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五十六章 黑杰克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爆岩的军改版暴虎越野车,在个人交通工具中,块头已经是非常惊人。在越野模式下,可以从寻常的私家车头顶碾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刚碾入罗南精神感应范围的大家伙,完全可以把类似的情景,完美复刻到暴虎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在罗南发现后5秒钟,缓缓压迫过来的巨大阴影,终于也引起了爆岩的注意,那巨大到犯规的体积,让一路都狂放无惧的爆岩,不自觉张大嘴巴,一时都忘了说话。

    那是一辆超重型压路机,高逾五米,横向占用了两个车道的庞大体形,完全就是工业力量的肆意堆砌。只前方的振动轮,高度就已经超过了暴虎越野车的车顶。

    这个大家伙,也许是当年修建这条主干道的时候使用的大型工具,模样看上去已经非常陈旧了,驾驶室已经没了顶部,通体上下都被奇形怪状的涂鸦占满。

    不过它也经过了一定的改装,振动轮两侧安上了长而锋利的绞刃,这使它直接覆盖了超过四车道的宽度。

    车辆的自重至少也在50吨左右,当它驶过,在振动轮的作用下,本就破损的柏油路面,更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当然,形状看上去很可怕,但这架古董压路机的速度也很一般,绝不超过三十公里每小时。如果越野车掉头,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让这个老旧的大家伙在身后吃灰;又或者绕一个小弯儿,轻松地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主宰越野车行进的车载智脑,没有任何即将粉身碎骨的自觉。依旧保持着原速、原方向、原线路,笔直向前。

    “嘿,嘿!”

    爆岩努力地想让他的宝贝清醒过来,但这注定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很快变成三百米、两百米,暴虎越野车贡献了行驶距离的大多数,且还在一直贡献下去。

    罗南注意到,压路机破损的驾驶室中,除驾驶员以外,至少还有5个以上的持枪人员,此时都将枪管架起,指向了爆岩的位置,里面有两把是杀伤力惊人的电磁步枪。

    天知道这些严格管控的军用枪械,是怎么流落到这里来的!军方也在这儿处理垃圾吗?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罗南向爆岩示警的同时,直接丢了两记攻城锤过去,目标正是两个手持电磁步枪的黑帮成员。

    一个当即扑倒,受创昏迷。可另一人眼中,却是泛起了妖异的红光,竟然完全不受影响,且迅速调转枪口,其上焰光爆闪,金属弹丸在带着恐怖的初速,瞬间跨越数百米距离,直接从罗南灵魂体所在位置穿透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枪没有碰触到任何实质的东西,却着实把罗南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对方的灵觉非常敏锐,判断也非常正确,更不可思议的,还是他对攻城锤的免疫。罗南打穿了他所有实质性的防护,但针对精神层面的打击,貌似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那一声枪响也惊动了爆岩,此时其他三具枪械也已经开了火,黑市常见的旧式火药武器,声势倒也相当惊人。

    爆岩大骂一声,摩托车骤然加速,向外偏转,让过呼啸而过的弹雨,险险与压路机外挂的绞刃擦肩而过……人留下了。

    任摩托车歪歪斜斜地跑远,爆岩跳起来,强壮的身形跃空高度轻松超过四米,直接就跨上了压路机的驾驶舱,一记重拳砸过去,驾驶员就从另一边飞了。

    此时,其他人才调转枪口,却无人能挡住爆岩一拳,接二连三地从压路机上摔落。

    爆岩瞬间清空障碍,随即就试图控制身下的大家伙,让它立刻停下。只要它不动,就算免不了撞击,爆岩心爱的暴虎越野,也不至于弄个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    此时,两车的距离只剩不到五十米了,撞击和碾压也就是两三秒钟的事儿。

    爆岩以前是操作过这种大型机械的,他觉得自己能做到。可这时,罗南尖锐的示警声,以灵波的形式,直透心底:

    “闪啊!”

    罗南缺乏专业素养的一面,在关键时刻暴露无遗,虽然警告,却没有标明危险方向,还需要爆岩自己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幸好爆岩的经验丰富,从罗南仓促的态度中,辨识出了危险程度,也是毫不犹豫,从驾驶室一跃而出,甚至都不在压路机上停留,而是直接翻落。

    几乎与他的动作同步,一枚圆滚滚的金属菠萝被人抛起在半空,下落的位置,正是驾驶室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余光瞥到这一幕,爆岩也是惊了。

    手雷!而且是杀伤半径最可怖的防御性手雷!

    这种粗糙的旧式武器,以其巨大的杀伤力,仍在军队中保留了一定的位置,在特殊场合,可以收到奇效。

    手雷明显是被人压在手里,计算了引信时间,还在半空中,就轰然爆开。上千枚弹片像一场呼啸的风暴,覆盖了近五十米半径的广阔空间。

    如此惊人的杀伤半径,就是刚刚从车下摔落的几个黑帮成员,都被扫到,惨叫声起。

    爆岩不以敏捷见长,不过心思转得倒快,身躯刚刚落地,就借力反弹,一个跨步,追上前行的压路机,身躯贴上车身侧面死角。

    他一连串的判断不可谓不正确,然而就在这里,已经有人等他,迎面一拳直捣过来。

    拳头的速度、时机都拿捏得妙至毫巅,然而最惊人的,还是那不可思议的份量。

    爆岩单手去接,整个上臂竟是被硬生生格开,眼睁睁看那记重拳,砸中自家侧脸。巨力贯入,爆岩就在漫天飞舞的弹片中,腾空飞起,滚落到压路机后十多米处。

    此时,压路机正前方,轰声巨震传出。

    在双方合计近百公里的时速下,五吨的暴虎越野车与五十吨压路机正面相撞,前者的动能瞬间归零,前车身凹陷,零件爆裂纷飞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压路机虽然没有第一时间从越野车上碾过去,却是在微滞之后,保持之前的速度,推着已经报废的越野车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随着越野车更多的车体部分,被振动轮卷入,似乎最凄惨的命运,也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罗南同时目睹了压路机前后发生的一切,一时也是愕然。但在此刻,他更多的是把注意力,放在制造这一切的某人身上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那个无视了人面蛛的“攻城锤”打击,在爆岩登车时伏地装死,却又抛出防御性手雷,借机重拳打落爆岩,此时又从压路机跳落到暴虎越野车上的那位。

    罗南对此人最深的印象,就是他眼眸中闪亮的红光。那不是正常生物眼应有的状况,而是属于机械的层面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