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五十章 时间表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罗南知道,姑妈看似强势,其实是一位非常传统的女性,教育孩子严字当头,思维相对保守,而在一些原则问题上,又往往以家庭男性的意志为转移。

    罗南,罗家唯一的根苗,就凭这个,姑母就绝对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罗南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,而这时候,他又不知道该与姑妈说什么,只能又把座椅转回去,车里又重新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罗南通过仿纸软屏,翻阅爷爷的诊断书。

    诊断书上不会有明确的时间判定,可事实就深藏在字里行间。

    由于神经系统病变而引发的多种并发症作用,现在的罗远道多器官功能衰竭,,已经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阶段,事实上完全就是靠药品和设备撑着。

    在医生们看来,老人现在能走、能说,能发脾气,已经是个不小的奇迹。可药物的强刺激,终究有一天会抵不过生命本质的衰竭,谁也不知道这个天平什么时候会倾斜。也许只是老人对某个药品的耐受性稍稍提高那一点儿,这个平衡就将打破,然后一切都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如果将一切简化,可以归结为两个字:

    随时!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罗南竟然不那么惊讶,仿佛事情本该如此。

    “六耳”又传来信息,仍是章鱼,他传过来了当年的学习笔记,上面都是他参加协会初级研修班,记录下来的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整套锻炼精神、肉身,实现并保持二者平衡的基础性理论,非常地经典、实用。章鱼将它传过来,自然是给罗南指路的意思。

    罗南一目十行,将笔记大略地翻一遍,就存入“六耳”的个人收藏夹,不准备细看。

    他身子往后仰,靠在椅背上,视线再次投向窗外的并行光龙。

    光龙虽然轨迹相同,却永远不能交汇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世界的理性规则,必然如此。

    就像他以正常人的思维去画图,作为重度精神分裂患者的爷爷,不可能真正去理解一样。

    五年间,对于爷爷的理论,罗南花了很多时间,试图用正常人的逻辑去解读,并讲给正常人听……以至说服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已然明悟:爷爷的逻辑世界,完全脱离了正常人的维度,世俗的荣誉、公道与他何干?

    爷爷需要的,至少罗南认为需要的,是一次明确的、直白的、正确无误的交流。

    那才是一切的开始。

    首要就是逻辑。

    罗远道的逻辑是古典的。他的“格式”论,就是一种类似于原始哲学的形态。他提倡自我格式、社会格式、天地格式的环环嵌套。

    这种嵌套不是由外而内,由物质而精神;而是由内而外,由自我向整个宇宙拓展。

    除了创立者,很难有人会喜欢这种理论。因为它把“我”以外的所有存在,都推进了因“我”而生的漩涡里面,都变成了“我”的奴仆。

    就是罗南,在“自我格式”上对爷爷言听计从的他,在解释“社会格式”的时候,也将学生、职员、技师、教士、政客的五级结构,有意无意地理解为“相对客观的存在”。

    将“社会格式”视为一组没有发现的公式、尚未明确的模型、某个人类社会的集体造物——这与市面上绝大多数的社会学理论,没有本质区别,甚至还有所不如。

    正如“七门全优”的莫鹏所讲:标准在哪里?

    这个问题,罗南从爷爷的咆哮声里,听到了一个明确而疯狂的答案:

    我的!统统都是我的!

    我的学生、我的职员、我的技师、我的教士、我的政客!

    自私自大到令人反胃;极端极致到让人发抖。

    可是排除掉那些不必要的情绪,罗南却从中找到了一条完整而清晰的逻辑线索。

    罗南翻动笔记本,页面掀到牢狱建筑那一张,也翻到魔符衍生的那一张,这是他在纸上留下的两幅通灵图。然后又翻回来。打开仿纸软屏,切入绘图软件界面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还有一幅,28号晚上,他绘制的,仿佛浑浊河流般的第三幅通灵图。

    然而,里面并没有。

    倒是长按打开软件第二层界面,这里真的像是漫过了一条浑浊的河水。

    那么是否可以这么理解:通灵图已经用这种方式加入?

    通灵图是由罗南亲手所绘,他自然知道象征了什么。浑浊的河水,就是“人面蛛”仗持的情绪浊流,是由无数人类的相应情绪汇集而成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人能摆脱这片昏暗的浊水,而在这条浊流中,人面蛛进行它的捕猎……

    罗南盯着五层塔式结构,里面密密麻麻的人像草图,固然如纸牌般整齐排列,可莫名就很是碍眼。

    他下意地抖动一下,就像过筛子。

    顷刻间,界面上的“浊流”更为浑沌,仿佛一只无形的巨手搅动。更重要的是,几百幅“纸牌”没有按照之前的界面功能,重新“洗牌”,而是四面散落,上面千百个人影,就像是翻船溺水的乘客,从五层格式塔里倾倒出来,在浊流中挣扎、飘动、扭曲。

    罗南平静地看着这一切,得出相应结论: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在情绪浊流中挣扎。

    “简单的描绘复刻,对社会格式不具意义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将他们分类安置,其实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“真正有意义的……

    他的视线投界面主体的五层格式塔,那里面已经变得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不,还有例外。

    最下的学生层,两个!

    其中一个,罗南记忆颇为深刻。那是他刚绘制没两天的“赠品”,某男子一手振臂挥动,一手揽人肩头,似癫狂,又似昂然——爆表状态下的谢俊平。

    另外,就是一条鱼。看上去很活泼,在浊水中盘旋游动,其实始终没有跨出“学生层”的范围。

    盯住这条似乎是随笔勾勒的鱼儿轮廓,罗南用手指再比划两下,就确认了它的来历:

    第三幅通灵图之内,诸多能力者“鱼式描绘”中的一员,对应的目标是:

    “猫眼”!

    这还不止,从“学生层”往上看,跨过空荡荡的“职员层”,在“技师层”中,分明还飘浮着一个诡异的符号:

    魔符,人面蛛!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