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五章 搏杀者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,咕噜噜。”

    罗南清楚听到了水沸喧腾式的声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大半个长廊上,弥漫的火云确实是沸腾了。鼓涨爆裂的暗红气泡堆挤在一起,乍看就像是地底的熔岩湖。

    可对燃烧魔影来说,这些时刻生灭的浆泡,更像是强力清洁剂,外带滚桶效果。

    恐惧咆哮激起的“孢子”,一旦与沸腾的火云接触,便即刻湮灭。就是已经有效运化的力量,比如环绕魔躯的幽暗火焰,也受到巨大干扰。

    虚空正在形成一个漩涡,“三种火焰”,不管是燃烧魔影、深蓝行者,又或是士兵放出的,只要卷入其中,就再无反应。

    若只如此,燃烧魔影并不算落入下风。可问题是,在这艘军方运输舰上,谁要和你单打独斗?

    “嘭”声闷响,走廊一侧的某间舱室,忽有蓝光迸开,强健身形斜刺里冲出,竟是又一位深蓝行者。

    其推进系统明显已经催发到极致,且较之前那位要彪悍得多,直接合身扑上。手中合金短刀横起,上面同样有半透明的“格式之火”闪耀。

    “好准!”

    罗南几乎要怀疑,这位“搏杀者”是否具备了直接感知“暗面生物”的能力。其刀锋所向,竟然是直切燃烧魔影所在的区域,且近乎正中央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的反应有点儿慢,或许双方的距离太近,又或是对实体攻击缺乏危机感,直到刀锋火光临身,它才模糊了身形,试图躲避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晚了,刀锋过处,外层缭绕的幽暗火焰也好,内层近乎虚无的阴影魔躯也罢,竟是直接被划出了一道可以目见的空白长痕。

    其间一切,都化为虚无!

    罗南这边,燃烧魔影传回的信息骤然一乱,随后就是暴戾的力量迸发。

    燃烧魔影已经给激起了凶性,全不顾罗南此前的指令,“攻城锤”再不留手,直接击发。

    “搏杀者”护身的格式之火骤然发暗,仍在空中滑行的身躯,失去了控制,轰声撞在长廊的金属墙上,将坚硬的合金,撞出了几点浅坑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是惊呼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一撞,数百公斤重的外骨胳装甲,竟又反弹回来,护身焰光愈发黯淡,手中短刀上的火焰,却几乎要凝为实质。

    如此腾空错身,又是一刀。

    “糟!”

    罗南暗叫不好,看上去这一刀比上击偏离很多,只是扫到了燃烧魔影外围。可那份强横凶悍的意志,已经与格式之火交汇贯通,直捣进燃烧魔影内核。

    连中两击,尤其是后面一刀,直接把燃烧魔影打得反应错乱,僵在当场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果然,这东西看似凶焰滔天,其实最惧怕与坚定强绝的意志对抗。之前被余慈降伏,如今被一刀打懵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当然,“搏杀者”的状况也不妙,那刀过后,直接平砸在地板上,滑撞到墙角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救人!”

    也是此刻,最先入场、控场的深蓝行者大声发令,同时窥准机会,操控格式之火,使已经气势渲然的火云旋涡八面合围,要将燃烧魔影困杀碾碎。

    可或许是长廊里的混乱情况,让他心生顾忌,合围的火云漩涡其实算不得特别严密,对燃烧魔影的位置判断,也出现了一定问题。

    正好此时罗南给燃烧魔影施加了一个刺激,强迫它从懵然状态中回醒。后者也顾不得再报复什么的,直接身化虹光,强行突破火云最薄弱处,随即又来了个遁地,直接从某个富二代身上穿过,进入军舰下层甲板。

    中央智脑的判断依旧及时敏锐,可是长廊里倒伏一地的富二代们,充当了人盾,使得后续措施难以为继,只能是下令组织第二波截击。

    最先入场的深蓝行者摇摇头,没有追击的意思。卸下了封闭式头盔,露出俊朗冷肃的面孔,正是严永博。

    此时,医护兵去探看地面上生死不知的“搏杀者”。可还没有真正接触,后者突地翻身坐起,一把将医护兵推开,随即就是重重一拳,砸在地板上,尽显愤恨恼怒的情绪。

    严永博走上前去,一贯冷峻的脸上,破天荒地露出笑容,向“搏杀者”伸出了手:“何上尉,对付‘暗面生物’,控制情绪可是第一要务。况且,你刚刚已经做得尽善尽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情做得怎么样,我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搏杀者”根本不理会严永博的善意,声音低哑冷漠,随后就利用助力系统站起,重新调试装甲。

    “何上尉……”

    “搏杀者”将头盔的半透明面板转过来,对准严永博:“量子公司的专业素质,还算值得信任,希望接下来默契合作,减少不必要的失误——我很珍惜这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微微一笑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搏杀者”转身便走,严永博跟在后面,仔细品味着低哑嗓音里,专属于女性的那份特殊味道;也琢磨其话中,是否还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数秒钟后,他垂下头,通过公司内部公共频道,给属下做了个提醒:“目标实力强劲,所有人,配合军方行动时第一要务是稳……黑子,特别是你,别毛毛燥燥往上冲,先做好辅助。”

    黑子憨憨地回了一句:“知道,我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受战时条例规定,所有非军方联络管道,要么屏蔽,要么受到监控,也不允许随意发言的。

    严永博的言行,很快就招致指挥部的警告,但由于里面并没有什么敏感信息,且暗合军方给量子公司的定位,所以批评也就是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也只有严永博和黑子两个当事人,才明白里面真正的意思:

    “行动暂缓,观察待变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垂下面孔,心念流转:今天真是好运,竟然意外得到了与“何上尉”结识并相处的机会,相较于这条随时都要登跃龙门的锦鲤,罗家营养不良的小崽子,可以先放放。

    探一个小孩子的底,有多种方式,可今天的好机缘,就是失不再来,无论如何,他都要在“何上尉”眼中留个好印象……

    嗯,多卖点儿力气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