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六十八章 客星位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研究任务?研究需要动用武装平台?”

    胡玉理感觉不可理喻:“老弟,我知道你是从深蓝世界出来的。没错,在那儿行事很直白,天启实验室又是核心机构,一切都围绕实验室转。可我还是那句话,这里是夏城,政府、军方才是制定规矩的人。我们是公司,用金钱和人脉解决问题,才是我们应该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制定规矩无所谓,考核部门和方式决定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靠在椅背上,十指交叉:“你对公司董事会负责,要完成的是营收目标;我对实验室负责,要完成的是期限任务。你完不成目标,下台一鞠躬,我完不成任务呢?连立足之地也不会有——这就是我们的差别所在。”

    胡玉理深吸口气:“老弟,大家都知道彼此的难处,可是之前不是好好的么?一切都按进度推进,人员、设备都已经准备好了,只等着往齿轮那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‘发掘’任务,优先级仅在‘研究’之下。胡总你几天全力配合,我也都看在眼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发掘,研究?”

    胡玉理终究是量子公司的高层,刚刚只是被“研究任务”这般太过大众化的称谓给迷惑了,如今听严永博再次强调,忽地有些明白过来:

    “你说的‘研究’,是深蓝项目,还是血脉项目?”

    严永博抬眼看他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胡玉理知道,以他将即将退休的高管身份,最好别再涉入过深,当下吸了口气:“好吧,好吧,这次算我莽撞了。不过老弟,不管是什么任务,多高的优先级,讲究一些方式方法,总没有错。现在因为研发区这档子事儿,公司在夏城非常被动,我的压力也很大,这种势头不扭转,很多任务就要受到干扰,不管是发掘,还是研究……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严永博也不是一味倨傲,见胡玉理彻底服软,他也笑着站起,让秘书送两杯咖啡进来。

    “胡总,发生事故很不幸。但没有人想到,‘人面蛛’会造反,就像没有人会想到,它被盯上了一样。人面蛛是‘发掘星门’的a计划,在我们接近成功之时,被破坏掉了,但这不是结束;齿轮是b计划,到现在为止,我们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“可问题是,现在好事多磨,最高优先级的事件出现了,我们必须分清主次。还好,这应该只是一个临时任务,只要一切顺利,我们最多紧张两天,不会影响到b计划的实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胡玉理不等那杯咖啡了,不用入口,他现在也是满心苦涩,当下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严永博送他到门口。胡玉理临开门的时候,迟疑了一下,终于还是忍不住,回头道:

    “能回答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发掘星门的重要意义我很清楚,如果再掌握一个深蓝世界,我们将彻底改变人类的历史进程。可是,可是那个‘研究’,凭什么能将优先级置于‘星门’之上?因为它的禁忌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我在实验室的导师,也就是李维先生,他说过一句话:‘一切可委任于凡人,神明只要掌握生命就好’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摊开手:“大概在他看来,研究生命是神明的领域,人类和神明,立场不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疯子。

    胡玉理冷冷瞥了严永博一眼,不再说话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德商大厦低层区域,随着时间推移,爆岩渐渐冷静下来,沉吟片刻之后,他忽地提出:

    “我和协会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格斗场里几十上百号人,他不带走,瑞雯一旦觉醒了能力,就被盯上,能力者贩子的可能很大。据我所知,很多地下势力都有类似的养蛊机制——用尽一切办法刺激目标潜力,促成觉醒,然后转手卖钱,大公司、秘密教团,都是很好的买家。”

    爆岩冷森森地道:“对这种事情,只能是见到一个,打掉一个。现在,这已经不是侦察你个人的事儿了,而是要由协会处置——就算是量子公司,给不出交待,也打爆tmd!”

    然而刚发了狠,他又一拳砸在手心:“最重要还是追踪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也很无奈,其实以灵魂飞动的速度,他若是一门心思追踪杰克,是能够锁定目标的。可因为爆岩遭到袭击,把他给牵制住了,耽搁这么长时间,再追上重卡也许可以,但杰克是知道灵魂体存在的,他就会老老实实地呆在车里,一路开出城去?

    更别说现在量子公司已经直接出手了。火力掩护之后,就该是接应转移。

    夏城两亿人口,藏匿两个人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猫眼在就好了,以她的灵觉感知,只要与瑞雯接触过,三五百公里的锁定,不在话下……对了,侦察,你的全域感知这么牛掰,灵觉感知什么的懂不懂?对了,你不是通灵者吗?要不画一幅画试试?”

    罗南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爆岩也知道是异想天开,咬牙道:“我先和协会联系,抓不到人,也要交出人……总之不能让那个王八蛋跑了,老子要亲手捏爆他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爆岩一边发狠,一边和协会联系。

    罗南想了想,灵魂体一个跳荡,回到了格斗场。

    这里正一片混乱,看客们都往外撤,还有二十多个深度昏厥,或者干脆醒不过来的倒霉鬼,也需要处置。

    杰克直接甩手走人,也让其他负责人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很快,格斗场空荡荡的,再没有几个人影,人面蛛建立在看客负面情绪上的祭坛,也随之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不过从另一个意义上讲,罗南在,承载祭坛的框架还在,祭祀的规则,就仍在持续。

    祭祀进程还没有真正结束,在赢者通吃的铁则下,作为最后的胜利者,瑞雯还没有彻底收起或者明确放弃她的应有的权利。

    人面蛛借着长嘴妖蜥的搅局,祸水东引,算是了结。

    但在场的所有看客,都是祭品,是被收割的对象。她与这些祭品之间,与祭坛框架之间,仍存在着联系。

    罗南清楚地感觉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至于位置、位置……

    <!--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-->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