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三十二章 传承论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谢俊平皱眉看过去,来的这些人里,校学生会是胡华英,也就是胡三儿,算是他的死党盟友,开口招呼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有两张生脸,另外四人,却是建工社的高层,社团主席郎鼎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谢俊平忽地有了些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心里面犯着嘀咕,谢俊平还是摆出笑脸迎上去,这种交际工作正是他所长,而且暂时不用面对罗南那位爷,立时感觉天地开阔,从心所欲,从地狱难度重归新手场景。

    虽然对面有7个人,他招呼之际,仍然能做到主次亲疏,丝毫不乱。顺便还问清了那两个面生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个律师,姓朱,是金主的代理人,态度从容平淡,一副社会精英的高冷范儿;还有一个是保镖,黑脸皮,身材剽悍,颇有些专业酷样,谁也不搭理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已经是在社会上打拼的人士,年龄要比在场的学生们高出一大截。按理说,这种情况下,最好是由学校的“社团工作办公室”派出对等人员接待,或者由相关社团的顾问老师出面,可谢俊平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谢俊平越发觉得不对头,很快的,他的这份预感就变成了现实。在和朱律师寒喧的时候,人家直接就道:

    “七色基金对建工社的发展规划和人员构成都比较满意,愿意开展更实际的合作……注资购入北岸的标志性建筑,也是一项很不错的投资,相关流程安排,希望能够得到校方和学生会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打着哈哈,心里把胡三儿骂过千百遍:这种事儿都说不清楚,新金主是到了没错,可决不是什么直接入场,另起炉灶,而是给建工社助攻来着!

    妹啊,原本以为‘双龙会’要变‘三国杀’,可看这情况,分明就是‘一边倒’了!

    他咧咧嘴,和郎鼎握手的时候便道:“别的我不提,可对建工社拉赞助的本事,不得不说个服字。”

    作为大型社团的主席,郎鼎并不是特别强势的人,此时只是笑笑:“还好,引入新的投资人,会让社团的资金结构更合理,调度起来也更从容些。”

    “祝好运!”

    谢俊平嘻嘻哈哈,心里则惨叫一声: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扭头看了罗南一眼,这位爷依旧是情绪低落的样子,对一帮不速之客,全不在意。确实,按照罗南的逻辑,只要他在秩序俱乐部,在母亲一手设计的建筑里面,最后谁入主这里,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我的爷,事情哪有这么容易?”

    谢俊平暗中腹诽,觉得好生头痛。

    建工社也好,神秘学研究社也罢,类似的大型社团,没有一个是好打交道的。事前工作做不到位,一个小小的社员,有的是手段让你混不下去。

    谢俊平之前敢对罗南打包票,就是因为已经和神秘学研究社打了招呼,前路后路统统铺好。

    而建工社这边,真不好办。

    郎鼎是比较好说话,可是这个社团结构比较复杂,执行委员会里有很多刺头,别的不说,李学成那头死狗,就是建工社的常务副主席,在社团内有着很大影响力。

    罗南要是真进建工社,再和李学成碰上……不会出现校园神秘死亡案件吧?

    回去要想个主意才行!

    一念至此,谢俊平更没心思逗留,再废话两句,拉着罗南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哪知才走出几步,那个七色基金的朱律师就叫住了他:“谢部长,有件事需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是校学生会“社团活动部”的部长没错,可在校园里,还真的很少人直接称呼他的职务,楞了楞才回头,摆出笑脸:

    “朱律师有事儿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朱律师微微点头:“是关于社团资产方面的。目前来看,秩序俱乐部已经进入空转状态,而走完程序,至少还要三个月到半年,对现有资产的保值颇为不利。所以我们建议,应与竞争社团联系,开一个协调会,正式将秩序俱乐部所有的资产统计封存,减少折旧损失,避免额外消耗,希望学生会能居中协调组织,尽快完成相关程序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眉头就是一皱,你封存了社团,我身边这位爷往哪儿去?

    未等回应,朱律师又道:“此外,我们也希望校方能够严格程序审查。刚刚我们关注了秩序俱乐部的社团网站,发现社团竟然进了新人,社团停摆期间,还可以招募会员吗?在社团资产竞标期间加入社团,是什么原因,我们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这是专门找碴来着!

    谢俊平的脸一下子黑了,同时也很奇怪,他不记得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七色基金,或者是这个姓朱的讼棍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七色基金也是夏城很有名气的投资基金了,没必要表现得这么小气啊?

    再往罗南那边瞥了一眼,后者显然也听到了朱律师的言论,已经抬起头,可视线却没有指向发言人,而是落在朱律师身边,那个黑脸保镖身上。

    有古怪。

    谢俊平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在这件事上,绝对是半步不让的,他皮笑肉不笑地回应:“朱律师可能不知道,按照学校程序,目前秩序俱乐部还没有解散,只是由校学生会代管,其主要职能,还是维持社团的正常运作,招收会员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朱律师微笑:“原社团全体成员都进入羁押程序,很难相信社团还能正常运作,否则校方也不会开展资产竞标活动。结合代管协议,我方的理解是,所谓代管,应在社团已经实质性消亡的情况下,充分实现资产保值……如果谢部长认为我方的理解有误,也可以召开协调会,征询其他竞标方的意见,我们取一个最大公约数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微微一窒,那个协调会,他还真没胆量开。

    朱律师视线调转,落在罗南脸上。却又飞快地与旁边黑脸保镖交换个眼色,后者微微点头后,他才道: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刚刚入社的罗南同学?我刚在网站上看到你的入社公告,冒昧问一句,你入社的理由是什么?是否经过了相关考察?入社之前,你对秩序俱乐部的情况是否有所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质询,罗南抱着笔记本,冷漠安静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倒是谢俊平看不过眼,嚷嚷道:“喂喂喂,这都三句了!要说理由,问我呀,谁能比我更清楚?”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