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五十二章 严永博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(最近事务繁杂,更新时间混乱,请诸位见谅。不管怎样,一天两更是必须保证的,本周过后,节奏会调整过来。本章是17号第二更)

    建工社的执委们,绝大多数都在知行学院呆了超过十年以上。六年前,严宏的“学术丑闻”,可是震动了全世界,他们绝没有遗忘的道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现在围绕的主题,不就是“齿轮”吗?在那场学术丑闻中,齿轮地下实验室的“事故”,正是整个事件中,最让世人哗然的一幕。

    严宏面对全世界的指责,故意制造事故,毁灭证据,以一种最粗暴的方式,掩盖自己的罪行。也让负有管理之责的知行学院,面目无光。

    事发后,千夫所指的严宏就此销声匿迹,在学院里担任讲师的严永博,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都觉得,不会再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可事实就这样狠甩来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真是严永博,以前他还给我上过课。”

    刘陶是认得严永博的,忍不住捅了捅身边同伴:“喂,他就是七色基金的负责人?这可是上百亿的信用额度……貌似后面还是量子公司,这是严宏要杀回来了?”

    同伴摇摇头,没有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严永博妖异的暗红瞳仁从郎鼎等人脸上扫过,略微点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随后,他把视线转向正怒视他的罗淑晴,欠了欠身:

    “罗女士,对不起,是我言语失当。其实,我对清文学姐向来是仰慕的、尊重的。所以我这次回来,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收购‘齿轮’,这件当年清文学姐的不朽作品,当年,也是希望能够恢复父亲实验室的荣耀……”

    罗淑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:“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严永博不急不躁,伸手点了点太阳穴:“现在,我有让梦境转变化现实的能力……哦,不好意思,忘了你们还没有用餐,先不打扰了,有关转让的事情,我们回头再聊。”

    他径直走出隔间,朱律师慌忙起身跟随。

    隔间之外,罗南冷冷注视这个诡异的男子,最早他并不知道严永博是哪个,可如今他已明确:

    就是这个人……严宏的儿子,用“世仇”来形容,也并不为过。而无论是哪边,都没有化解仇怨的意思。

    严永博走到罗南一侧,眼看要擦肩而过,他却蓦地扭头,用那份扭曲的笑容,对上罗南冷澈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父亲与罗远道先生共事多年,我也给罗先生当过一段时间的学生和研究助手;我和中衡学长、清文学姐,同为知行学院的校友……如果有机会共处的话,我希望在齿轮那里,能够继续延续两家的缘分。”

    对这种毫无意义的言辞,罗南懒得回应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严永博忽然毫无征兆地半转身、抬手,揽住罗南肩膀,看似亲密,可他微微弯下腰,强硬的力量,也迫着罗南弓下身。

    他的嘴巴就贴在罗南耳畔,低声而笑:

    “刚刚是我夸张了些,当初你包在子宫里,也没那小,最差也像一条吉娃娃,在溶液里滚啊滚的,其实还挺可爱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罗南瞬间僵硬的身体,严永博拍拍他的肩头:“只可惜清文学姐,我自初中起,就把她当成幻想对象……可从那以后,就再也不会了。你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罗南微侧过脸,眼神冷硬冻彻,却无法对严永博那扭曲的笑脸造成任何影响:“我太容易联想了,脑子里一闪过她的脸,就会想起那堆腐烂的肉和骨头!”

    这一刹那,罗南脑子里的某根弦“崩”声断绝,“哗啦啦”的震荡声里,乌沉锁链就要穿出体外,再打穿眼前这男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可是严永博身上,却是先期传过来一道灼热的火力,从罗南被圈着的脖颈处透进来,就像烧红的刀刃,一切而下。

    与死亡瞬间的擦身,让罗南的思维也凝滞了,乌沉锁链没有出来,倒是严永博的话语,一字一字地压进耳膜:

    “看,这就是原型格式,这就是燃烧者,这就是真正的成果。而你们的那种,一文不值……当年没来得及对你死鬼老爹说的话,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放开罗南肩膀,就那么放声大笑,径直离开,黑脸保镖紧随在后,朱律师也匆匆跟上。

    郎鼎等建工社执委面面相觑,犹豫半晌,还是追着严永博去了。

    严永博则像是疯魔了一般,一直在笑,笑声嘶哑又尖锐,回荡在整个餐厅里。

    “南南!”

    刚刚被莫名力量所慑的罗淑晴,终于挣脱,带翻了椅子,直扑上来,抱住仍在弓腰状态的罗南,语无伦次:“有没有事,他说什么?那个混蛋……你有没事,他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罗南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前方严永博走得很快,拉开了与建工社一帮人的距离。终于,他笑声断绝,脸上则很快恢复到平日冷肃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朱律师。”

    朱律师必须一路小跑,才跟得上来,那份精英式的从容,不可避免有些散了。可不跑也不行,他被严永博之前的表现吓住了。

    他从没有想过,自己的这个大金主,一贯的平静面目之后,竟然是这样疯狂的内核。

    他小喘着气,问道:“严先生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校方怎么样?”

    骤然的话题情境跳跃,让朱律师愣了愣神,还好这是他的专业领域,所以他很快回答:“基本上同意加快流程,如果竞价顺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顺利?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在七色基金毫无保留的支持之下,来,朱律师,你告诉我,不顺利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律师感觉自己的腿有点儿软了。他不自觉咽了口唾沫,忙补救道:“竞价成功后,半个月之内,会完成相关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的阻碍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主要是在社团里,刚刚那位……我是说罗南。”

    朱律师说着,眼角往严永博脸上瞥,见他没什么特别反应,才往后讲:“罗南作为社团成员,没有决定权,但有审请复议权,就是说,他可以通过置疑某个程序环节,拖一段时间,当然,这无碍大局,我们可以齐头并进……哎!”

    严永博突然回身,以粗鲁的形式,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盯着他看:“朱律师,你知道什么是大局吗?”

    朱律师吓傻了,猛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夏城十天以来第几次地震?”

    继续摇头。

    “15次了,你连这个都不知道,还谈什么大局?”

    朱律师已经被严永博的逻辑弄得彻底懵掉。幸好这时候,严永博松开手,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抱歉,我脑子有点儿兴奋。帮我想想,现在怎么处置?如今我满脑子都是‘杀杀杀’的,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