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四十九章 内逻辑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章鱼发了会儿呆,眼神聚焦,看向罗南:“其实吧,你要想杀人,不用这种复杂结构,只要从这里面随便截一部分,剂量管够,效果绝对棒棒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好,不需要罗南解释,章鱼眼神再度放空,又沉浸到他的专业世界里去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反应,罗南暗自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有门儿!

    至少在这一刻,不只是药剂配制,包括其中的原理、作用,都存在了让专业人士认真研究的价值。

    对罗南来说,这无疑是最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直接给章鱼分享分子式,不正是要得到类似的效果吗?

    这时候,营养仓发出了提示音,是预设的“午睡时间”到了。本来不想打扰章鱼的思路,可想到姑父、姑母很快就会过来,罗南还是忍不住催促:

    “章鱼哥,给个明白话吧,能不能做?如果可以的话,我把剂量什么的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前置的那些……”章鱼的言语飘忽。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章鱼重新盯住他,眼睛眨也不眨,面皮则涨起一层血红颜色:“这肯定不是最初的版本,对不对?任何一个正常人,被同时作用这么多靶向神经元,早被玩死了,可它的目标绝不是玩弄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厉害!罗南忍不住佩服,章鱼竟然从一个单纯的分子式里就能看出这么多。

    可转眼又想,除了眼力和专业水平之外,恐怕他本人也有类似的思路吧……毕竟他是一位药剂师,也是一位觉醒者。

    看章鱼的这种反应,罗南真不知道是应该着急上火,还是应该骄傲自豪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如果章鱼还在屋子里逗留下去,被姑父姑母看到,什么事情都要穿帮。事实上,陆续出门的两位长辈,已经出现在他的感应范围里。

    现在出门都晚了!

    “你现在立刻消失,然后我给你一个最初版本,ok?”

    章鱼眼中放光,二话不说,拉开房间窗户就跳了下去,3层楼的高度对他来说,不过就是一级台阶而已。

    罗南长吁口气,后整理一下衣服,确认没有什么破绽,推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罗淑晴女士已经要敲门了,却被罗南的开门动作吓了一跳,仔细在罗南脸上打量几遍,才展颜笑道: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有没有效果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吧,不过要是专门购置就没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开始和姑妈飙戏。说实话,他的演技惨不忍睹,幸好姑妈那里也有心事,两人的交流都有点儿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此时章鱼也通过六耳,开始强势骚扰,逼着他将有关信息传过去。

    章鱼越着急,罗南越冷静。

    现在,他必须对爷爷的成果,重新做一次判定……还有决断!

    一个混乱的周末下午开始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,午睡结束以后,罗南和莫鹏,玩了几局荒野十日,就到了罗远道每天外出散步的时候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陪护,听老人说起那些稀奇古怪的言语;姑父姑母离得稍远一些,轻声交谈,看上去一切都很平静,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罗南的耳边就一直没有清净过。姑父姑母以为离得够远了,可总有一部分言语,会落到罗南的感应范围里,毫无例外的,也都是与他的“病情”相关的话题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来自另一个方向,章鱼的袭扰也是连续不断。

    自从罗南给出相应分子式之后,章鱼就像是被浇了一包生盐,思维开始犯抽。惊讶、迷惑、置疑……而所有的一切,在罗南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之前,又彻底粉碎。

    正如章鱼之前所说,不管多么荒谬的逻辑,只要能在现实世界得以验证,就必须承认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时,章鱼就坐在实验室里,一边尝试配置药剂,一边对罗南长吁短叹:

    “看到第一步,觉得是傻子,看到最后一步,感觉是疯子,可第一步和最后一步合起来,特么就可以说……我们统统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“再给一个吧,你所说的那些前置药剂,再给一个就行,我需要验证思路!

    “别,你先别给,老子逻辑快炸了。我的天,为什么能考虑到这一步?神经元结构异化、发育增殖、退行抑制、包括戒断反应,面面俱到,就算老子眼前摆着一张大脑全息图,也根本算不出来,这是一整个时间流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简直不是人类应有的成果,不管是创造它,还是服用它!”

    罗南最初听到这些话,还有几乎压抑不住的兴奋和自豪。可慢慢的,这些激昂的情绪,在身边祖父虚弱而诡谲的身体动作中,逐一消融掉了。

    这些赞美,对爷爷来说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就算把应有的荣誉和声望,都加之于身,这位生活在封闭自我逻辑中的老人,是否能有片刻的喜乐?

    即使是从最现实的角度来讲,疗养院对一位病情持续恶化的老人,开放了全天探视,这也绝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这与放弃治疗,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罗南注视老人的枯干的侧脸,一日间老人的一言一行,都在他心底流淌渗透,从中生长出来的,则是一个越发清晰的念头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全天的探视陪护到了尽头。一家人准备回城。此时罗南通过六耳,向章鱼问起药剂的事,对方大包大揽:

    “协会有专门的快递渠道,绝对安全便捷,从明天起,我就可以定量供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章鱼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这点儿东西,相对两个分子式的价值,完全是九牛一毛。”

    章鱼仍是一副摩拳擦掌的状态:“对了,我这段时间,想根据分子式,写篇论文,就发在协会内部期刊上。你能代令祖父,给我相关授权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罗南就是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现阶段他没有进一步研究阐释爷爷理论的能力,那么,有人能够代替他进行这一切,并且给予爷爷应有的声誉,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。

    章鱼在药剂配置上水准超群,没有什么阴私的心思,交流起来很愉快,是个非常不错的人选。

    倏乎之间,他在协会里为爷爷夺回荣誉的计划,已经要起步了吗?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