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四十七章 罗远道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丈夫硬架梁子,罗淑晴也不多说,只冷笑:“这是丢掉丢不掉的事吗?你骄纵的好女儿!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多亏姑父转移火力,罗南暂时脱离战场,到楼上换衣服洗漱。

    哪知今天早上注定事多,刚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,六耳处又传来信息,而且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罗南想了想,选择接通,正要询问,对面当头就是一句:

    “去你x的!”

    罗南一时都愣了,哪个神经病?协会还有这种人?而接着,对面明显失控的嗓门又喊:

    “尽管躲到那个机械女裤裆里去吧,老子早晚给你们好看!”

    这人听起来像是喝醉了酒,吐字不是太清楚,全是带着脏字儿,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,已经骂出老长一串儿。

    这时候,罗南终于反应过来,机械女……是指何阅音吗?那么与28号的行动相关。

    看对方恶劣的态度,他很快有了一个猜测,再看显示头像,果不其然:

    “黑甲虫?”

    这家伙,不就是那晚上承受不住何阅音的批评,半途脱队的那位吗?在协会的简报评价上,他与倒霉的黑狼一起,被评了零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人性格有够恶劣的……协会里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。

    被人用脏话劈头盖脸砸下来,便是佛也有火,更何况罗南?

    他皱眉回了一句:“公然威胁,态度激烈。我可以认为,你是被‘人面蛛’操控了吗?”

    被这个大帽子砸下来,对面猛地一窒,随即又是咬牙道:“小子,别以为通灵者了不起,以后咱们慢慢玩!”

    罗南冷扎扎地回了一句:“随时奉陪!”

    两边通讯挂断,罗南却发现自己冲动之下,通讯时又吐口了,他轻拍面颊,从楼梯口探了探头,楼下很安静,夫妇二人还在对视,似乎姑母余怒未消。

    他松了口气,走下楼去。

    见罗南下来,姑父姑母齐齐转过脸,姑父示意他坐下:“来,吃饭,小米粥热着好喝。”

    莫海航长年在权力机关工作,虽然个头不高,但面色严肃,平时沉默寡言,看上去不好亲近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在家里,这位就是个标准的“煮夫”,只要在家,从早到晚,三餐都归他管。

    也不是说惧内之类,实在是姑母大人的手艺数十年如一日,实在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至于一对子女,莫雅完美继承了姑母的强势天赋,以及惨绝人寰的厨艺水平,虽然敢做,却没人敢吃;

    还有莫鹏,罗南的那位同岁的表哥,周末早晨不到10点,怎么可能爬得起来?一家人吃早餐,根本就懒得喊他。

    大概是由于莫雅极端严重的翘家行为,餐桌上长时低气压,姑父班上班下,见多了这种情形,淡定地喝粥,看新闻。

    罗南也不好说话,闷头吃饭。他的饭量摆在那儿,清粥小菜肯定是满足不了的,姑父做饭的时候也考虑到这一点,牛肉搭配营养剂,专供,管饱。

    按理说,虽说事隔一个月,这还是很正常的一次莫家早餐日常,可今天罗南就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实是因为他的精神感应随时铺开,就算低着头,也能看到姑父、姑母两人眼神交换,貌似过于频繁了些。

    以前也是这样?还是他今天精神太敏感了?

    眼看吃得差不多了,姑母忽地开口:“你,罗南。”

    “姑妈?”

    “今天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呃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一块儿去安海,去看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罗南明显地愣了愣,然后响亮地应声:“好!”

    可转瞬他又些担心:“爷爷状况又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别瞎猜!”姑母点点下巴,“去,今天归你收拾!”

    罗南自无异议。

    安海医疗中心,在夏城是很有名气的精神疾病疗养院,位于远郊,离主城区近200公里,大概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每到全家出游的时候,副驾驶位置就是黄金宝地。谁也不算意在后车厢接受姑母大人的耳提面命,这回罗南凭抢在还没睡醒的莫鹏之前上位,上车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的车程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    对于莫鹏来说,显然很漫长;罗南则有大量的事情可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他打开随身笔记本,看仿纸软屏界面,此时,新出现的“观想图标”还在“下载状态”,30多个小时过去了,进度也才到2%而已。

    好吧,多亏这个“2”,要不然还以为卡死了呢。

    罗南无法估计,他究竟从“人面蛛”身上,挖了多少信息出来。又或者脱离了实验室的充沛能源,外接神经元的解析速度受到限制?

    看了看仿纸软屏的电池量,还剩下一半左右,这已经是很超常的消耗了,但与齿轮实验室里的独立电站相比,又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明天到学校,可以试试看。

    罗南打开绘图软件,然后直入第二层界面,显现出学生、职员、技师、教士、政客五层拼接的塔形结构。

    可紧接着就皱起眉头,是他的错觉吗?感觉界面变“脏”了?莫名地有些发暗,还有些轻微抖动……

    没等他细看,驾驶座上的姑父扭过头来:

    “在研究社会格式图?唔,你换软屏了。”

    自动驾驶模式下,他这位司机清闲得可以,而且眼光也很犀利。

    罗南唔了一声,想含糊带过。

    姑父却是罕见地勾了勾嘴角:“79年的时候,我可是被某人逼着,在局里的超算上,开了个研究项目,给他建立格式图模型,动用了夏城三十年的权限、信用数据,最后吃了处分不说,还被你爷爷斥了一句缘木求鱼……这都是眼前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罗南知道,某人就是指他的父亲,罗中衡。

    似乎姑父和父亲关系不错,这些年一直试图纠正罗南对父亲的印象,可说这些没用,罗南不会原谅一个用祖父的心血换取自由,然后“自由地”消失无踪的懦夫!

    他嗯嗯地应着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后面莫鹏见老爹开口,发现了摆脱老娘低气压领域的良机,滑动座椅往前凑,硬生生插进来:

    “要我说,老弟,你这个社会五级模型太招黑,凭啥教士比技师高级?政客又比教士高级?这都不是一个领域的,你就是说教士高过职员,拿出去也是引战没二话……”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