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九章 观景台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算了,本来也不该对这个系统抱有期望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罗南就觉得,他刚刚藏起界面的行为挺傻的。好在亡羊补牢也不晚,便叹了口气,敲敲控制台,让身前的巨屏重新闪亮。

    巨屏的光芒拉长了罗南的影子,也让谢俊平下巴砸在地上:

    “南弟你……是黑客?”

    罗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干脆不说话。

    谢俊平却是一下子兴奋起来:“乖乖,这个系统据说是量子公司强化过的,南弟你也使唤得动?”

    这家伙的情绪是不是有点儿怪?

    罗南还记得,谢俊平差不多是给硬生生吓昏过去的,昏迷之前,更对着罗南哭喊“饶命”,可现在这境况,不但对罗南的恐惧之心尽去,就连受困绝境的惧意,也给削减到最低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惊吓失忆?还是说,斩掉燃烧魔影,效果真的是立竿见影?

    短暂思考没有结果,罗南也就把这事儿放在一边。他重新开启了“齿轮”界面,目注“观景台”的选项,数秒钟后,以意念选择按下去。

    界面之上,没有任何变化,但却有一股信息流,顺着乌沉锁链,依序导入他脑部,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罗南稍做沉吟,转过身去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?哪去?”谢俊平环顾周围昏暗的环境,不太敢动步子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中央控制室侧方,就一个门户自动开启,通过更黑暗的空间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谢俊平脱口而出:“密道?”

    “打开手环照明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罗南心念一动,巨屏熄灭,房间里恢复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。

    谢俊平惊呼一声,手忙脚乱地把手环照明打开,勉强照亮了前路。

    既然有了灯光,罗南也不多说,径直往新开启的门户方向去。

    “喂喂,这是密道吧……”谢俊平压低了嗓门,也压抑住紧张,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    “外面是走廊。”

    巨屏虽然熄灭,罗南的“大型外接神经元”仍控制着那部分资源,传导有效信息,通过乌沉锁链,再转交脑神经,直接将画面映射到他的视网膜上。

    只要罗南精力能够支撑乌沉锁链存在,不管距离多远,这份“电子地图”都不会失效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了乌沉锁链牵引魔符感应,又不准备冒险灵魂出窍,他在这片黑暗中,也变成了睁眼瞎,必须要有照明才行。

    谢俊平已经从手环上了解了防护系统的狠辣之处,此时完全搞糊涂了:“不是密道,怎么打开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建造者最初的设计。接下来我们所走的线路上,所有的门户,都是由另一个独立电源控制……后来的改造者,显然没有发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麻烦?”

    谢俊平晃动手环光柱,扫视四面,果然看到,一路都是走廊之类的公众场合,偶尔要穿越一两个房间,但也没有任何遮掩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是爱好吧。”

    罗南脑中不停闪耀着“齿轮”的立面图和平面图,那严密的结构,奇特的构思,让他时刻都为之赞叹。

    整个建筑物的布局,似乎化身为一部随时可能启动的机器,要去加工某样产品。此时他和谢俊平,就是在齿轮零件之间穿梭,进行一场奇妙的巡礼。

    有外接神经元控制,罗南和谢俊平之前,完全是一路绿灯,没有遇到任何障碍。

    在通过安全通道的楼梯之后,二人应该是从地下四层到了地下二层。这里虽然还是实验室的范围,但明显是公众活动区,扫过的照明光柱,还看到了休憩用的吧台,沙发等等。

    “真奇葩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终于彻底掐死了有关“密道”的猜测,并再一次对建造者的奇特嗜好施以问候。

    而不管怎么说,因为这份“奇葩”,在黑暗中一路行来,谢俊平的心态倒是越来越放松,也敢于执行“掌灯人”的职责,主动到前面去照明。

    如果摆在他眼前真是一个什么暗道之类,他有没有胆子钻过来,还真值得商榷。

    “哎,前面往哪儿走?”

    谢俊平的照明光束扫到了一堵墙,沿着墙壁,休憩区的轮廓呈弧形回收,似乎是到头了。

    没等罗南回应,光束突然扫到了一个标识牌,随即定在上面。

    谢俊平一步站定,猛拍大腿:“我知道这是哪儿了!”

    罗南顺着照明光束看过去,见标识牌上,以手绘的风格,呈现出一片水下图景,游鱼在水草间嬉游,微晃的灯光下,愈显生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沙洲水道,齿轮很有名的一处景点。从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谢俊平用照明光束,扫到了一处封闭的门户:“就从这里进去,一直到七百米外的‘枯树沙洲’,修建了一条水下长廊,中间穿过了半块沼泽地和一个小湖,是近距离接触湿地水下生态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简单介绍一下,谢俊平又开始卖八卦:“听说这条水下长廊在齿轮修建之前就有,只不过被人用破坏生态的罪名告了,施工方差点儿赔掉了裤子,让秩序社捡了个大便宜,修建齿轮的时候,特意连了起来……当然,每年要交的税金可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罗南则从他的连串废话中,找到了最关键的东西:“你说那边是一个沙洲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很有名的地方。据说是观看齿轮建筑全貌的最佳地点。”

    罗南暗暗点头:这就是称为‘观景台’的原因吗?

    这时候,谢俊平终于反应过来,兴奋地猛拍罗南肩膀:“南弟,我们这不是脱困了?只要到沙洲上,去他娘的信号……靠!”

    谢俊平忽又出了脏字儿。

    罗南莫名其妙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不妙。”看不清谢俊平的表情,但他声音有点慌,“我记得几年前湿地水位上涨,沙洲已经全淹了。现在就有一颗歪脖子枯树还露出水面……咝,秩序社不会把那边的出口封了吧?”

    罗南确认了一下线路,确定正如谢俊平所说,需要从水下长廊经过。目前也并没有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“到那边看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直接开启了水下长廊的入口,扑面而来的,是微腥的水汽,大概是多年的浸透的结果。

    谢俊平笔直地送出照明光束,却根本照不到尽头,这个长廊也与整体建筑那样,呈现出明显的弧形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