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四十八章 分裂症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洪特护匆忙过来,和罗南一起,把老人扶正,嘴里连迭道:“不碍的,不碍的,有防摔的缓冲设备。”

    这话也不知是安慰别人,还是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罗南小心翼翼撑住爷爷的肩膀,不敢碰手臂,感觉老人细如麻杆的胳膊,稍微用一点儿力,都能掰断掉。

    可这时,罗南感觉到胸口微微一沉,罗远道麻杆似的胳膊,就顶在上面,把他用力推开。

    罗南记得爷爷是不喜欢别人与他有身体接触的,不敢反抗,看洪特护已经到位,就顺势后退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罗远道偏在此时发笑,声带摩擦出干哑的笑声,透出诡异的欣悦意味儿:“你虽毁我神殿,却也不能在我国中久留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侧,反应慢了半怕的莫鹏没赶上救护,却是终于忍不住,手掌抚上额头,以缓解那份尴尬。

    罗南并不在乎爷爷的诡异思路,这时他看到,混乱中,原本夹在肘下的分页笔记本已经掉在凌乱的“积木废墟”上面,他俯身去捡,指尖刚沾到封面,就听到一声低吼:

    “我的战利品!”

    罗南一个愣神,劈面就有黑影扫来,若不是他本能后仰,还有旁边莫鹏拉了一把,这时候已经被罗远道的脚尖扫到。

    洪特护手忙脚乱地控制住老人的平衡,嘴里也在不断安抚:“老爷子,战利品还在,还在!”

    她忙给罗南、莫鹏使眼色,两人见状,只能是往后退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“拿来,给我。”

    明明看上去比最初疯颠许多,罗远道的精神却又出奇地健旺,对人发号施令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洪特护正调整平衡装置,一时腾不出手,就示意罗南上前:“没事的,老爷子一码是一码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已经到了逻辑缺失阶段?

    罗南深吸口气,压下心中酸涩,上前拿起笔记本,平托在手中,递向老人。

    罗远道伸手拿过,对他来说,厚重笔记本的份量是沉了些,单手一接,就是打颤。洪特护想帮忙,却被粗暴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虽然颤抖的手臂,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拿不住跌落,可最终他还是翻开本子,扫视上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明知道罗远道现在的精神状态,完全在一个无法理解的层面。可在此时,罗南心中偏有一份“交作业式”的忐忑。

    他盯着老人,想看究竟会是怎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狗屁不通,狗屁不通!”

    一路翻页,面对罗南草草绘出的凌乱线条,罗远道一脸不屑。某种意义上,这倒是最符合正常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罗南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罗远道的动作定住,视线停留在纸面上,眼珠似乎也有些聚焦。

    此时,他翻到的,正是已经被涂乱的牢狱草图那页。

    足足五秒钟,罗远道没有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罗南心里突地一跳,盯住爷爷已经脱形的面孔,一丝丝颤动虚弱的希冀火苗,倏乎燃起。他靠前一些,试图把爷爷的反应看得更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感到他的动作,罗远道斜睨过来,突兀说了一句:“你也成气候了。“

    “爷爷?”罗南的心脏“通通”跳动,已经忍不住在想:他能看得出来?能理解……

    他忍不住再往前去,可一条枯瘦的手臂,再次抵在他胸口上。随后,罗南看到了一对疯狂而又冰冷的眼眸:

    “你是来杀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罗南心脏猛地一揪,却是被罗远道大力推开,脚下就是零乱的积木,罗南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看罗南在积木上踩踏,罗远道更是暴怒:

    “我的神殿!你在掠夺我的神国!我的学生,我的职员,我的技师,我的教士,我的政客……我的,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罗南刚被莫鹏扶住,闻言就是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可随后他就看到,站都站不稳的罗远道,开始疯狂动作,抬腿落腿,将其余三方还算完整的积木矮墙统统踹倒。

    洪特护见势不妙,已经注入镇定剂,可一时还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“姥爷!”

    罗南和莫鹏又惊惧,又惶恐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此时洪特护已经呼叫了医生,可医生也不可能瞬间出现。

    罗远道踹翻了他所有的作品,随即仰头向天,嘶叫狂笑:

    “火呀,火呀!

    “火焰烧起来吧,烧透这披风的暗幕!

    “新神要踩着旧神的尸骨,登上王座!

    “来吧,来吧,看看谁是宇宙的主人!

    狰狞可怖的的形象,就像一柄巨锤,轰隆隆砸在罗南和莫鹏心口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十五六岁的少年,面对这种场面,尤其是亲人长辈彻底疯狂的表现,想帮忙又担心搞出乱子,一时都是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终于,医生匆匆过来,后面竟然就是莫海航、罗淑晴两人。而这时候,两人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是像木偶般听令挪出病房,傻站等待。

    这时候,真可谓度秒如年。

    其实没有多长时间,最多十分钟吧,罗淑晴就走出病房,面对还在呆傻状态两人,笑了笑:“没事的,老人常这样,只不过是说话多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罗淑晴轻松的态度,让罗南和莫鹏都好受许多,想再问详细的情况,又不知从何问起。

    倒是罗淑晴看看表:“时间不早了,也到了你爷爷的休息时间,咱们先去吃饭。这里的饭菜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下午四点钟,你爷爷应该会到外面散步,你们还要不要陪护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罗南立刻同意,可随即又有些担心:“我在这儿,他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你是谁?”

    罗淑晴又笑,随即吁一口气,看向莫鹏。

    莫鹏其实有些不太愿意把宝贵的周末时光全扔在精神病院里,但罗南都这么明确地表示了,他也只能闭嘴。

    最多就是多玩几局“荒野十日”,嗯,要是能把罗南拉过来对战,连虐几十盘,那就更爽了。

    罗淑晴笑了笑:“那就这么决定了,对了,刚刚我咨询医生的时候,他向我推荐了一款深度睡眠营养舱,可以舒缓心情,降低压力的。咱们一家都去试试吧,顺便把午休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罗南和莫鹏面面相觑,同时跳出一个念头:疗养院这特么是搞虚假推销吧?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