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四十六章 荣誉分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何阅音的回答里,满满都是她直白实用的风格,绝不会受太多人的喜欢,罗南却还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实现肉身、精神的平衡——单纯而实际的目标,更容易集中注意力。

    可紧接着,何阅音又发过来一条信息,却是一份表格,上面写着“六耳应急功能培训计划”字样。

    六耳?

    罗南愣愣神才想起来,那天晚上,何阅音提了这么一句,现在连计划都列好了?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用了吧。”

    不只是怕麻烦,30个小时的长觉过后,对新能力的适应性,给了罗南颇高的信心。他觉得,现在就算不用乌沉锁链,保持二十四小时连线,应该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何阅音没有轻易让步:“罗先生,六耳的应用,不只是常识,也是一门技能。就是到了觉醒者的层面,也要经常练习的。特别是现在,人面蛛的威胁还远远没有解除,更需要保持紧密联系,不给它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罗南呃了一声,终于是想起“人面蛛”来,正好趁机换个话题:“对了,‘人面蛛’有没有最新的消息?围剿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何阅音真的给引开了些注意力,但从她的声音里,也能听出凝重之意:“到目前为止,协会、军方、量子公司共处理11起相关事件,解决了其中的4起,7起处置失败;此外,还有3起尚未最终确定,是否是人面蛛所为。在14起事件中,死亡5人,重伤1人,受到较严重精神创伤的为67人。”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大溃败!

    罗南听着都想捂额头,在加入协会之前,他对这个隐藏在人类世界暗面的组织,还是很有些敬畏的,可现在看来起,怎么有些左支右绌的意思?

    这让心怀梦想加入的年轻人,情何以堪?

    何阅音似乎感觉到了罗南了心思,轻声道:“在暗面生物刚出现的时候,政府军方也好,能力者协会也好,要比现在还要狼狈得多。后来是付出相当代价,开发出了一系列战法,才勉强控制住局面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情况又有不同,暗面生物入侵大都汇,是我们一直着力避免的问题。可这次事态失控,近两年的努力毁于一旦。要想重新实现控制,肯定还要一定时间。”

    罗南脱口而出:“那量子公司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南南你自言自语什么呢?”

    姑母的声音突然响起,随即客厅灯光打开,照出罗南在沙发上的身影。而在楼梯口处,罗淑晴女士穿着睡衣,皱眉盯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失误了!

    罗南在应用“六耳”上,果然还是欠磨练,明明是精神层面的应用,可一时忘形,直接吐了口!却不知,前面是不是也有类似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何阅音也发现了他这边的意外,主动结束了通话:“回头确定了培训表,再发给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罗南也没脸拒绝了,只能默认。当然,现在最重要的,还是应付姑妈的质询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却忘了身体的问题,差点儿又闪到了腰,暗抽一口气凉气,还要转动脑筋,想出理由:“我就是睡醒了,正好有同学在线,两个人聊聊。嗯,这一觉睡得可真长……”

    罗淑晴女士走过来,眉头仍未打开:“在蓝湾那边,你是不是没有好好休息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说这种谎话,罗南眼睛都不眨一下,一贯的木讷,也是很好的掩护。

    然而罗淑晴女士实在太熟悉他了:“你在这儿不过午夜都不睡觉,自己住了,倒能拿捏得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知道不能再纠缠下去,低头找鞋:“姑妈,时间太早了,你还是再去睡一会儿。我是睡不觉了,干脆出去锻炼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谁家3点晨跑?”

    罗淑晴女士冷刺他一句,随即坐到沙发上,拍拍身边的位置:“我这把岁数了,再睡也睡不着,来,陪我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呀!我还想问你呢,你在学校有没有固定的交际圈?你那天的朋友,叫薛雷是吧,看上去倒是个厚道人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知道,再也逃不掉,只能暗叹口气,老老实实回去,承受新一轮的折磨。

    足足两个小时过去,和姑妈从3点聊到5点,罗南总算是得到了晨跑的许可,如蒙大赦,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和鞋,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孝顺,实在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莫雅半夜翘家的事情,随时都有暴露的风险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在这个时候,莫雅都会起来练声的——还是远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好!

    罗南算着点儿,直到快8点的时候,估摸着母女战争已经结束了第一回合,这才掉头返家。

    在外面3个小时,真正锻炼的时间并不多,戒断反应之下的身体,状态确实糟糕,支撑不了太激烈的消耗。

    罗南倒是找了处公园,好好地熟悉了一下“牢狱”格式、乌沉锁链、魔符等各项元素,看一看身体的适应期过后,又有怎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3个小时里没什么收获,可他当回家之后,却不出所料地迎来了姑母大人的怒火:

    “罗南,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作为同案犯,这种事情没法瞒的,智能系统会很忠实地提供所有监控画面,供姑母大人选择鉴定。

    罗南知道,在这个时候,什么都不要分辨,低头挨训就是了。反正不久之后,就是饭点……

    “饭做好了,消消火,先填饱肚子。”

    餐厅那边,姑父莫海航先坐下去,给自己盛好了清粥小菜,不紧不慢地喝起来,尝了几口,他点点头:“今天的小米挺黏的,下次还买这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海航!”姑母的火力瞬间转移。

    然而姑父依旧淡定以对:“既然知道她在哪儿,往哪儿去,怎么可能丢得掉?先忍一忍,回来再训她好了。”

    换了其他人,这么大而化之的言语,说不定就是一场家庭战争的导火线。可是,偏偏姑父少数有资格这么讲的人。

    作为“sca”的资深技术人员,莫海航已经在这个全称为“社会信用管理局”的职权部门工作了近二十年。

    在“信用点”全面替代货币职能的现代社会,sca正是一切“信用”的见证者和管理者,也负责审核相对应的“权限”发放工作,可谓是最炙手可热的权力部门。

    虽然莫海航并非高级官员,可要想借用机构资源,锁定自家女儿的行踪,简直就像呼吸般容易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