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六十四章 舍身祭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圆的形态还是太抽象了,还要更具体些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死死盯住拳台,看人面蛛与瑞雯特殊的连线状态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四面看台上的看客们也在看。他们看到的只是瑞雯闭合的眼睛,为此他们在看台上嘲笑、讽刺、痛骂,用尽一切污言秽语,释放平日积攒的压力和情绪,放飞主宰他人生死的成就感和优越感。

    可本质上,这是一帮瞎子,一帮被摆上祭台犹自叫得欢快的猪羊蠢物。他们不知道,随着每一句污言秽语的出口,在释放负面情绪的同时,也燃烧了他们的精力元气,投入到这个封闭的格斗场里,化为燃烧火云一部分,最终归于空无。

    罗南无意去鄙视这些人,目睹人面蛛的两次复盘,告诉他一个事实:

    观想图形不是一个玄虚的、可以随时解释东西。它里面蕴藏着非常复杂的架构,极其深奥的基础原理,他所看到的,仅仅是一个高度抽象的外形而已。

    两次复盘,尤其是第二次复盘证明了,观想图形的运转已彻底超出了他理解的层面。他没有资格高估自己的眼力,也不能妄想现在就去理解更深层的道理。

    嘲笑这帮看客,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。

    现在他能做的,只是保持着对未知的敬畏,持续观察和印证。

    故而罗南倾尽所有,关注拳台上的变化。他的视角是物质和精神层面的结合,也掺入了情绪浊流的理解,每一秒的观察和感受,都带来了惊人的消耗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渐渐地,在罗南的视角中,人面蛛和瑞雯的实际影像都虚化了,同样虚化的,还有拳台、乃至整个格斗场。

    这所有的一切,都化为了一幅直观而又充满象征意义的图景。

    罗南看到了一片燃烧的云海。

    人面蛛是云海中游动的蜘蛛妖魔;

    瑞雯则是这片浑浊云海之中唯一一颗闪亮的星辰,明亮、通透而犀利。星辰洒落的光芒,就是寒光凛冽的剑锋。

    人面蛛围绕着这星辰,不断地趋近,驱动着情绪浊流,要遮蔽其光芒。但无论是缠绕了多少负面情绪的云气潮涌,冰冷的锋芒总能将其斩落,不沾染丝毫污秽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星辰剑锋也在经受淬炼,愈发地凌厉,几十上百重的冲击之后,大量的情绪浊流还没有扑上去,就在那悬照的利芒之下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可不管斩灭多少,燃烧云海都是前仆后继。云海中咆哮咒骂,激动不已的看客们提供这一切,这群已经被抽刀放血的猪羊蠢物,浑然不觉,封闭的格斗场,已经变成了一处巨大祭坛,他们的精力元气就是祭坛之上肆意流淌的血色,是涂画“燃烧云海”的唯一颜料。

    终于,人面蛛尖啸声起,主动发起了实质性攻击,向着瑞雯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但经过千百重污浊火云的冲击,瑞雯的“星辰剑锋”,已经淬炼到了新的层次。

    人面蛛还没有真正接近,只受锋芒一照,狰狞的魔躯之上,就已经被划开了无数细密的伤口,这不是做戏,而是真正的损伤。

    罗南能感受到人面蛛的痛苦,可是从它反应的最深层又传来了愉悦的信息。

    愉悦?

    人面蛛持续推进,真正与星辰锋芒交错,刹那间,它一根节肢甚至被划断,坠入了燃烧云海,又轰声点燃。

    人面蛛痛苦长嘶,却转身扑过去,将自家燃烧的节肢一口吞下,兴奋地颤抖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它的气息削弱,又分明凝实了许多。与之相对应的,就是根基结构,虚浮摇动的情况也有所好转……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罗南终于看明白了,相应的信息也在此刻解析完毕,流过心头。

    无疑,人面蛛正在利用瑞雯。

    它发现了瑞雯的能力,却又慑于罗南的命令,不能直接吞吃,才用了迂回的办法,试图利用这种能力获取好处。

    人面蛛要与瑞雯达成一种动态的平衡。

    它一直在攻击、在压迫,却又掌握着火候,将瑞雯的星辰锋芒淬炼得更为犀利,为的就是让瑞雯可以真正地威胁到它。

    听起来这很诡异,但事实就是,人面蛛是无法实现自我成长的,它必须通过吞噬外物,包括自己的同类,才能实现个体进化。

    目前的情况,只是一种“吞噬”的变种。人面蛛就是借瑞雯的“星辰锋芒”,斩去它虚浮的部分,重塑根基。只要不真的致命,就算是被砍得千疮百孔,碎肢横飞,依旧是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至于损耗的元气,自然是由周围那些猪羊蠢物持续提供。这里唯一全然受损的,就是这些人。

    这个形式充满了凶诡惨烈的味道,又与人面蛛一贯的形象无比相称。

    对人面蛛说,这个由它一手打造的特殊环境,就是一块磨刀石,一个熔炉,一座祭坛。

    它把自己摆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这其中,受到最大好处的反而是瑞雯。

    罗南至今不知瑞雯觉醒的能力究竟是什么?但看到人面蛛惨烈的模样,也可知道其惊人的潜力。

    可要激发这份潜力,也必须要有不为外物所扰,澄澈通透的心境,才接得下汹涌浊流,任百次千次冲刷,依旧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所以,瑞雯也在祭坛上。

    人面蛛在利用她,反之亦如是。

    二者彼此利用、琢磨,将自身的层次一路推高,至今还看不到上限。

    如此图景,未必就是全然的真实,却是罗南能够理解推衍的部分,其整体构图更与他最习惯的“观想图形”隐然相通。

    瑞雯和人面蛛,占据了最核心的位置,可以说是“内切球”,代表一种内生的运转不息的力量。

    格斗场就是封闭图形的边界,是“外接球”,代表着外部环境和能源供给。

    至于正四面体……不就是罗南么?

    人面蛛本就在罗南的体系之中,它的一切作为,本质上都是体系的变化和延伸。所以归根到底,提供这个框架的,就是罗南自己!

    当此明悟在心头升起,罗南突然就明白,“观察的消耗”都去了哪里:

    那就是作为“承载者”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和挑战!

    他没有站在祭坛上,可他就是祭坛。

    罗南的“格式塔”能不能包容双方不断攀升的层次,能不能不承担起双方对冲的力量,能不能提供足够的支持,是这次“祭祀”成败的关键。

    一旦框架崩盘,平衡丧失,要么就是瑞雯杀死人面蛛;要么就是人面蛛毁掉瑞雯,再没有第三种可能。

    就算瑞雯因此而亡,也并不等于是人面蛛违背罗南的意志,因为这是整个框架的失败。

    当然,到那时罗南也必将承受框架崩溃的反噬,到时出现什么情况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人面蛛……”罗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拳台上方,忽有一盏射灯照下,点亮了边缘区域。

    现场dj播放出仿佛飞机低空掠过的呼啸:“漫长的等待,血腥的未来!万众期待的兽王战,我们的另一位主角……到来了!”

    尾音是呻吟般的叹息,做作的姿态,却是轻轻拨动了所有看客心里的那根弦。

    随之而起呼啸声让整个格斗场都为之晃动。

    无形祭台的血焰,燃烧得更加炽烈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