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六十五章 畸变种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哦哦,该死的是谁想的主意?我爱死他了!”

    “快开始吧,开始吧,难道我还要等它吃完那头猪外带一个铁笼子?”

    “看啊,那四排利牙,纤细的肢体在里面滚一遭是什么感觉?啊啊啊,谁给来一个特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台上的,台上的那个,你睁开眼啊?看啊,多么可爱的宝贝儿!”

    所谓的兽王战,并没有立刻开打,可是格斗场里的看客们,一个个兴味盎然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当格斗场拿出畸变种作为这一战的主角,每个人都知道,战斗过程将是彻底的一边倒,他们真正能够尽情欣赏的,只有前奏和尾声。

    此时,拳台瑞雯持续地闭目静立,已经是最好的保持悬疑的姿态,某些人还真的担心,当这位“平胸魔女”亲眼目睹长嘴妖蜥的恐怖,一场格斗,就早早地沦为畸变种的猎食表演。

    “我ctmb,我ctmb!”

    爆岩嘴里一边吐脏字儿,一边探手触摸面前的透明防护墙。他现在必须击破这个障碍,才能把瑞雯从畸变种嘴里救下来。

    给他十拳八拳的时间,当然没问题,可这终究需要一个过程,万一由此激发了长嘴妖晰的凶性,就真的万死莫赎了。

    爆岩现在就后悔,为什么没早早制止这见鬼的“裁决之路”,弄出现在这种危机局面。

    迅速计算几遍,爆岩确认他至少要五到七拳,才能确保轰开防护墙,这还是在格斗场的防卫力量不加以干扰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这样不确定性太高了,他必须获得支援:“侦察,我需要一点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爆岩话刚说一半,某个明显是临时抹画的小地图从灵波网传过来。清楚明白地画出,从他这里转到上层某区域的路线图。

    罗南声音传入:“不要强攻,从vip包厢进去,那里是刚刚杰克下来的地方,是唯一一个快捷通道。你还有时间,在这该死的蜥蜴消化完食物之前!”

    “长嘴妖蜥消化等同体重的食物只需要两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两分钟,若不够,我来顶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爆岩再没说别的,转身离开。现在他只能选择相信队友,而之前罗南的表现,也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爆岩刚走进休息室,格斗场上空,杰克的视线便往那边扫了一眼。这细微的动作,也在罗南的精神感应之下暴露无疑。

    罗南心神一突,却是想起最重要的情报,忙向爆岩示警:“注意,杰克发现你了……他是燃烧者!具有一种控制性‘磁场’,实力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了解。”

    爆岩很惊讶,但并没有多说什么,速度反而加快,然后就在走廊里狂奔。黑帮警卫已经发现了他,但没有人能挡住他的突击。

    磁浮平台上的杰克,肯定收到了相关消息,但脸上依旧是一片冷寂,看不出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

    罗南曾听杰克与联络人说起过“马先生家的小宝贝”,但只当是一种猛兽,却没有想到,杰克竟然狠辣无耻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一头畸变种!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,要比爆岩所观察的还要危险的多。因为“祭祀”仍在继续,人面蛛与瑞雯依旧保持着残酷而脆弱的平衡。两边的层次虽然在一路推高,可罗南也不知道,什么时候才是个了结。

    只要“祭祀”没有结束,瑞雯就不可能抽身应敌——瞬间垮掉的平衡,会更早一步要了她的命!

    现在,格斗场中最辛苦的人,变成了罗南。

    他既要维持整个祭坛框架不倒,又要关注局势变化,为爆岩及时指引路线,还要锁定杰克、盯住长嘴妖蜥,避免出现新的异动。

    一心两用、一心多用……全景式的精神感应,将四面八方的信息并行传入,强迫他处理,一个不慎,就可能全盘崩溃。

    他不知是全知的神,却干着神的活计。

    长嘴妖蜥的进食接近尾声,短短几十秒时间里,它又吞掉了另外半扇野猪,还有铁笼,并顺利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肚腹先是要顶地面,却又以可以目见的速度平复。

    腹中的强酸胃液具有着可怕的消化能力,数百公斤重的野猪以及至少一半重量的铁笼,短短一分多钟时间,就已经消化大半。相关能量输入全身,让血液都增添了几分温度。

    此时,它厚厚的双层眼睑抬起,巨大的眼珠上呈现出暗黄色的冰裂纹,给人的感觉,就是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它评估了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对长嘴妖蜥来说,最讨厌的其实是四周那些噪音制造者,可是在进食过程中,它已经用尾巴试过了防护墙,不是能够轻易突破的。

    那么,舍难就易,先把简单的目标吞掉,就成了它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长嘴妖蜥盯住了拳台上的目标,长舌贴地嗅探,挖掘更深层的信息——这个纤细的生物,其实是有一定威胁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顶级猎食者,这是绝不允许的情况。

    长嘴妖蜥不发达的声带,没有昂声大叫的功能,但发出的呼噜噜的低沉吼声,已经足够。当低沉的音波通过扩音器传遍全场,冰冷瞳孔盯视的特写也传入各个转播屏,一众看客瞬间的心悸之后,就兴奋得纷纷起立,扬臂高呼:

    “裁决!裁决!裁决!”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真的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为“畸变种”这个专有名词。

    三战之后三十多年时间,畸变种一直占据地球食物链最顶端位置,并将原来的霸主——人类死死踩在脚下。荒野、海洋包括部分空域,都成为它们的领域,全球过百亿人口,挤压在八十八个大型都市圈里,一度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就算是目前人类开发出“深蓝行者”,改变战法,连续取得战果,也不敢说彻底进入战略反攻阶段,收复失地什么的,还只能称之为一个“远景目标”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畸变种”给当代人,尤其是战后一代人的精神记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格斗场中央血腥的场面令看客们恐惧,但格斗场的布局和强劲的防护又给予积极的暗示:

    他们才是格斗场的主宰,是享受这一切的强者。那份独特的支配性地位所带来的刺激感,是别的任何猛兽,都远远不能企及的。

    这虚幻的强大和主宰地位,让看客们心中的火焰以更炽烈的方式迸发。

    后排的人站起来,前排的看客往前拥,挤在透明防护墙上,力求近距离观看长嘴妖蜥的凶残模样。

    罗南冷冷扫过这混乱的情境,即使这些看客是最大的噪音源,可在祭坛的结构中,却是最不足道的一批。

    谁要去理会即将流尽血液的猪羊?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有个微妙的变化呈现出来:

    在人人起立,疯狂高呼的氛围中,有人没能真正站起来。

    人群中某个中年人,他本是开怀大笑,起立高呼,却猛地面色僵硬,按住胸口,从红光满面,到一脸死灰,最终瘫倒在座位上,挣扎两下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