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七章 权限锁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哦哦,正中目标!

    看到罗南的激烈反应,谢俊平几乎要热泪盈眶了。mb哥憋了整整一路容易么?为的不就是要看到你小子的这副表情?

    只这一瞬间的收获,谢俊平就感觉一切的功课没白做:面对自家的大仇人,木讷内敛如罗南,也要破功;投入程度也明显提升了好几个层级。

    如此下去,不怕你不承哥的情!

    谢俊平感觉事情终于走上了正轨,心里放松,自觉演技也是爆棚,眨巴眨巴眼睛,做无辜状:

    “什么哪个?”

    罗南盯着他看:“你说严宏……哪个严宏?”

    直面罗南的眼神,谢俊平莫名有点儿发虚,不过还是按部就班地回答:“就是那个以前在学院当教授,90年出了学术丑闻的……”

    谢俊平说话很绕,还是罗南一句话直指核心:“出了原型格式论的那个?他的实验室设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嗯,从83年受聘教授以来,一直就在这儿了,直到90年。”刚刚收集的资料,谢俊平可谓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正是章莹莹分析的,对罗南造成人生冲击的最重要的两个年份节点。

    罗南沉默了几秒,往里让了让,不再堵住电梯门口。谢俊平顺势闪进来,选择楼层,直筒电梯开始下行。

    电梯这种无所事事的封闭空间,沉默是最让人尴尬的。谢俊平试图活跃一下气氛,但罗南率先开了口:

    “学长……看来是做了不少功课。”

    来了来了,就是这样。谢俊平才不想做“好事不留名”的蠢蛋,和聪明人说话,当真省了不少唇舌。

    他咧嘴发笑:“还好,还好,给南弟你帮忙,呃,也是缓解我的愧疚,自然是要用心的。”

    所谓“用心”,可是一点儿没夸张。为了想出这个主意,谢俊平也是挠破了头皮。

    罗南的社团危机、疑似盗窃罗南祖父研究成果的严宏、神秘学研究社的发展计划……最后也是因缘巧合,才找到这么一处完美汇集多方元素的爆点。

    不过,谢俊平也担心自己私底下的调查,会让罗南不满,忙开始打补丁:“南弟,可不是我故意挖你的底,这年代,信息一带就是一串儿……我也是看严宏那厮不顺眼,特么太可气了,南弟你这些年过得苦啊!”

    罗南扭脸看他:“学长你知道的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呃,也差不多就是这些了。”谢俊平尴尬笑笑。心里又开始没底,罗南的心思实在太深了,激烈情绪也只是一闪而逝,现在又恢复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常态——难侍候啊!

    此时电梯抵达地下四层,位置大约在地下十五米处。电梯门打开,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层是彻底打通了的,属于‘齿轮’的中央控制室。这栋建筑的基本布局,大概就是地面四层属社团活动区,地下七层属实验区。地下空间超过地上空间,在北岸建筑里,当然是独一份儿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强打起精神,为罗南介绍:“现在中央智脑是在低耗运行状态,回头我把它激活,咱们就可以知道,这栋建筑里面还有多少能利用的资源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的关注点却在别的地方:“以前严宏的实验数据还能找到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真不容易。”谢俊平挠头道,“当年严宏被爆出学术丑闻的时候,据说是专门设计了一个实验事故,破坏了很多关键位置,湮灭证据。后来量子公司接收了他所有的实验遗产,也是把这儿差不多清空掉……呃,不过要是仔细找找,说不定有收获?”

    谢俊平是生怕打消了罗南的兴趣,最后强行改口。

    这份心思,罗南清清楚楚,知道再不明确表示受用,这位还不知要提心吊胆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不过问题来了:就算是有救命之恩,就算手里捏着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把柄,作为一个掌控大量资源的富二代,谢俊平至于怕到这种地步?以至于很多时候,都近乎病态!

    是燃烧魔影的问题吗?一个怕得要死,一个恨得要死,和李学成也算是两个极端了。

    唔?

    突兀地又联想到李学成,罗南心中一动:貌似今天上午的消息,也该流传开了。尤其是小圈子里面,流言什么的,飞得最快。

    他盯住谢俊平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谢俊平只觉得浑身不自在,正要再开口,罗南却抢先了一步:“听说,李学成是学长的死党?”

    谢俊平吓了一跳,是真的跳后半步,反应极为强烈:“哪有的事,你千万别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什么?误会了又怎样?”

    谢俊平脸上又是尴尬,又是紧张,甚至还有几分恐惧,说话是越发地小心:“南弟,我是说,我和李学成关系很一般,这事儿,我是说昨天那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天今天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罗南连续几个问句,把谢俊平堵得快要崩溃。至此,罗南也不再逼他,只是确认了一个事实:

    貌似谢俊平这家伙,才误会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脑子里将几条线索汇集,就像是凭空构建了一个草图,念头乍明,罗南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学长上午也在医务部?”

    出口就发现,这个判断未免跳脱得太厉害。可是,效果也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谢俊平一个踉跄,险些跌个狗啃屎,罗南一把抓着他的肩膀,免去他脸面着地之苦,可谢俊平的反应荒唐到极点,嘶声惨叫: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看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事情终于搞清楚了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谢俊平确实是在医务部,而且是因为争风吃醋,和李学成互殴,一块儿住的院。

    地震时,李学成跑得快,谢俊平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李学成一行人行色匆匆,没看到人群中的罗南,可谢俊平却是发现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亲眼看到,李学成与罗南交错而过没几秒,就直接翻倒昏迷,陷入休克,如今还在重症监护室里。

    换了旁人,未必会多想,可谢俊平却是知道罗南与李学成矛盾的,也从连妤等人口中,得到了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昨天上午他命悬一线时,受了罗南诡异的眼神震慑,回头是越想越觉得神奇,不自觉就往一些稀奇古怪的方向上靠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要找章莹莹商量一下的,可不知怎么地,一整天都联系不上,幽蓝事务所就和倒闭关张了似的,说不得只能亲自上马,想出这么个招数,一方面是想和罗南打好关系,另一方面也存了招揽“能人异士”之心。

    谢俊平现在的状态,完全不经吓,稍稍用点儿劲,就竹筒倒豆子,全抛出来。

    罗南叹了口气,拍拍他的肩膀,说了这么多,其实漏了最关键的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谢俊平自己也是懵然不觉。

    罗南借着拍肩的动作,乌沉锁链哗啦抖震,自眉心而出,前端“魔符”红光闪烁,瞬间在谢俊平体内穿进穿出。

    谢俊平莫名打了个寒颤,而在他所无法触及的层面,却有一团暗红光雾,从他体内遁出,被乌沉锁链拦个正着,一挥击散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