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七章 权限锁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罗南刻意压制了“魔符”对生命精气的吞噬,精神层面的动荡,短短两秒种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谢俊平不可避免还是要受到一点儿冲击,但应该是在可承受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罗南看谢俊平精神恍惚,便又轻拍他的肩膀,试图安慰他,那知还没说话,谢俊平就晃晃脑袋,眼神飘移,含含糊糊吐口:

    “什么声儿啊?”

    说胡话了?

    这是罗南第一个想法,可紧接着,他就注意到自家乌沉锁链缓缓抖震回缩,发出“哗啦”声响。

    “……学长?你听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谢俊平脸面往罗南这边转,眼神却对不准焦距,张了张口,忽地仰天就倒,还是罗南紧扶了一把,才不至于后脑勺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此时,谢俊平已经陷入了无意识状态,昏昏沉沉,像是发一场噩梦,体温也忽上忽上,引得他的手环都开始健康报警,并向外发送讯号。

    问题是,现在是在地下十五米左右的位置,又是前实验室,信号屏蔽非常到位,手环功能再先进,也注定是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打灭寄生的燃烧魔影之后,影响这么严重?

    这绝对是罗南没有预料到的。

    他明明控制了对谢俊平生命力的伤害……难道燃烧魔影与谢俊平在精神层面的联结,要比预料的更深入?

    罗南面色凝重,让谢俊平躺在地上,乌沉锁链又探出来,放任魔符在谢俊平身体内外探测。

    问题是,再没有任何异常,至少在魔符能够探测的层面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至于身体状态,罗南就更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人体结构太过精密复杂,罗南这些年利用药物塑造格式,变异神经系统,已经是对身体的大胆认知、改造,但所了解的,仍然是沧海一粟。

    把谢俊平弄成这样,实非罗南所愿。

    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他也没办法,略一思忖,便把谢俊平背起,准备到地面上,再做处置。从谢俊平手环功能来看,只要信号能出去,应该就能联网示警,呼唤医疗救护。

    说实话,背起谢俊平,对罗南来说一点儿也不轻松。这家伙大约有七八十公斤重,又是昏迷状态,不懂配合,更是发沉。

    罗南很快就出了一身汗,幸好前方电梯在望,他腾出一只手,想去触碰按钮,可在此时,他分明听到了一声警示性的“嘀”音,似乎是从谢俊平的手环上发出来。

    罗南以为谢俊平又出问题了,忙把他放下来,准备探视,哪知就是这一刹那,连续的电闸跳动声响,眼前骤然陷入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罗南愣了半秒钟,猛地低头。此时,漆黑之中还是有一点儿光亮的,那来自于谢俊平的手腕、他的手环之上。

    一连串信息依序刷屏:

    临时权限授予人进入无意识状态。

    实验室防护系统进入b级状态。

    唤醒功能启动,临时权限授予人无反应。

    实验室范围内查无其他权限授予人。

    实验室防护系统进入a级状态。

    能源系统关闭、通讯系统关闭、通行系统关闭,维生系统关闭……实验室锁区完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信息刷屏结束,手环光芒也熄灭掉,微微的莹光就像是恶魔嘲弄式的眼神,眨一眨,便再不理会。

    罗南点触手环,试图挽救,可手环的个人防护功能也启动了,无论他怎么点,也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罗南重重一拳砸在电梯门上。

    当代社会,毫无疑问就是权限社会。

    物联网遍布都市的每一个角落,电子权限的高低,决定了你能够到城市的哪个位置、哪个层次。

    你的肉体是自由的,但是你的权限是受控的。用低权限的身份,去硬闯高权限的地界,要么就是鼻子碰壁,要么就像罗南这样,被莫名其妙的陷阱,困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权限陷阱”很常见,一般都是在重要地点的电梯、走廊以及其他相对封闭狭窄的区域,为的就是困住未授予权限的非法闯入者,事后交给警方处理。

    罗南碰到的这处陷阱,面积宽敞许多,只是位置不太理想——这是地下十五米的封闭空间。

    在这里,黑暗就像是无处不在的妖魔,通空无的静寂,传递着不安和恐惧。

    罗南站在电梯门口,能够清楚地听到他和谢俊平两人的呼吸。数秒钟后,他把谢俊平放下来,倚在电梯门上。

    “喂,醒醒!”

    谢俊平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呼唤、掌掴、掐人中等等方式全部用过,谢俊平依旧是昏睡状态,倒是体温平顺了很多。

    罗南也是无语,他再站了十几秒钟,又砸了一下电梯门,但这回轻了一些,然后就重新背起谢俊平往回走。

    黑暗如影随形,这是最彻底的黑,实验室那见了鬼的防护系统,干脆利落地切断了所有的能源,真的没有任何光线。

    罗南最初是想用自己的手环照明,可是早在半小时前,手环就因为“长线”进入了低电状态,一点微光,几等于无。

    他干脆也不用了,反正黑暗对他并无意义。

    乌沉长链再度探出,前端魔符闪烁着妖异的红光。这个光芒只在精神层面闪耀,但却通过某种形式,照临现实层面,让罗南不用肉眼,也能观察到周围的环境,某种意义上甚至比肉眼更为清晰。

    这算是不出窍的灵魂视角吧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能够“看”清环境的感觉真的很好。纯粹黑暗中不可测的的东西,一下子被清扫掉,心理层面的压力也有所缓解。

    罗南在空荡荡的中央控制室找了把椅子,把谢俊平摆在上面,暂不理会。自个儿则走到已经彻底关闭的控制台前,随便按了几个按钮,果然全无反应。

    现实的威胁依旧是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罗南没有忘记,谢俊平的手环上最后闪过的那段信息。

    被彻底关闭的几个系统中,最致命的,无疑就是“维生系统”。地下十五米的封闭空间,如果没有这个系统时刻循环空气,用不了多久,受困者——这里面包括非法入侵者和临时权限持有人,都有窒息而死的风险。

    从这里看,该实验室的拥有者,着实是心狠手辣,如果细抠法律条文,这也无疑是非法的。但想想实验室的上一位拥有者是哪个,罗南就觉得,这倒挺符合自己的心理预期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