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六章 秩序社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齿轮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名字很怪吧,但我觉得一时半会儿,也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了。”谢俊平就像一个卖力的推销员,只不过效果只是平平。

    罗南轻按额头,这段时间类似的动作已经快形成习惯,也让他的注意力不那么集中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转过天然的林墙屏障,不多时便看到了建筑的正面。

    就像是刚刚瞥过的印象,建筑的外墙是锈红色的,不像是周围自然环境里的任何一种色彩,而是如同锈蚀的金属,带了点儿漆色。偏偏建筑的主体,被丛林蔓生的长藤杂草攀长覆盖,此时丛林里天光渐暗,更看不出整体布局。

    谢俊平有些担心,这种外型会给罗南带来不良印象,忙补充道:“这两年修缮得少了,环境有点儿乱,不过里面绝对给人惊喜。”

    罗南无可不可,也不说话,就要看谢俊平究竟想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二人沿着荒草从生的小道,转到建筑物正门位置,这里以前应该是开辟了一个小广场,不过由于少人打理,已经被丛林反击攻占。若不是大门紧闭,湿地里蔓生的长藤都能伸进正厅里去。

    如今,整栋建筑已经处在丛林的严密包围中,小广场已经是附近视野最好的位置,可依旧难窥建筑全貌。

    此时罗南才后知后觉:“这里没人?”

    “上学期还有的,现在就一个空壳子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通过手环,接通智脑权限,当下,建筑物的金属正门抬起,里面的大厅空间自动亮起。

    谢俊平引着罗南进门,同时为他解释:“这里目前属于‘秩序俱乐部’,是曾经很活跃的老牌社团,甚至听说,在建校之前就成立了,鼎盛时期,吸引了十多个世界五百强级别的大金主赞助,非常之牛b。可大金主太多,也是麻烦。尤其是前面几届老会员毕业之后,后辈们背靠各自的金主,争得不亦乐乎,原来好好的社团,硬生生给弄成了修罗场,仇恨都打死结了。90年、93年又连续出了两次重大事故,性质很恶劣,被校方禁了新社员招收资格,这一下子就崩掉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二人走进空荡荡的大厅。这里看不到方正的格局,回转楼梯,直筒电梯,环形走廓,将大厅切割,又有着向更广空间延伸的暗示性。

    谢俊平耸耸肩:“这栋建筑里面,主要的结构就是圆,大概这就是它被称为‘齿轮’的原因。据说里面十五个主要房间、厅室,包括一个贯通所有楼层的大天井,都是圆形,圆得丧心病狂。最初进来可能会有些晕,适应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,反倒是有了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谢俊平继续介绍:“俱乐部传到这一代,也确实是气数将尽。其实招收新社员的资格,这个学期就要恢复的,可那帮二货不作不死,上学期又出了财务问题,所有的金主都抽身事外,资金流彻底断掉,老社员纷纷退社,仅有的几个没退的,都和案子相关,现在还在接受调查,一旦确认了罪责,社团也就自动解散。”

    说到儿,谢俊平假惺惺地叹了口气:“这还没散呢,外面已经有人抢得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罗南有些意外:“这里很吃香?”

    “那是!学校这帮社团,觊觎北岸很久了,尤其是‘齿轮’,占地半公顷,在各社团、研究所里已经是名列前茅,当年可是最拉风的北岸建筑,这些年来,那些大金主也没少往里添置东西。更重要的是,这里是北岸唯一一处可以深挖的位置,北岸所有的研究所、社团建筑中,只有这里才有足够的地下空间。就这一条,没哪个能比!那帮人,现在就是拿钱互砸,就差没手撕了……”

    谢俊平说得口沫横飞,问题是,罗南对这种八卦完全无感,一脸木然。谢俊平不由生出“媚眼抛给瞎子看”的强烈挫败感,无奈之下只能主动去提示:

    “南弟,你就不想知道,最后接手的是哪个?”

    罗南瞥他一眼:“不是还没出结果?”

    “只剩最后两家了嘛,建工社和神秘学研究社轮流出价,就看谁能压过一头,这两天就要出结果……我觉得,神秘学研究社机会要大很多哦!”

    “神秘学研究社?”听到是他错过去的超级社团,罗南自然倾注了更多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谢俊平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:“为了得到这块地方,神秘学研究社也是拼了。已经许诺,会全面接手秩序俱乐部所有负债、人员……呵呵,他们也不想想,就算一切顺利,走完流程也要下学期了,可这鬼地方再没有人打理,眼看就要变成遗迹废墟,到时可未必值那个价儿。南弟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什么逻辑……

    罗南扫了一眼大厅,确认这里肯定有自动清洁系统,也许还有智能机械,所见范围,几乎没有任何浮尘。如此程度的保养,别说再过半年,就是再过十年,也不会有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但谢俊平这么说,完全是基于另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罗南大概明白了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儿上,谢俊平已经是彻底亮明了态度:“南弟,你看,要想最大限度地保护社团资产,就需要有人给这栋建筑做维护,保持基本的运转。可秩序俱乐部的资源人脉都是过去式了,除了一屁股债,什么也没有,要想做到,就要花费学生会的资金,一年算下来,少数也要十万吧,这可都是亏空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个时候,有那么一个人,愿意进入这个已经没落的社团,花费宝贵的私人时间,无偿进行维护工作,偏又没有任何社团活动,人脉增长,哎呦喂,那可牺牲大了!南弟,这样的人难找啊,你哥哥我为这事儿,几天来急得头发都白了。你看,能不能给我解个套儿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看谢俊平卖力表演,一时无语。但也是彻底弄清楚了他的意图——这大概算是“曲线救国”吧。

    按照谢俊平的计划,罗南要先加入已经涉临崩溃的“秩序俱乐部”,成为正式成员,然后忍半个学期,在随后的社团兼并之下,就会成为一个甩不掉的“添头”,进入神秘学研究社——这是对方已经承诺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条路子看上去很不错,当然,也需要有谢俊平这样的学生会高级干部出手,才能在一个社团临近崩溃,根本没有组织能力的情况下,走完流程,硬将一个新生塞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,神秘学研究社背靠大金主,也是一个“富二代圈子”,面对谢俊平粗暴的加塞,他们真会认帐?

    至少现在,谢俊平很有底气,他笑呵呵地把罗南往直筒电梯里推: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,那边我很熟的,据内部圈子的人讲,这次兼并,那边真是不惜代价,我之前也打了招呼,一两人不算什么……南弟,不是我矫情,要不是昨天糊涂,累得你错过考试,咱们何必绕这个圈子?这鬼地方,自从严宏身败名裂,研究团队解散,特么的就没好过,他们说咱们占便宜,我还说咱们犯太岁呢!”

    某个名字入耳,罗南一震停步,霍然转头;“你说哪个?”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