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六十九章 冥之息(下)
    在深邃的水体中,罗南感受到一种节奏,细辨来,正是沉眠时安静而悠长的呼吸。看似水波不兴,却时刻吐故纳新,自具节拍。

    瑞雯的身体、意识,都高度地统一在这个节奏里。当然,这不是单调的强弱起伏,而是气息、血流、脏腑运动等多个组成部分共同作用,仿佛交响乐团演奏般的谐和韵律。

    连灵魂都融入到里面,近乎完美。

    罗南确认,如果他要用“攻城锤”攻击瑞雯,想要像攻击其他人那样,直接无视肉身防御,直攻灵魂,恐怕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因为瑞雯通过这种方式,使她的肉身灵魂完美交融在一起,内外谐和,浑然如一。单纯精神层面的冲击,将被最大限度地分散掉。

    这就是杰克当时表现出来的情况。

    果然,比较是洞彻事物根源的好方式。

    当初与杰克对战的时候,罗南攻城锤无功,就想不明白里面的原理,只能是归结于改造人的缘故,现在思路就明晰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然,杰克能做到这一点,肯定是有改造的因素在里面。而瑞雯,只凭借最简单的呼吸,就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或许,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吧。

    当罗南明白了这一点,“水体”慢慢地亮了起来,他的意识照亮了这里,也真正地看到了瑞雯,并给女孩儿做了一个浅层的扫描。

    瑞雯仍在昏迷中,其他看不出太多变化。

    罗南试图唤醒她,但失败了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瑞雯目前是一种浑融的状态,很难分出身体与意识的界限。罗南单纯精神层面的接触,显得太弱了,无法形成足够的刺激。

    但这里有一个很关键的地方:瑞雯的浑融状态,是身体意识的双重协调作用,两个支点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瑞雯目前是在昏迷之中,按理说,她不可能真正实现浑融;而只要达到该状态,她就不会昏迷,必然实现对身心的绝对主宰。

    二者之间,看似形成一个悖论——就是这里,才是造成瑞雯昏迷至今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其中的原因,其实罗南之前已经发现了:瑞雯目前的状态,只是“近乎完美”,还是有一些瑕疵。

    问题不在瑞雯自身,而是外在的干扰源,一共有两个。颅腔里一个,胸腔里一个,这应该是杰克早期植入的设备。

    胸腔里是一个放电装置,贴着脊柱,类似于电击武器,目的应该是在最短的时间内,破坏瑞雯的运动能力。

    不过根据罗南的扫描,这玩意儿好像已经失效了,或许是被瑞雯强大的能力反冲击毁。

    真正的干扰源,还是颅腔里的那个。那玩意儿时刻都在发出干扰脉冲,并不是特别强,却能破坏掉瑞雯的谐和状态,使瑞雯精神和身体“融合度”,总是差那么一点儿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点儿,让瑞雯昏迷至今。

    这就比较麻烦了。

    罗南不是神经外科专家,就算是,以他目前投射过来的一点儿意识,也做不了开颅手术。

    果然还要是靠外力营救啊。

    罗南无奈放弃了唤醒瑞雯的想法,退而求其次,将投射过来的意识当成一个支点,或者是一个信号中继塔,与灵魂体加强联系。

    此时,罗南的灵魂体仍在德商大厦的位置,全域感应范围的半径,仍只有五百米左右,外围就是模糊而黑暗的广阔区域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个“信号塔”立起来,遥远的黑暗地带,就亮起了一团光,那一小片区域的“地图”被点亮了。

    罗南的精神感应范围没有扩大,却是定点投射到了那里,居高临下,像是打开一幅粗糙的卫星图片,分辨率很糟糕,但也在逐渐好转。

    而有一点,是任何卫星图片都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小型实时全景地图,此时的罗南就像是飘荡在上空的幽灵,讲好听点儿,那就是:

    神明。

    下一刻,罗南“看到”了杰克。

    后者明显没有察觉到罗南的存在,因为罗南此时是凭借在瑞雯身上搭建的“信号塔”发力,藏匿在瑞雯的气息里面,多少会有一些干扰。

    不过罗南也没有特别关注他,避免让这个狡猾的家伙产生警觉。

    他主要是看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杰克果然半途跳车,此时,他应该是在一间公寓内,站在客厅里沉思,瑞雯则在他触手可及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公寓位置不明,也不知道是否是属于他的产业。不过想一想,有“机芯”在,夏城这个被物联网覆盖的智能城市,对杰克来说,几乎就是不设防的。

    罗南想判断是在哪个位置,但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刚刚开辟的“小地图”,范围有限,甚至都没能覆盖整间公寓,中间全部都是“战争迷雾”。相对明确的信息,只有方向和距离,必须比对夏城的地图,做出估计。

    罗南一边在灵波网上对照地图,一边试图在感应范围和精度之间做调整,找一个比较理想的中间点

    正折腾的时候,杰克那边,忽有通讯接入。

    此时杰克正站在公寓客厅里沉思,手环震动的时候,他冷冷一笑,打了个响指,厅中的光屏就亮起来,一个给罗南留有深刻印象的身影清晰呈现。

    “嗨,杰克,成为世界中心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严永博举起了手中的咖啡杯,遥遥致意。

    杰克冷淡回应:“并不好,从庄家变成了赌客,而且压上了全副身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手里有一把黑杰克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有这些调侃的时间,你不如给我说一下转移的路线……其实我在接通的时候,以为你会说,已经有车停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杰克与严永博之间的关系比冷淡。

    严永博放下咖啡杯,耸耸肩:“抱歉,为了安全起见,我觉得还是再沟通一下比较好。另外我也是忍不住想多说两句:在我回到夏城之前,我以为我的任务优先级是最高的,这多少让我有些虚荣。怎么也没有想到,还有必须停下手中的工作,去配合别人的那一天。必须要说,杰克,你藏得很好,你的敬业精神让人钦佩。”