当头四字,在观想层面、在灵魂之内,轰然鸣响:

    “我心如狱!”

    观想层面依然与绘制的草图交融在一起,在真实与虚幻之间,凌乱而又层次分明的牢狱建筑,仿佛真的搭建起来,层层垒砌,如阴云般覆盖了罗南的感知范围极限。

    出窍的灵魂看似远离了本体,其实还在“牢狱建筑”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同样如此!

    在这看似虚幻的建筑之内,乌沉的锁链穿梭交错,化为梁柱、厚壁、监牢、刑具……

    也是这一刻,罗南真正明确了乌沉锁链象征的本质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样的牢狱,都是强制性规则的实体化。强制力必然是第一位的。面对不听话的囚徒,必须要有制裁的力量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看似远遁,但只要没有真正甩脱锁链的困缚,就必然要遭到无情的镇压!

    刹那间,乌沉锁链颤鸣,将罗南的意志贯彻,其深蕴的力量也终于得到发挥!

    作为理念和灵感积聚的成果,乌沉锁链分化的每一根银丝,构建的每一枚锁环,都与罗南心神相通。

    如此一动,等于是把它穿刺捆缚的燃烧魔影,由内到外,收拢绞缠,甚至是直接做了“切片”分析,大量信息反馈回来,一时都梳理不及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痛苦嘶啸,没有音波,却有恍若实质的灵波,向周边扩散。

    似乎是这份痛苦情绪太过强烈,军舰长廊里的壁灯,也骤然一暗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整排的红光警示灯亮起,有形无形的警报声贯穿整个舰体空间:

    “警报,警报,畸变种入侵,重复一遍,畸变种入侵。”

    “畸变状态三级,暗面生物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常规武装成员进入临战位置,镇定剂预备,智能机械进入待机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深蓝平台启动,燃烧者进入紧急状态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