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三章 频有约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附近就有一处校园商场,里面的休闲区零食冷饮名气不错。目前已经放学,但还属于社团活动时间,人流量相对少一些,总算没有像在精密电子兴趣社那样挤破头。

    罗南如今还在难受的戒断期,对冷饮之类的刺激性食物,能不沾就不沾。不过他明白,陈晓琳请他坐聊,恐怕也不是来享受口腹之欲的。

    果然,服务机器人刚把零食拼盘摆上来,陈晓琳便对薛雷讲:“这次李顾问把你叫过去,别的事情不提,但凡是社团的事儿,随口应付就得,实质性的承诺或者是操作,不要吐口,不要答应。”

    薛雷一脸懵逼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罗南知道,陈晓琳这话,也是对他讲的。但这种时候也不好多说,抬起头,认真听着。

    陈晓琳面对薛雷,一些话就比较好安排:“当然是怕你上当。学校社团这档子事儿太复杂,校方、老师、学生三方博弈,不清楚状况,很容易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了这些,也知道不能服人,干脆又动之以情:“反正我不会害你对不对?”

    薛雷只有点头。

    陈晓琳又转向罗南:“学弟,凡事都要知己知彼,谋定而后动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罗南也只有微笑。

    陈晓琳紧接着又道:“学弟你到这儿将近一个月,应该知道,知行学院本质上是一所实验学校,所谓东西结合,氛围、做法都与以前学校不太一样。很多人到这儿来,多多少少都感觉不适应,这就更需要大伙儿彼此帮助、协调……其实,我是建议你参加互助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互助会?”

    “这校学生会专门为你和薛雷这样半截入学的同学,开办的一个互助组织,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尽快适应知行学院的生态和氛围。里面有很多前辈,可以传授经验,帮助解决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是吗?”罗南有些尴尬,他不太想掺合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陈晓琳却是非常热情:“别的不说,今天晚上就是一年一度的互助冷餐会,很多高年级的学长、学姐都会来,他们有些在学院里已经超过七年,临近毕业,相关经验丰富。没事儿聊聊天,可以拓展一下各自的人脉;有事儿也聊聊天,很多事情不期然就解决了……这个机会,学弟你真不应该错过。”

    罗南在心里摇头,他已经连轴折腾了两天,现在只想回家休息,哪有心情参与这种活动?

    正想着如何拒绝,手环微微震动,精密电子兴趣社的预约号已经提早一轮提醒,罗南便松了口气,抬抬手腕:

    “学姐,轮到我的号了,有关活动的具体消息,不如我们回头再聊……”

    “学弟你可以考虑下,冷餐会定在晚上七点,水邑青石酒店,回头我会给你发邮件,具体事项上面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陈晓琳为人处事上,很有水平,见罗南热情不高,也再不多说,笑着与罗南交换了通讯号,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薛雷还在后面提醒:“别忘了回头一块儿去明徳老仙那儿。”

    罗南把互助会的事情撇到脑后,匆匆赶回精密电子兴趣社,没过多久,便叫到了他的号。跟随小巧的引导悬空球,抵达维修区,这里可要比大厅安静得多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维修台后面,几个年轻学生,正围着一位中年技师,讨论着什么问题。看到罗南进来,就有人看之前填写的预约单:

    “仿纸软屏外力损毁……维修成本很高,也不一定能完整还原,找厂家更换更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罗南坐在台前,低声道:“是的设备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半数以上的人都回过头来。仍是看预约单的那位笑道:“能在仿纸软屏上做文章,那很牛啊,为什么不自己修?我看这个屏幕都五年前的了,正好升级换新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迟疑了一下,方开口道:“那人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那真可惜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中年技师也抬起头,看上去是很和气的一个人。他笑了笑:“那就拿来看看,有什么好思路,碰撞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罗南点头致谢,将仿纸软屏从笔记本上取下,递到维修台后面。

    中年技师搭眼一瞧,眼睛就有些发亮:“水母板?这个可不好下手,很多外接模块都没有空间的,里面是不是大动了?”

    “拆机拆机,翟工您亲自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学生们都在鼓嘈。翟工也不推却,毕竟对于仿纸软屏这种高度集成化的电子设备,一帮没毕业的学生,手上是没准头的。

    给厚度仅为2毫米左右的仿纸软屏拆机,绝对是一个需要细致耐心的活计,翟工的平和性子正适合。他一边拆解,一边随口给学生们解释拆机的要点和难处,深入浅出,就连对此一窍不通的罗南,听着听着都有了些基本概念。

    可是,随着拆机进度的深入,翟工渐渐不说话了,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。不只是他,一些学生都看出不对劲儿,开始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翟工确实是好耐性,花了足有半小时时间,将整个仿纸软屏都拆成两片,完全显露出内部结构,才停下手。此时操作台的检测设备自然切入,扫描各个部件的情况。

    随着仪器显示出各种数据,嗡嗡的议论声更响了,终于,最早接单的学生忍不住对罗南道:

    “喂,伙计,你不是故意来砸场的吧?”

    罗南愕然,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块水母屏,不是大动,是根本没动……好吧,是加了一个电池模块,可是处理器、存储模块、信号收发模块、传感器,特么通通没有,你平常拿这板子当镜子使啊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罗南再是电子小白,也知道没有处理器、存储模块,软屏什么的,纯粹就是摆设,连镜子都做不成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可能,因为昨天他还用得好好的,各种软件应用无碍,连草图都画了两张,怎么可能是摆设?

    问题是,眼前这一帮子学生,再加上翟工这位技术大拿,有必要骗他?而且检测仪器上的结果,也是明明白白,没有任何造假。

    面对十几对不善目光的照射,罗南真的茫然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让让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开口的翟工,突然示意几个堵在台前的学生让开。等操作台前清空,他控制机械手,在翻开的水母屏背面,小心翼翼地操作。

    数秒钟后,一根仿佛蛛丝的长线,从曲折的电路中缓缓抽出,在周围人们的呼吸中微微摆动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