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四章 电光线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长线其实不算太长,大概就是七八公分左右,但与细密的电路相比,感觉自然不同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随着长线抽出,一帮学生的注意力自然就转移过去,有人就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金属质地?韧性不错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掺进来的?原来就有吗?”

    对以上问题,翟工并没有给出答案,他一边看实物,一边看仪器扫描情况,片刻之后,他干脆戴上薄膜手套,把长线从机械手上拈下来,掂了掂,末了才道:

    “重量不太对,挺压手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翟工准备将长线放到一侧的电子枰上称重,一干学生都好奇地凑上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罗南突然开口,在所有人视线转移到他脸上之后,微垂下头:“对不起,我不修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瞬间捅了马蜂窝,维修台那边,社员们群情激奋: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是吧!”

    “靠,真来闹场?你哪个年级的?”

    “盖子都掀了,你给我玩这套?当我们精密电子好欺负?”

    罗南脸色不变,重复之前的话:“对不起,我决定不修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是沸腾的情绪,一边是僵硬的态度,两方对撞,大有激化之势。

    倒是翟工,在错愕之后,出来打圆场:“不修就不修吧,总是人家的东西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我想这位同学也不至于拿我们寻开心……反正工时费什么的,肯定不会缺吧。”

    翟工意图缓颊的冷笑话,无人捧场。罗南却是真心实意地感谢,他再次躬身:

    “谢谢翟工。今天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翟工笑眯眯的,力图让周围的社员收心:“行啊,我先把机子复原。花不了多少时间。不过里面还有些窍门,你们要注意听。”

    罗南很佩服这位的攸关,却仍不得不提醒他一句:“翟工,那根线……”

    翟工立时明白过来,呵呵笑道:“说实在的,我还真不知道把这玩意儿往哪摆。”

    他从旁边拿了个封装细小零件的薄膜封袋,将那根长线装进去,再交给罗南。

    罗南已经不知是第几次道谢,小心翼翼地伸手接过。十几道冷眼落在他身上,他无疑成为了精密电子兴趣社最不受欢迎的人。

    对此,罗南完全不管,此时此刻,他眼中只有这根细丝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罗南走出社团大厅,他一手拿着笔记本,一手握住薄膜封袋,有些恍惚,竟不是哪边更重一些。

    渐渐西斜的阳光落在身上,暖融融的,像是拂过的轻柔暖风。

    想了想,罗南把手举起,让薄膜封袋接受阳光的照射。他则眯起了眼睛,若不如此,他甚至可能被灿然流动的电光灼伤。

    电光源于长线之上,当然,也可以这么说:

    长线存在于一道明亮炽烈的电光之中。

    可周围的人,没有任何一个,对此表现出异样。就算是注意到这边,也是因为罗南莫名其妙的姿势。

    这道电光,就像燃烧魔影,又或是章莹莹身上缭绕的云光长带,仅是呈现在玄妙莫测的层面,常人不见不闻、不知不察。

    唯有在罗南眼中,才是灿烂明亮,灼然夺目!

    罗南放下手臂,随即五指合握,几乎要将薄膜封袋捏破。可越是这样,越能体会到,来自于长线的奇妙质感——与它的纤细形态绝不相合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件奇物,却一直深藏在仿纸软屏里,无声无息,没有任何线索暗示,就像它的上一任主人。

    如此不可思议的东西,来自于那个懦夫!

    是他制作的?还是通过某个渠道得来?

    为什么要藏在仿纸软屏里寄回?

    为什么一点儿暗示也没有?

    那个懦夫,究竟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罗南的脑子彻底混乱了,他心神恍惚,一步迈出,忽然觉得膝盖发软,竟是没有保持住平衡,猛往前栽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眼看栽倒的时候,却是薛雷从后面赶上来,一把扶住他,脸上又是担心,又是疑惑:“怎么了?我刚刚喊了你好几声你都不应,出什么岔子了?”

    罗南这才想到,薛雷还在等他一起去年级顾问那里。

    “现在几点?”

    “四点五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?”

    罗南先是惊讶,后又想到,他在维修中心停留了至少四十分钟以上,可不是要到点了?

    亏得薛雷死心眼儿,还一直等他。

    “那就快走。”

    罗南把装了长针的薄膜封袋,塞进笔记本封面平层,暂时搁制,他也需要冷静一下,整理头绪。

    薛雷早前其实已经急得跳脚,可看到罗南的身体表现,重心自然转移:“我说南子,你这身子骨恁弱了些,平时缺乏锻炼吧。要我说,你到我们道馆练上几个月,绝对是大有不同。”

    罗南拦住了校园电车,拉着薛雷上去,同时通过手环,设计一条前往年级顾问办公室的最短路线,嘴上顺口回了一句:

    “有空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定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突然明白,为什么薛雷和陈晓琳会是一对儿!

    路线规划得当,加上一点儿运气,罗南和薛雷,几乎是踩着点儿,进入了年级顾问办公室。

    全校半截入学新生不算太多,到月末还没有加入社团的就更少了。不过十几号人在一起,还是把办公室挤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罗南和薛雷是最后进来的,本来是要藏在人群之后,奈何薛雷的块头,在一帮十五六岁的少年之间,实在招眼,连带着罗南也受牵累。

    “最后到的,前面来。”

    年级顾问李明德,人称“老仙”,年近七十,差不多也到了退休年龄。身材保持得不错,高高瘦瘦,仙风道骨的样子,平时不苟言笑,看上去不好亲近。事实证明,这位也确实不好打交道。

    人群微微骚动,罗南和薛雷无奈地充当了靶子,挪到最前排。

    李明德用严厉的视线,在罗南和薛雷脸上切过,然后才是其他人。这一招杀鸡儆猴果然有效,原本还有些散漫的学生,一个个都绷紧身体,做乖巧状。

    由于实行走班制,知行学院七年级以上,都不设班主任,而是在各年级安排了专职顾问,负责处理学生日常生活、心理建设等。看上去挺洋气,可在实际执行中,相当一部分顾问还是执行“训导主任”的职能,主抓纪律、考评等等。

    李明德就是典型代表。这位就像在上课,先点名,确认全部到齐,才以训话开头: “都清楚叫你们过来,是为了什么吧?”

    全员沉默,无人开腔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