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六章 章莹莹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怪人。

    罗南先把视线移开,从载具上的外骨胳装甲上掠过。没有明显标识,可特殊的涂装蓝,已经昭示了答案:

    深蓝行者……而且,是非军方的那种。

    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深蓝行者,都在军队,这是确凿无疑的。可作为“深蓝平台”的开发者,量子公司拥有几台所谓的“实验机型”,也是理所应当。只不过,量子公司的“深蓝行者”,不允许配备高杀伤性武器,模块较少,体格就显得比较瘦削,另配有一些辅助设备,比如导流短翼等。

    这些小细节,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罗南。他甚至从这些外型看起来完全一致的外骨胳装甲中,找到了曾经“打过交道”的那一台。

    左起第二个,就是那个“控场者”,第一个与燃烧魔影交战,而在最后的围杀中,也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。

    罗南的眼睛微微眯起来。

    深蓝行者的系统布局、参数,无疑是高度机密,综合多个渠道,也只能拼凑出一鳞半爪。像现在这样,刚刚脱卸,未曾装箱的状态,自深蓝行者推出五年多来,恐怕也没有多少人看到。

    罗南捏住自家的笔记本,都想立刻拿起笔来,将这一溜装备的所有细节,统统画下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载具上剽悍的黑脸男子,将更为森冷的眼神投过来,随后做了个操作,载具上翻起一层不可视薄膜,将所有装甲都罩住密封。

    罗南微怔,随即耸耸肩:量子公司的人都这么小气吗?

    “好像是量子公司的……你熟人?”章莹莹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罗南老老实实回答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发什么愣啊,走了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在旁边催促,扯着他重新回到之前的房间。进门就长吁口气,一个旋身,重又靠坐在办公桌边沿,伸个懒腰:“和那帮官僚、讼棍打交道,真真烦死!”

    罗南对这位“女讼棍”也是无语了。更重要的是,他站在屋里,一时却不知该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章莹莹笑嘻嘻地指过来:“刚刚你表现不错,我送你个福利好了。看,就是这间舱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不满意,整艘舰艇,只在这片区域临时放开了对外通讯限制,要不哪有游戏可玩?”

    罗南下意识地瞥了眼手环,果然,通讯功能、网络功能解除了屏蔽。呃,这几十个未接来电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大略翻动一下,里面绝大部分都是来自表姐莫雅,从上午开始,共是25个。

    然后从晚上7点起,姑母也有三个记录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是晚上10点了……

    罗南只觉得头皮发麻,也顾不得想别的,忙回拨过去,找的自然是一贯的同党,莫雅小姐。

    “姐?”

    “阿南?”莫雅的声音里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姐,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事!你一整天干什么去了!打电话不接,到学校找不到人,到家也不见踪影,我特么已经准备报警了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莫雅高音区撕裂式的摇滚嗓儿,像是沙尘暴般一般遮天蔽日,又好像核弹爆炸,怒焰高炽: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去上课?为什么没去参加社团考试?昨天你坑我是不是?罗南,你长进了啊,自己在外面,就开始撒欢了?”

    罗南瞬间被喷得狗血淋头,强烈穿透性的声音,更是突破了手环收音效果,在整个房间内回荡。

    章莹莹吹着口哨,仰看天花板,一副“我什么都不知道”的无辜看客脸。

    罗南也顾不得尴尬,稍微走开一些,向表姐通报目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儿,只要刨除掉燃烧魔影这些元素,完完全全就是他倒霉,没什么需要遮掩的。

    莫雅发泄了积累的不安和愤怒之后,还是能听进去解释的。不过,对于罗南的遭遇,她一点儿也不同情:

    “和谢俊平那货色粘在一起,倒霉是你活该!如果不汲取教训,以后还有的折腾……神秘学研究社嘛,差不多就是这个类型的,你去不了也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罗南突然醒悟,今天神秘学研究社的入社面试,他毫无疑问是错过了,不过表姐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看来电显示,莫雅上午还算节制,只打了两个,可从下午4点半社团活动时间开始,平均10分钟一个,明显是知道他缺考后才有的反应。

    莫雅咬牙冷笑:“知道你蠢,想着那边有个熟人,托人家帮忙来着!现在的问题是,你直接缺考,放人家鸽子,是把我的脸,踩在地上蹭啊!还有,母亲大人去电话你不接,是我舍命说你社团考试需要做试验……这个谎,你给我圆了去!否则你死定了!上天入地都没人救得了你!”

    罗南心里一暖,知道老姐私下里肯定做了不少工作。这次直接缺考,确实会让人很尴尬。

    他脱口而出:“那我明天请客赔罪!”

    莫雅冷笑:“请客免了,但我告诉你,离那个圈子远点儿。那帮混球有一辈子挥霍不完的财富当底子,而你什么也没有。我可不想把以后继承的家产,用来接济你这种蠢货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最后的对话,和亲情完全不沾边儿,可罗南早已经习惯了表姐的说话方式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他又了解到,莫雅如今是在他蓝湾社区的公寓里守着,自然又是连迭感谢。对此,莫雅完全不屑一顾,大咧咧说句“我去赶场了”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莫雅自大学时代起,便与人组了乐队,如今在夏城地区已经小有名气,正在上升期,每天晚上都是她最忙的时候,今天却为了罗南,守在公寓等消息,里面舍了多大的情面,自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表姐安排的任务,罗南也不免呲牙咧嘴。思忖片刻,他还是提着胆子给姑母大人去了个电话。今天的事儿不敢提,只是就着莫雅撒的谎,杜撰了一个面试需要考查实验能力的理由。至于考试成绩,则只能含糊着说,还要到明天由才会出来,先应付过去再说。

    他不好开视频,电话里也听不出姑母相信了没有,只觉得今天晚上,姑母大人挺好说话,还让他早休息,莫名其妙过关了。

    或许,是姑母觉得他在考试成绩上吞吞吐吐,有了什么误会?

    那真最好不过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