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八章 神经元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实验室的前拥有者严宏,是原型格式论的提出者,80年代曾盛极一时,而这份声誉,是踩着罗南爷爷的肩膀获得的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当年,罗远道“人类活体实验”之事,媒体报道的焦点,主要是荒野、游民、受害人等更具爆点的细节,对于此事的揭发人,却吝于关注,再加上所谓的“证人保护”政策,以至于关键证人的身份,从未真正进入大众的视线。

    但罗南很清楚,做出这事的,正是当初与罗远道同在一家研究所工作的严宏。

    罗远道的官司定案后不久,严宏就提出了“原型格式论”,获得了巨大的学术声誉。可也正因为如此,90年他被揭出抄袭罗远道有关实验数据之后,才会跌得那么惨。

    外界不清楚,但学术界对此案还是记忆犹新,也清楚更多的细节,只不过因为罗远道一案的特殊性质,还有量子公司的插足,大家讳莫如深,只在封闭的小圈子里流传,不曾在公众媒体上爆出罢了。

    而严宏在科研道德委员会调查期间,刻意造成实验事故,湮灭证据的做法,也是极其恶劣,经此一事,严宏的名声在学术界彻底臭掉, 难以翻身,最终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物,在自家实验里布置一些“绝户计”,真是再顺理成章不过。

    此时罗南就颇有“这样才对”的想法,然后就是莫名的兴奋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兴奋。

    自从罗南搞清楚爷爷案件的前因后果,很自然的就把严宏作为“罪魁祸首”来看待,对于当年尚属年幼的罗南来讲,当时如日中天的严宏,就是当之无愧的关底大boss,是他未来要去打倒的对象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没等罗南长大,90年这个boss就莫名倒下了,其成果也成为了量子公司收购的诸多知识产权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罗南虽然不至于彻底丧失“奋斗目标”,可内心还是颇有一份失落感的。可有谁想到,相隔六年之后,在一个已经废弃的实验室里,他竟然是获得了与这个boss“隔空交锋”的机会!

    就算只是对着空靶子的想象,对于罗南的意义,也分外不同。

    罗南的思维空前活跃,胆量魄力也是放开到极致。几度呼吸,让心神归于平静,他站在控制台前,乌沉锁链就此切入其中。

    作为一间实验室的中控区,这里的设备不外乎就是几处控制台、几块屏幕,功能更类似于监控中心,正常运转状态下,可以看到建筑内部,包括周边区域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涉及到能源、维生系统的核心模块,这里也只是作为一个操控面板,在彻底断电的此刻,并无现实意义。

    罗南的想法是,利用乌沉锁链和魔符的感应能力,从“中控台”的各个设备连线进行追踪,找到“核心模块”位置,再想办法重启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至于如何从精神层面干预现实,他是想做一个尝试。

    乌沉锁链就像一条在黑暗中穿行的巨蟒,循着密封区域的复杂导线,一路下行。实验室的走线还是非常清晰的,高度集成化的结构,给罗南省去了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期间,他只错了一次,便找到了真正的中控系统所在。这里一头连着实验室的独立能源站,一头连着包括核心超算在内的各个系统模块。坦白讲,对于罗南这个电子小白来说,有些太不友好。

    罗南稍稍迟疑,便选择了能源站一方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最致命的问题,就是断电,如果能实现电站重启,他就赢了一半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将乌沉锁链的去向掉转之际,本体所在,大脑深处却是微微一麻,随即就有闪耀的电光,直劈出来。

    是那根神秘莫测的“长线”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巨大的实验室里,“长线”连根毫毛都算不上。可它化身的电光,却是沿着乌沉锁链一路疾行,眨眼的功夫,就从锁链前端蹿出,消失在密集的电缆线中。

    罗南捂住脑门,一时也理不清是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这根“长线”,未免太邪门儿了。

    之前“长线”渗入手环,莫名其妙开启了本应在仿纸软屏上的界面,又耗掉了手环大部分电力。

    罗南初步判断,它是一种特殊的的“电子设备”,可能是集成了处理器、存储模块、传感器等多个功能。

    可是,当罗南的乌沉锁链扫过,“长线”却是发生了强烈的反应,以不可思议的方式,一路突进他的大脑。

    罗南之后一段时间的恍惚,就是因为“长线”似乎是融入了大脑的某个位置,却又有着强烈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大脑是没有痛觉的,所谓的“存在感”,要么就是一种异常电信号,要么就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感应,罗南倾向于后者,因为“长线”明显与乌沉锁链有着微妙的信息交换,只不过那是他尚不能理解的层面。

    对这个由“懦夫”藏在仿纸软屏里的神奇玩意儿,罗南已经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这东西又给了他新的“惊喜”。

    “长线”虽然脱离了乌沉锁链,但二者之间,还有一份清晰的感应存在。罗南由此可以感应到,其所化的电光,循着电缆逆向推进,瞬间就打入了罗南预估的电站位置。

    短短一秒钟后,那片区域便骤然明亮,对于罗南而言,在其感应层面,奔涌的电光简直就像是扑面而来。受他影响,乌沉锁链也是骤然回缩,但相较于光速传导的电流,还是太慢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一慢,不可思议的奇景,就在罗南的“眼前”展开。

    在刺眼的电光中,他看到了一棵树,一棵骤然成长的大树。

    它的根系就生长在电站之中,而其主干,却是循着电光游流,捣入中控系统,再将无数繁茂的枝桠,切入各处系统模块。

    刹那间,静寂若死的实验室,便重新激活。

    不可计数的电信号,从各个系统模块汇集,再密集传递,其走向,分明就是已经陷在“巨树”里的乌沉锁链,也分明就是罗南这边!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