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五章 传感器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经过一整天的恢复和准备,谢俊平已经把酒后颓废昏沉的形象,全甩到阴沟里去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此时他完全就是个开朗随性的阳光青年。

    他几步追上来,本来还想弄个拥抱什么的,可见罗南没那个意思,只能握手,还抓着不放,一阵猛摇:

    “南弟,多亏你了,多亏你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受不了他这个热情劲儿,把手抽出,顺势给薛雷和谢俊平互相介绍。

    谢俊平只当薛雷是罗南的好友,也是十二分的热情,招呼过后就问:“你们来办什么事来着?妥当了?”

    薛雷也在社团推介会上见过谢俊平一面。当时他对罗南没印象,但对主讲之一的谢俊平,还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也没多想,便老实答道:“就是社团的事儿,眼看到期了,李顾问催我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社团?李顾问?南弟你加了?”

    谢俊平猛吃一惊,扭头四顾。

    罗南奇怪他的反应,摇遥头:“还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李明德在电梯口观看多时,见谢俊平态度不对劲儿,就想往电梯里面闪,然而年龄老大,不那么利索,终究是被谢俊平眼角扫到。

    “哎,李叔,刚刚来得急,没看到,莫怪莫怪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拉长声调,大声招呼。

    李明德脸上挤出个笑容,他刚刚才训斥罗南一顿,看谢、罗二人的交流,心里难免发虚,答应一声之后,挥挥手就想脱身: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们慢聊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啊,社团的事儿还不得找您?”

    谢俊平此言一出,李明德犹豫半晌,还是溜溜达达走回来,脸上笑容和善,心里着实不安。

    别看谢俊平“李叔”什么的叫得亲近,李明德自个儿知道,他这个年级顾问的头衔,还真没放在人家眼里——家世不说,谢俊平在校学生会、荣誉协会里的权责分工,正好是把他克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顾问还想乐滋滋地做下去,谢家大少就是必须侍候好的那位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挪回来,他仗着一张老脸,未语先笑:“俊平啊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李叔你可不知道了吧,这是恩人,救命恩人!”

    谢俊平嘻皮笑脸,可是言语的认真劲儿,绝不会让人误会:“昨儿研发区的事,李叔你听说了?”

    “呃,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知道,事发的时候,我好死不死地就在旁边高架桥上面,那‘地震’一起,我一头就栽了下去。要不是南弟奋不顾身,把我拽住,八成现在就是一张肉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这可险呐。”李明德越听越紧张,当然,是紧张自己……还要维持关怀的表情,好生难受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此时谢俊平已经贴上来了:“李叔,这可是见义勇为,救人性命。咱们这儿是不兴锦旗奖状什么的,学分上给照顾照顾呗!别说我谢俊平一条烂命,还抵不过两三个学分儿?”

    李明德嘴角抽了抽,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数秒钟后,谢俊平倒是先“醒悟”过来:“对了,咱们学院申请加分那叫一个麻烦,是我欠考虑了。李叔,要不这样,咱们就在社团上给使使劲儿,怎么都不能亏待我的恩人吧?”

    连说带挤兑,再掺一些大少脾气,李明德就感觉自个变成了面团儿,任由谢俊平揉捏。偏偏他还想保住在学生面前的那点儿架子,一时也只有“嗯嗯”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就说定了啊!”

    谢俊平逼着李明德许了不少好处,这才笑吟吟把他送进电梯,挥手告别。回头对罗南、薛雷眨眨眼:“搞定,明德老仙还是很好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、薛雷对视一眼,都是苦笑。

    薛雷性子直,但并不傻,见谢俊平急匆匆赶过来,肯定是找罗南有事,也不掺合。再和谢俊平聊了两句,表达了谢意,就说和女朋友去准备晚上的聚会,先期告辞。

    罗南也想走人,不过转念一想,还是今天把事情弄清楚比较好。总要搞明白谢俊平这份热情,究竟来自何方。

    此时没有别人,谢俊平说话就更放得开,他凑近了问:“刚刚李明德古里古怪的,是不是之前难为你了?”

    罗南笑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这老东西不靠谱,他靠着社团捞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不过以后肯定没这事儿。知行学院里,老师有两种类型,一种是教学型,另一种是保姆型,李明德就是后者,当然是付费的。如今他知道了咱们的关系,有的是‘无微不至’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不自觉就拿出大少的气魄,但很快想到罗南“黑暗英雄”式的道德水准,又有些尴尬:

    “学弟你听听就好,现实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理解。”罗南不想再谈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谢俊平也顺势开始大派交情:“我知道南弟你不愿在这种事儿上费心,这容易——昨天南弟你救了我的命,也保住了我的名声,说是恩同再造,也不过分。今后,南弟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,别的不说,在学校抓人脉,在社会上洒钱,就是我的专长,以后需要在学校解决什么事,在外面有什么开销,尽管开口,老哥我眨巴下眼睛,就不是人养的!”

    他的话大多冲口而出,真诚还是有的,只是过头话太多,反而让人无法放心:指不定就是冲昏了头脑,信口胡言,到头来弄不好,真是两边尴尬。

    罗南心中自有分寸,对待谢俊平,依旧与没什么不同:“学长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又凑近了些,露出一个神神秘秘的笑容:“南弟,空口白话感谢,不是我的风格。这样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学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误会,咱们说正经的,今天我过来,是真真正正要表达感谢,态度很严肃的,学弟千万给我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抓住罗南胳膊,拿出死不放人的态度:“这不还没到六点嘛,社团活动时间都没结束,学弟你就分点儿时间给我,到了六点,如果你不满意,可以掉头就走,我绝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罗南低头看手环屏显时间,入目却是一片漆黑,再点了点,屏幕显出低电提示,随即进入低耗待机状态。

    耗电有点儿快……

    罗南记得自己的手环至少还有一半电量,通常坚持一个月都没问题,如今这情况,显然是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他一个沉吟的功夫,已被谢俊平强拉着,往电梯里去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