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二十九章 观景台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进长廊,这里依旧非常黑暗、静寂,然而这份效果,与实验室里的死寂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走在长廊里,纵然黑暗,却可以看到昏浊中荡漾开来的水波,那里面折射了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天光,出奇地生动。

    还有从四面玻璃幕墙上传过来的微响,是水下生物受到光线的影响,纷纷而至,与玻璃幕墙发生的擦撞。

    愈是安静,愈是响亮。

    有一次谢俊平忍不住好奇心,把光柱往水里打,却把一头短吻鳄照个正着,看那到狰狞的头颅轰声撞在玻璃幕墙上,谢俊平本能闪躲,却是与另一边幕墙撞个狠的,撞得眼泪都掉出来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他就老实多了,无论如何都要沿着水下长廊中线走,还主动把照明亮度调低,总算是无惊无险到了长廊尽头。

    这里明显有一个折弯,谢俊平战战兢兢走到拐角处,拿手环照过去,入眼的是一扇厚重的合金门。看上面一连串排下来的钢铁门闩,他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谢俊平扑过去摆弄半晌,最后是狠狠三脚踢在上面,却只是响起卟卟的闷声,显然那边已经被水土泥沙填满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最重要的事,低头看信号:“好像有一点儿?这里和地面也就是一两米的距离吧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水土层混在一起,同样具有非常强大的电磁屏蔽效果,谢俊平的手环功能算是比较强的,但还是很难接收到清晰的信号。

    谢俊平在那里折腾得满头大汗,罗南则将视线转移到水下长廊的其他位置。对照着视网膜上的电子地图,在看似浑然一体的内壁上摸索。

    由于他的动作太过明显,屡经挫败的谢俊平也给吸引过来,学他那样轻敲各处内壁,却完全听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一路上都没有暗门,这里不至于破功吧。那些建筑设计一个个可都傲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谢俊平的说法是很有见地的,事实上,罗南得到的电子地图上,路径也是到封闭的合金门为止,再没有别的指引。

    罗南也试图遥控这座门户,可是这显然是笨拙而纯粹的物理式隔绝,对一切先进的电子遥控技术,都十足免疫。

    但他仍不死心。

    因为有一件事,无论如何解释不通。为什么实验室其他的系统模块在“外接神经元”的界面上毫无反应,唯有这个“齿轮”、这个‘观景台’的功能,清晰呈现?

    根据各种信息判断,这条“观景台”线路设定,还要在严宏建立实验室之前……是天生的契合,还是后来特意的改造?

    若是后来的改造,偏又如此巧妙地与严宏的实验室设计区分开来,是不是存在着某种针对性?

    一路行来,都是最平常不过的公众场合,似乎也只有这条长廊尽头,才有一些隐秘空间,若是真有问题,也只会是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罗南思忖片刻,果断结束了对实验室系统模块的渗透,抽回了乌沉锁链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“外接神经元”与他的精神联系优先级更高,乌沉锁链一旦回缩,“外接神经元”也重新化为电光长线,回收入脑。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摇摇头,暂时不在这上面多费心思,而是运使乌沉锁链,带动魔符,一股脑儿地在这片区域横扫竖切。

    一应物理隔断,对乌沉锁链及魔符而言,都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

    罗南霍然抬头,仰望上方的合金钢板。组成水下长廊95%的材质,都是强化玻璃材料,只在两端使用了金属做固定,平时也没有哪个人会在意这个。

    可是乌沉长链扫过之时,上方的某个位置的材料,分明与合金钢板、强化玻璃都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喂,你看哪儿呢?”谢俊平注意到罗南的异样,也抬头上看,却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罗南没理他,只是认真估计高度和角度。

    应该还够得到……

    “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把谢俊平挥开,罗南往后退了两步,来了一个助力跑,重重蹬在金属门上,借力再腾起一截,同时半扭身,双手上探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是合金钢板的位置,却莫名化成了黏液一般的东西,只是稍有窒碍,便被突破,而紧接着,罗南的双手便碰到了真正的钢板边缘,撞得有些生痛,但他反应挺快,一把抓住,身体扭荡一下,腰腹用力,做了个引体向上,身子就往上去。

    从谢俊平的角度看,他半边身体都没入钢板之中,然后双腿荡了荡,就再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我靠……拟态膜!”

    谢俊平家里,也和军方有些生意,一口就叫破了这种尖端产品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,值得庆贺!

    不过问题来了:貌似这种高难度的纵跃攀爬,妾身做不到啊……

    在这个考验操作的关卡上,即便是有罗南的帮忙,谢俊平还是至少浪费了十分钟,才勉强过关。

    而等他真正接触到上方的空间,却是忍不住骂出来:

    “日哦,原来密道在这儿等着呢!”

    确实,这里就是一处高度宽度都不到一米的狭小甬道,需要人屈膝爬行,才能通过。和之前的一整条路线,都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说好的设计师的骄傲呢?”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是后来才开辟的……前面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罗南在谢俊平浪费时间的时候,已经做了番侦察,此时领着人爬过去,很快就展示出全然不同的风格。

    当横向的狭窄的甬道结束,结构陡然一个颠倒,变成了纵向的空间,虽然仍不怎么宽敞,但同时容纳两个人,还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……要舒适多了。

    灯光照射下,木纹式的石制阶梯盘旋而上,虽有光线照射,还是没看到头,摸了一把,非常潮湿,但很干净。

    两人拾阶而上,谢俊平好奇摸了摸内壁:“好像是树皮……喂,看这个位置,我们难道在沙洲枯树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。”罗南回答,“树身应该还填充了某种仿生材料,看着接近腐朽,其实非常强韧。”

    “哇噢,这是个树屋!枯树沙洲的标志性植物,是一个树屋!这是哪年那月的大手笔啊……我靠,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突然有一条黑影从谢俊平眼前冲过,直蹿入树底。本身不是太大,速度却挺快,不知是走了哪条道儿,隐约有水声响起,然后就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