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八章 神经元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有史前来最惨烈的癫痫患者?

    罗南在一瞬间,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悲惨的下场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而这也映射出了他某个更深层的认识:那条“长线”,在此刻展现出来的结构,就像是一根巨大的神经元。

    作为人体基本的信号处理单位,神经元的理想模型,差不多就是一棵大树的模样。

    分叉的枝桠是接受信息的树突;

    主干部分是传输信息的轴突;

    前置神经元的轴突末梢,类似于大树的根系,再和后置神经元的树突接触,实现神经递质和电信号的传导。

    正如此刻,生长在实验室各个系统模块之间的“大树”,一边收集来自各个系统模块的海量电信号,一边将其汇集传输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个“大号神经元”与正常神经元相比,结构有所变形。它没有实现自主运转,而是以“根系”外接了能源;信息传导的终点,则变成了与主干相融的乌沉锁链,事实上也就是罗南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长线化身的“大号神经元”,就像罗南外接的人造器官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儿,如果应用得好,当真是潜力无穷。然而“大号神经元”的信息传递模式,可要比正常神经递质传导模式狂暴太多。

    以亿计的电信号蜂拥而至,任是谁家的大脑,都不可能同时处理如此巨量又是同经一条线路的信息。

    罗南试图让乌沉锁链断开联系,可这种微妙的精神层面联系,哪是这么容易断掉的?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被电信号淹没,瞬间抽风的悲惨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,一秒钟后,罗南等来的不是电信号洪流,而是一幅明亮而熟悉的界面。

    中央控制室亮了起来,并不是灯火通明的那种。“大号神经元”控制的能量和信息,以一种较为“克制”的方式呈现。巨量的光电讯号之间,完成了一次精妙绝伦的转化,并将其结果传送到罗南正前方的巨屏之上。

    巨屏上所显示的,正是曾经伴随罗南达五年之久的仿纸软屏界面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又是“长线”的杰作。

    在小巧的手环屏幕上,在横跨半个房间的监控巨屏上,它都用这种方式来宣告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面对巨大化的仿纸软屏界面,罗南有些发怔。这一刻他看到的不只是闪光的界面,还包括在其幕后部分运转原理。

    “大号神经元”的结构,充满了仿生学的味道,那么作为神经细胞,其自然也会具有细胞体这一基本结构。

    通过乌沉锁链,罗南在“大树”的枝桠和主干交界处,发现了这片区域。这里正是海量电信号从繁茂枝桠上传回,第一个汇聚之地。

    在这里,集成了罗南尚无法探知的功能,但最起码是有分析筛选,转码编译的作用,就像是一组处理器芯片,又或是辅助式的“副脑”,先将巨量的信号转化,形成简洁清晰、便于理解的东西,才真正传回到中控系统,以及罗南的大脑之内。

    这就避免了海量信息对大脑的伤害,真正实现了一个“外接神经元”不可思议作用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奇幻式的东西,而是实实在在的运转机制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涉及到的精神与物质信号的转换、人与机器的信息交互技术,无疑是让人仰望。

    这是地球科技所能达到的程度吗?

    罗南琢磨半晌,仍无所得,只能把注意力放回到他能够理解的界面上。

    乍一看,仿纸软屏的界面还是那个风格,但终究是有变化的。

    罗南使用的界面,一向是非常清爽,选择的应用不多。就像对仿纸软屏,他一般只用来上网、绘图、看看电子书什么的,没有下载多余的应用。

    主界面的应用图标,正好是8个,其中还包括了系统的时间、日历、播放器、浏览器和设置等五项基本功能。

    罗南自己下了文件编辑器,表姐那一帮人逼着他下了一款市面流行的通讯软件,最后,就是一直存在的绘图软件了。

    这些应用图标在竖排状态下,正好是占了两排,一排四个,布局一看即明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在巨大的屏幕上,罗南分明看到了一个新图标。那是一组交错的齿轮结构,若不是颜色不同,几乎要和经典的设置图标混淆。

    而图标的标识也很直接,就是齿轮二字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“外接神经元”还有自动下载app的功能?

    罗南意念微动,之前试验的意念传感竟然还起作用,新的界面打开,出现在罗南面前的,却是一组建筑平面图和立面图

    搭眼一看,罗南就确认,毫无疑问这就是“齿轮”的建筑图纸。

    只因为,这组图纸的特色太鲜明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说是齿轮,整栋建筑,可以目见的圆形空间,至少也在一百处以上,散见于七层楼体的各个位置。而从结构来看,也确实有一些门户、玄关,设计成“齿条式”,只从平面图看,整栋建筑,就像一座重型机械,各个部位,以齿轮传动的方式连接在一起,构成了不可分割的整体,奇妙而精致。

    在界面的左侧,还有一列选项,此时几乎全部变灰,均是不可选择状态,唯独在最下面的那项,还充着饱满的光泽。选项的名字也挺怪:

    “观景台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正奇怪的时候,身后发出声响,罗南心神一动,巨屏界面隐去,中央控制室又恢复了不见五指的黑暗。

    此时在他后方的谢俊平,不知是发了什么梦,手舞足蹈,却浑不知自己是坐在一把椅子上,瞬间平衡尽失,椅倒人翻,摔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“我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竟把谢俊平彻底摔醒了,骂了一声,伸手去捂头,眼睛睁开,入目却尽是黑暗。他明显没回过神来,在那儿嚷嚷:

    “开灯!”

    罗南用自己临近关机的手环放出一点微光,有限地满足谢俊平的愿望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这种光线下,突兀的一点儿微光还有照出的面孔轮廓,那是真能吓死人的。

    谢俊平倒抽一口凉气,又是哎呀一声,却是本能躲闪的时候,碰到了椅子。

    罗南不想再玩什么客套,直接就道:“学长你醒了就好。你刚刚可能是状态不好,昏过去了。实验室侦测到你的意识丧失,断开了临时权限,能源、维生系统都停止工作,你看看现在权限恢复没有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!”

    谢俊平用了五秒钟时间才消化掉罗南传递的信息,当下又是一个激零,终于是清醒过来,顾不得问自己究竟是怎么昏厥的,立刻点亮手环,处理权限问题。

    大约三秒钟后,“咣”的一声响,谢俊平把旁边的椅子踹开了,然后就是破口大骂:

    “说我必须重新申请,特么给我信号啊!”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