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五十八章 真种子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人面蛛关注的焦点,就是那个安静沉寂的选手。这人的年龄大概和罗南差不多,那份内敛至乎阴郁的性格,也差相仿佛,然而人面蛛的关注原因,肯定不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罗南接收到的反馈,倒是以期待和饥饿居多——就好像一位老饕,紧盯着炉上渐熟的菜肴,想吃觉得可惜,不吃又好生急切。

    这就是你选择的新食物?

    罗南刚刚还在琢磨人面蛛的食谱变化,现在就有了真实的参照。不免拿出几分精力加以关注,可一时又哪能看得明白?

    也在此刻,镜头一转,诡异剪辑的比赛结束,接下来竟然还有赛后画面。两名选手站在拳台中央,杰克则站在他们之间,似乎是宣判胜利者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从前面的剪辑看,就算瘦高孩子的剪辑莫名其少,但优势也非常明显,呈现出惊人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不过,杰克并不急于宣布,他低头看表。

    此时,剪辑画面的配乐诡异地停止,使得四面看台上尖锐的口哨声和呼啸声,愈发地响亮、嘈杂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终于,杰克有了动作,他展开双臂,却没有像正常裁判那样,抓住参赛选手的手,而是同时揽住两个半大孩子的肩膀,看上去非常亲密。

    可在此刻,孩子们的身体僵硬了。

    杰克不急于宣判胜者,而是像念诗般发言,声音通过微型麦克风,传遍全场:“作为裁判,我必须公正地加以评判,这是一场保守的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看台上的嘶叫声猛地拔起一个层级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“一场逾时的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尖叫欢呼声更响亮了,一些人甚至站起来,向着拳台挥动手臂,由此带动了更多的人,很快,整个格斗场再没有人坐着。

    杰克的脸色不变,吐出最后的判断:

    “一场虚假的战斗!”

    看台上的人们彻底疯狂了,混乱嘈杂的声响,已经汇聚成简单而又令人心血下沉的单音: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

    拳台上,两位少年面无人色,想要挣扎,却被杰克的铁臂牢牢钳制。在微笑中,杰克如此说:

    “没有失败者,也没有胜利者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杰克两臂同时发力,清脆的骨胳碎裂声,通过他身上的微型麦克风,传遍全场。

    两个少年,肩膀骨架都在瞬间分崩离析,强大的力量合拢,压碎了胸骨、脊柱,又将两个不成人形的少年强行夹抱,使之在杰克胸口前“相拥”。

    一对七窍流血的脸面对撞在一起,然后软成了两堆死肉。

    杰克放松双臂,两具尸体滑落,他看都不看一眼,又做了个双臂交叉挥动的手势:

    “团结局、友爱局……pass!”

    “我草!”

    不等下一个镜头切换,显示屏突然凹陷崩裂,却是爆岩凌空一拳,直接打爆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如此激烈的反应,彻彻底底地暴露了爆岩的立场,但他怎么会在乎,又呸了一声:

    “一帮渣滓。”

    那位安静的选手转过脸来,瞳眸中有些意外,可这份情绪还没有传递到面部,就已经湮灭了,最终他只是简单吐出两个字:

    “你们?”

    爆岩瞪大眼睛看他:“小子,你要参加这种狗屁不是的格斗?”

    “下一场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爆岩粗暴地挥挥手:“去特么的下一场,既然老子到这来,就永远没有下一场了。那边通向格斗场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爆岩就要举步,此时他不只是正义感爆棚,更因为这个格斗场里发生的事情,让他这个格斗爱好者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看爆岩有直接砸碎格斗场的倾向,罗南无奈叫停,这已经和他们的初衷完全脱节了好不好?

    “我敢打赌,你只要进场,杰克立刻跑得无影无踪,就算你把场子里的人全部打翻,让这个凶手跑掉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侦察的问题!那个黑皮耗子为什么还没有找到?”爆岩情绪激动之下,也犯了和罗南同样的错误,忘了是在灵波网里交流,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安静选手见爆岩与空气说话,眼睛在空气中划过,别无所见,最后停留在他肩膀的乌鸦之上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口,略有些迟疑,但最终还是发声:“先生,您是在与乌鸦说话?”

    爆岩愣了愣,扭头看过来,莫名其妙就道:“呃,是的。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爆岩就后悔,这么回答太傻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时候,一直没有什么明显表情的安静选手,竟然微笑起来:“原来是乌鸦先生,我也可以和他交流吗?

    略有些生涩的笑容,与出奇幼稚的言辞一起,在这个狭小的休息室里绽开。

    也是此时,爆岩和罗南才真正清晰地认识到,这位马上就要走上拳台,接受致命裁决的选手,真的只是一个半大孩子而已。

    而也是在此刻,眼前这位十五六岁的少年,安静近乎死寂的眸子里,微微闪光,整个人的生机和灵气,都从那对狭长的眼眸中,荡漾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一张面孔,爆岩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最后只能耸耸肩:

    “好吧,如果他乐意的话。”

    借着爆岩耸肩的力量,墨水半飞半跳,径直落到安静选手半伸出的胳膊上。当然,这是在罗南的示意之下。

    “喔!”

    安静选手欣喜于墨水的灵性,随即,他微微直起身,很郑重地向墨水欠身:“我的名字叫瑞雯,他们叫我掠夺者,但我只是一只乌鸦而已,这是我的第100场比赛,也是最后一场,希望乌鸦先生能给我祝福。”

    这次词句多一些,罗南就发现,安静选手……叫瑞文是吧,嗓子很有特色。似乎还没有经过变声期,嘶哑中带着一点儿尖音,又有着天生的气息共振,非常独特,让人感觉,如果他去唱歌,应该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“呃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爆岩听不太懂,试图插话,又被罗南制止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太熟悉了,此时的瑞文,就和很多时候的罗南一样,完全陷在自我的圈子里,自成一套逻辑,没有必要、也不应该去强行打破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他最放松的机会,最珍惜的时刻。

    也是这时,人面蛛蠢蠢欲动。在这头新晋老饕的眼中,正有一颗明亮的种子,从黑暗幽寂的深渊里升起,纵然仍在一道道浑浊污流的困缚包围之下,却是纤尘不杂,纯粹明透。

    美味,无以伦比的美味!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