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六十六章 冥寂剑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没有人发现这边的异状,所有人的视线都集到到拳台上,去欣赏这场注定要迅速结束的战斗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“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罗南,精力已经分无可分,无力也没必要去感慨生命的消逝,他只察觉到,随着此人生命之火的燃尽,某种奇妙的元素在祭坛中滋生。

    元素含量太细微了,看不出明显变化。可有了第一个,就有第二、第三……乃至很多个。

    精神感应的范围内,相关的数字在不断提升。奇妙元素的积累,也不增加,就像某种颜料配比,从浅淡转向浓烈。

    这是死亡的颜色。

    血液终究会流干的。同时开刀放血,那么对应的衰竭死亡,也差不多在同时到来。

    现在倒下的,只是第一拨。

    罗南从没有想过要杀死谁,正如他此刻也没想过要去挽救哪个。他必须专注于祭坛的框架,专注于新元素的渗入,所带来的微妙变化。

    每位个体的消亡,对于燃烧火云的“供给”都是一个挑战。可从整体的架构来看,“死亡颜料”加入,与之形成了“此消彼长”的互补态势。

    后者不能提供能量,却在框架内搭建起新的结构,就像是一座桥梁,将祭祀者导向未曾触及的层面。

    从生之狂乱,触及死之深寂。

    人面蛛也好,瑞雯也好,包括罗南在内,都碰触到这直白而又深邃的领域。

    罗南有些出神,原本已经快要堵塞的信息压力,突然在这片死亡的深寂中,抹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很多信息,在“生的层面”有其价值,但当进入了“死的领域”,就再无意义。生死交融,就像一面滤网,过滤掉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这算是一种感悟吧,却只是很浅的层次。

    尤其是和瑞雯比较……

    当死亡的领域向他们打开,罗南就发现了,瑞雯对于这一领域,有着不可思议的敏锐,敏锐到远远超过罗南、超过人面蛛的程度。每一点生命的消寂,都能带给她新的收获。

    罗南恍惚中觉得,瑞雯好像来到他身边,与他并排观看四面看台上,每个生命之火的熄灭、崩解、演化,并从中获得他尚无法理解的信息。

    可从另一方面讲,这些信息罗南原本是发现不了的,却因为瑞雯的存在,得以先期接触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有什么用,但有一点可以明确:瑞雯发现、利用了死亡的力量,而这是人面蛛都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祭坛中央的平衡骤然打破!

    瑞雯和人面蛛的层次仍在相应提升,可是,此时的情况是,人面蛛每迈上一阶,瑞雯就迈上两阶。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,彼此磨砺、互相推进的内生动力,便濒临崩解!

    祭祀的规则就是:哪个沦为弱势,哪个成为祭品!

    人面蛛发出刺耳的尖啸,这是它一手造就的局面,它把自己摆上了祭台,却最终成为了祭品。

    但它的求生本能驱使它挣扎,就算是注定要灭亡,它也不要成为第一个!

    罗南看着这一幕,看燃烧的火云愈发喧腾,格斗场里的看客山呼海啸;也看星辰锋芒悬照幽暗,蜘蛛妖魔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莫名地,他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,就像在看一出与他全无相干的哑剧,又或者只是纸面上排列演算的公式。

    不是他失去了情绪的功能,而是根本没有情绪发挥的余裕。维持祭坛的框架已经透支了他所有的精力。

    偏在此时,爆岩的传讯到来:“侦察,我到了vip室……我靠,大蜥蜴!”

    长嘴妖蜥开始移动了,它慢慢地转过一个角度,确定了捕食的最佳路线,按照它的习性,它马上就要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正好爆岩冲入vip室,将骇然欲叫的联络人打昏,从那个角度,看到了场中发生的一切,大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加速,别分心!”

    罗南传过去的信息,冷静平和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爆岩明显一窒,但还是听了他的话,撞入了vip室的暗道,向杰克所在的位置狂奔。

    罗南并没去特意关注长嘴妖蜥的行动,因为他此刻,不堪重负的思维,已经自动调整分划,分成了两部分:

    框架之内和框架之外。

    前者为主,后者为次。

    优先解决的无疑就是框架之内的情况;至于框架之外……也到框架里面来解决!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两分法。

    一念甫动,乌沉锁链嗡然颤鸣,跨空而出,目标直指长嘴妖蜥。

    罗南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这头畸变种,他的目标没立得那么高,他所做的,只是用他独有的方式,把框架之外的,扯到框架里面来。

    至于进入其中,是成为祭司,还是祭品,谁知道呢?

    长嘴妖蜥启动了,在周围看台上声嘶力竭的呼啸声里,它粗壮的四肢快速摆动,一米高的拳台轻松跨上,巨躯在空气游动,可以咬断钢铁的巨口裂开,向着瑞雯冲击。

    罗南冷冷注视这一切,乌沉锁链已经洞穿了长嘴妖蜥的头部,奇妙的联系搭建完毕,对他来说,长嘴妖蜥扑向的不是瑞雯,而是他的祭坛框架。

    不是冲撞……只是一跃而上!

    现实层面、精神层面还有情绪的渲染,所有的东西交织在一处,他的祭坛框架,真正地贯通各个层面,巍然矗立。

    瑞雯仍没有睁开眼,不过,她分明是感应到了。就在间不容发的关键时刻,脚下交错步,用一个极限躲避,让过了长嘴妖蜥冲击的正锋。

    面对仿佛一辆高速卡车的冲击,任谁也要躲。

    看客们没有失望:躲了好啊,有来有往才刺激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欢呼声山崩海啸,可就在这片呼啸里,微弱的“嘶”长音莫名贯入每个人耳中,

    长嘴妖蜥与瑞雯身体错开,它庞大身躯几乎与拳台等长,可能是冲得太急,有些失控,落地之后刹不住车,直接跃过拳台,竟是跌跌撞撞,直朝着侧后方的看台冲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恐怖的畸变种向着自己冲来,明知道根本撞不动护墙,但离拳台较近的看客,尤其是负责渲染气氛的美女们,还是半真半假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可在半途,尖叫就变得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长度超过五米、体重超过八百公斤的巨兽,黑沉如钢铁般身躯,竟以人们可以目见的速度萎缩,猛然间就缩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支撑身体的骨胳也失去了硬度,四肢先后断折,只是在地面滑行,轰声撞在防护墙上。

    没有挣扎,巨大眼睑之后的冷酷瞳孔,已经给蚀成了两个巨大黑洞。

    长嘴妖蜥瘫伏在地,只是两三个呼吸的功夫,背脊、颈侧、头部、胸腹……大片皮肉先后脱落,转眼间就只剩下还包裹着血管和结缔组织的森森骨架,将惨败与死亡,以最诡谲残酷的形式,呈现在每个人眼前。

    罗南终于确定:哦,祭品。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